•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93章 野兽的直觉
  • 正文 第293章 野兽的直觉

    作品:《少年医仙

        下了晚自习之后,秦朗却没有去图书馆自习室,因为他实在觉得有些困倦。www.lingdiankanshu.com毕竟,这个周末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之前秦朗还被杀手的暗器所伤,实在是太疲倦了,所以秦朗只想好好地睡一个觉。

        不过,秦朗没有去图书馆,却还是发了一条短信息给陶若香“请假”,免得陶老师因此而生气。

        只是回到了寝室,秦朗爬上床之后,却是无法入睡,似乎总觉得心里面还有事情似的,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

        无奈之下,秦朗只得穿了衣服鞋子,然后习惯性地走向了图书馆,走向了“永不停电的坟场”,这让秦朗有一种英勇就义地感觉,似乎作为学生,就应该生于斯死于斯似的。

        距离“坟场”越近,秦朗就越是能够肯定陶若香应该在自习室当中,尽管秦朗也不知道为何陶若香会在这里,但这种感觉却是如此清晰,如此地肯定。

        果然,当秦朗出现在自习室门口的时候,他立即从茫茫人头之中找到了陶若香,她依旧坐在图书馆的老位置,唯一不同的是,她对面原本属于秦朗的位置上,却已经坐了人。

        还是一个男生!

        秦朗快步走了过去,正准备用双眼中的杀气逼这男生离开,陶若香却先一步开口,“秦朗,你不是说不来自习室了么?这不,我就让这位同学坐了你的位置,现在自习室的位置可是非常的紧俏呢。”

        “什么……秦朗,你是秦朗!”

        就在这时候,坐在秦朗老位置上的那位男生忽地起身,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然后赶忙收拾书本走开,临走的时候还低声说一句“对不起”。

        这位男生如此给面子,反而让秦朗很不好意思,他说了一声“谢谢”,这才坐到了位置上,然后歉然地向陶若香低声说道:“看起来我好像成了恶人似的。”

        “你本来就是恶人。”陶若香轻声笑道,“你现在可是七中的混世魔王,而且你也现在也是七中的传奇人物了,据说是七中建校以来‘史上最强校霸’呢。”

        “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了校霸?”秦朗为之愕然。

        “算了,这里不适合聊天,你连书本都没带,就别在这里占用公共资源了——我们走吧。”陶若香收起了桌子上的书本,秦朗瞥了一眼,发现陶若香手中的书本根本就不是备课、补习的书本,其中一本秦朗看到了名字,似乎是什么刑事侦查理论有关的书籍。

        跟着陶若香离开了自习室秦朗才好奇地问道:“陶老师,你在看什么书啊?”

        “我准备考刑警了。”陶若香平静地说道,似乎为自己下了这么一个决定而感到自豪,“这段时间我忽然觉得,我的确不适合做老师。等你们这一届毕业之后,我也准备开始我的新生活了。”

        “恭喜陶老师终于下定决心了!”秦朗笑着说道,两人并排走出了自习室,秦朗当然知道把握机会,顺理成章地走在陶若香旁边,送她回宿舍去。

        “我只是走回了本该去走的路而已。”陶若香说,“说起来,还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还下不定主意。”

        “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秦朗愕然地看着陶若香,然后又道,“只不过,陶姨你以后离开七中,那也必然成为七中的传奇,而且绝对是绝唱,因为自你之后,怕是再也不会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出现了。”

        “少给我贫嘴。”陶若香哼了一声,“你不是回寝室了么,怎么又来这里了?”

        “因为我觉得你肯定还在自习室,这么晚让你一个人回宿舍,我还是不放心。今晚可是月圆之夜,校园里面到处都是狼人呢。”

        “你才是狼!”陶若香被秦朗这话逗乐,“难怪你感觉这么准,这是野兽的直觉吧。”

        “呵……就算是野兽的直觉吧。”秦朗觉得有时候女生说你是野兽,其实可能并不是在骂你,而是一种变相地夸奖。

        “真没想到,你还挺喜欢当野兽的呢。”陶若香的声音显得轻柔,她将手中的书递给了秦朗,让秦朗替她拿着,然后她舒展了一下双臂,似乎想要拥抱这宁静的夜色似的,“其实,我觉得在学校的氛围真的很好。只是,我发现当学生总是比当老师好。”

        “可我觉得还是当老师好,因为老师可以训学生。”

        “少抬杠了。”陶若香幽幽地说,“以后你就明白了,学生时代的这种单纯,以后你再也不会有了。”

        “单纯不单纯,跟是不是学生有什么关系?”秦朗并不认同陶若香的观点。

        但陶若香显然没有心思跟秦朗辩解这个问题,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现在跟你说这些,就好比是夏虫语冰——好了,我到了,你回去吧。”

        “真快啊。”秦朗有些恨七中的校园实在太小了,难怪高中能够谈成的情侣这么少,关键就是这学校太小了,而大学则不同了,很多学校动辄都是上千亩、几千亩的地盘,一男一女在辽阔的校园里面漫步,很容易就会向对方敞开心灵,而心灵一旦敞开了,胸膛也就容易彼此敞开了。

        “男生请止步。”到了楼梯口,陶若香对秦朗下了逐客令。

        原因很简单,在陶若香的信心中,秦朗的确是一头野兽,她已经不敢贸然引狼入室了。

        秦朗有些留恋地看着陶若香,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然后这才转身离开。虽然从寝室到自习室,然后从自习室到楼梯口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发生,但是的内心却得到了某种满足,不再觉得缺少什么。

        “也许,这就是陶姨所说的单纯吧。”秦朗在心头想道。在秦朗看来,跟心仪的女生只是在学校散步,而且是片刻的散步就能让内心得到这种满足和宁静,想起来的确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地单纯。

        上楼之后,陶若香将书夹在腋下,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关上门之后,她想要伸手去按客厅的灯,但就在她的手还未触及到开关的时候,一只手从黑暗之中伸了出来,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