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90章 行为心理学
  • 正文 第290章 行为心理学

    作品:《少年医仙

        “坏了!”

        秦朗心头暗叫一声糟糕,尽管这会儿有不少学生进出校门,声音非常嘈杂,但是秦朗的耳力十分不错,他已经听出了这两个声音的主人分别是洛滨和江雪晴!

        并且,秦朗还听出这两人声音中包含的关心。www.lingdiankanshu.com

        很显然,秦朗刚才露出伤口给赵侃看的时候,也被洛滨和江雪晴给看到了。

        美女关心,这可是好事情啊,但关键是两个美女同时关心,这可真是难消美人恩了。

        如果这时候秦朗回头,那么就必须同时面对两位美女,而且还是七中的两位顶级美女,这简直就是针尖对麦芒的事情,秦朗可不想同时站在针尖和麦芒之间。

        在这个时候,秦朗表现出了精湛的演技和高人一等的镇定,他就像是没听见洛滨和江雪晴的呼喊声,快步向前方冲去,然后冲着前面叫道:“喂,同学——你东西掉了,等等……”

        不过眨眼的功夫,秦朗就消失在赵侃的视野之中。

        赵侃疑惑地看着秦朗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地说:“秦朗这小子,不是有人叫你么?你跑什么跑啊?”

        赵侃正在纳闷,回头却看到了洛滨,然后看到距离洛滨不到十米远的江雪晴,赵侃顿时明白了什么,心头暗赞秦朗真是厉害,居然如此高明地化解了这一场危机。

        秦朗若无其事地到了教室,片刻之后,洛滨果然出现在了教室当中。

        赵侃还想跟秦朗成为同桌,却被洛滨给“赶”走了。

        临走之前,赵侃无比羡慕地看了看秦朗——能够跟洛滨一起同桌上自习课,那也是七中无数男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不过,秦朗却没有赵侃这么乐观,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洛滨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气”,这让秦朗有些做贼心虚地感觉,于是秦朗装着不经意地说:“洛滨,刚才我进学校的时候,居然捡到了一张饭卡,你说——”

        “嘘……上课了,别说话。”洛滨淡淡地打断了秦朗的话头,“尤其是别说谎话。”

        很显然,洛滨最后一句才是关键所在。

        听了她后面这一句话,秦朗顿时为之语塞,任凭他如何口灿莲花,但是在洛滨面前都是没有用处的,因为洛滨的智商优势太明显了。

        “说真话!”片刻之后,洛滨淡淡说了一句,打破了尴尬地气氛。

        “其实,刚才我在校门口的时候,听见了你在叫我。只不过,我也听见了江雪晴的声音,所以我就装着拣了东西,然后避开了你们。只不过,你怎么看出来了?”秦朗觉得在洛滨面前既然不能撒谎,那么就干脆直接说真的,免得让她觉得更不爽。

        “这个是真话。”洛滨点了点头,悠然地将手中的钢笔在指头间转了几圈,“知道我为什么看穿你的谎话了么?”

        “正要请教。”秦朗觉得自己先前的演技很不错的,真不知道洛滨是怎么识破的。

        “以前忘记给你说了,我是学过行为心理学的,所谓行为心理学,简而言之,就是人在撒谎的时候,会通过身体行为反应出来的。”洛滨解释说。

        “但是,之前我只是做出了去追赶一个学生的动作,你难道从我背影看出我撒谎了?”秦朗不解地说。

        “呵,我怎么可能从你的背影看出你撒谎了。”洛滨总算是露出一点笑容,但就是这一点笑容,却如同冰雪世界亮起的阳光,让两人之间刚才那种尴尬的气氛顿时如同冰雪般消融,“是你自己画蛇添足,刚才故意说什么有人掉东西了。结果,你说话的时候,露出了马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

        “我说话的时候,露出了什么马脚?”秦朗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毕竟,以后可能会长时间跟洛滨相处,秦朗觉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应该充分了解一下洛滨的心理分析能力,免得下一次再犯同样地错误。

        “你刚才说这话的时候,看似镇定,但是眼神却不敢正视我,有些闪闪烁烁,这表明你是内心有鬼。另外,你说话的时候笑容也不太对称,说明这笑容也是你装出来的。总之,以我专业的眼光来看,你绝对是撒谎了。”洛滨淡淡一笑,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妖孽啊!

        秦朗在心头暗叹一声,洛滨的智商和智慧简直是太妖孽了,在她的双目注视之下,秦朗感觉有一种身体每一寸皮肤都被她用扫描仪扫过一样。

        “漏洞百出?这也太玄乎了吧?”秦朗同学一向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想不到在洛滨眼中竟然是漏洞百出,这不是太打击人了呢。

        “不信么?推荐你看一本行为心理学的书,名字就叫《心中有鬼》,这本书比较经典,只要你仔细读过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撒谎也是一门技术活,而你自己的技术实在太拙劣了!”

        “洛滨同学,你这个也太打击人了吧。”秦朗有些不太服气。

        “不相信么?”洛滨将手中的签字笔在便签纸上飞快地写下了一个问题,然后撕下来递给了秦朗,同时将她的笔也递给了秦朗。

        “昨天晚上,你做了什么?”这是洛滨在便签纸上留给秦朗的问题。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秦朗同学头都大了。他的智商虽然不如洛滨,但也知道洛滨这个问题绝非无的放矢,她肯定是听见什么“风声”了,而且这风声必然是洛滨的母亲宋文茹透露给洛滨的,所以在洛滨看来,这个消息的可信度非常高。

        不用说,秦朗都能猜测到宋文茹跟洛滨说了一些什么,必然是秦朗跟江雪晴“开房”的事情。这件事情,秦朗和江雪晴都跟宋文茹解释过了,想不到她还是说给了洛滨听。

        当然,宋文茹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她这样做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因为她撞见了秦朗和江雪晴开房,这就证明秦朗的人品肯定有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宋文茹将这件事情告诉洛滨无可厚非。

        但即便如此,秦朗还是对宋文茹的所作所为不爽。

        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秦朗飞快地在便签纸上写下了一条信息:与江雪晴同处一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