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56章 独处一室
  • 正文 第256章 独处一室

    作品:《少年医仙

        就在秦朗的房卡快要触及到门锁的时候,他忽地将手收了回来,转身向江雪晴说:“算了,还是换一个房间吧,离那一头‘萧色狼’远一点吧。www.lingdiankanshu.com”

        “好……”江雪晴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跟着秦朗进入电梯之后,江雪晴才说:“秦朗,要不……就不住这里了吧。”

        “不住这里,住哪里啊?都这会儿了,回夏阳市太晚了,而且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了。当然,你也别怕,我只是觉得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让酒店退钱肯定不行了,只能换一个房间。所以,你就住这里,好歹是星级酒店,安全性有保证。”秦朗解释了一番,然后说到了重点,“对了,我会在你房间旁边再开一间房,你放心好了。”

        听了秦朗的解释,江雪晴觉得自己本该放下心来,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却没有如释重负地感觉,反而有一种淡淡地失落。

        在这种失落之中,江雪晴跟秦朗一同到了大厅。

        “我想换个房间。”秦朗向酒店大厅服务生提出了要求,“我们那一层楼,实在太吵了。”

        秦朗说的也是实话,尽管这一次艺考的老师住处据说是“保密”的,但是这年头各有各的路子,各有各的手段,所谓的保密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十四楼这会儿都快成了菜市场了。

        “没关系,因为时间过了限制,退房不行,换一个房间是可以的。”服务生的态度还算不错。

        “对了,另外再给我开一个房间,最好是挨在一起的。”秦朗说道。

        “这个……对不起先生,周末的房间本来就很紧张。要两个在一起的房间,现在真的没有……”

        “就一个房间吧。”这时候江雪晴忽地说了一句,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江雪晴自己都给吓了一跳,她这一句话完全是无意识说出来的,随后她赶紧又加了一句,“一个房间,节省点,而且我可以睡沙发。”

        既然江雪晴都说了,秦朗也就不再矫揉造作了,于是他们的房间被换到了十六楼一号,因为走廊的最前面,所以这里自然非常清静了。

        开门进去之后,秦朗向江雪晴说:“本来我可以回家住的,不过把你一个女生丢在这里,总是有点不放心。另外,我还有点事情要办,暂时不太适合回家。所以,只好委屈一下你了。不过你放心,我去睡沙发。”

        秦朗没有撒谎,这一次他的确不适合回家,因为除了帮江雪晴之外,秦朗来安蓉市,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对付冯魁。

        不过,如何对付冯魁,这个要根据卧龙堂对刘志江传播的消息是什么反应。

        “秦朗,你不用解释,我相信你。”江雪晴轻轻地说,目光之中闪烁着真挚的光彩,“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不在乎和你共处一室;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也不会追问你真正的身份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就是这样,仅此而已。”

        江雪晴告白般的言语让秦朗不禁心生感动,因为从江雪晴的话中,秦朗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条件信任。平心而论,这种信任秦朗在洛滨和陶若香身上是感受不到的。在陶若香和洛滨面前,秦朗的感觉是兴奋而紧张,因为潜意识当中,秦朗对陶若香和洛滨都是有些“害怕”的。

        害怕陶若香的老师身份,害怕洛滨的高智商,让秦朗的想法无所遁形。

        只有在江雪晴面前,秦朗可以感受到这一份独特的宁静和无偿地信任。

        “谢谢你的信任。”秦朗的语气很客气,带着一种淡淡地距离感,因为中午洛滨说的话似乎还在秦朗耳边响起。这时候的秦朗,实在没有心情去升华感情。

        “应该我谢谢你。”江雪晴将饮水机旁的红茶包拆开放入茶杯中,细心而娴熟地给秦朗倒了一杯茶,她的样子和神情都十分专注,这让她显得很温婉、娴熟,让秦朗有一种身在家中的温馨感觉。

        秦朗现在无可否认,江雪晴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生,一个能让秦朗心动的女生。

        只是,让秦朗心动的女生却不止一个人,今天听到了洛滨的忠告之后,秦朗意识到自己应该有所收敛,至少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以后该如何处理自己的感情。

        自然界中很多雄性生物,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跟心仪的雌性生物进行交.配,尤其是在灵长类动物之中更是如此。但人类不同于动物,因为人类有道德和理智,随心所欲、永无止尽地释放欲.望,只能带来一时的快乐,却会带来无尽的痛苦。

        所以,即便秦朗此刻心动了,却也只能克制内心的感情和欲.望,轻轻地喝着她泡的茶,倾听她的诉说……直到夜深人静,直到江雪晴睡着了。

        睡沙发的人是秦朗,尽管他也渴望能够钻入那一张舒适的双人床被窝中,闻着江雪晴芬芳地费洛蒙入睡,但这种场面也只能秦朗自己YY而已,这种场面可以是秦朗春.梦中的元素,但却不会成为现实的一幕,至少现在还不太可能。

        经过了一天的折腾,江雪晴似乎真的很累了,所以给家人打过电话报平安之后,她很快就入睡了。而秦朗,却是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内心异常地纠结。

        毕竟秦朗是一只未尝禁果的“小禽兽”,内心之中潜伏着欲.望的魔鬼,此时此景,如果内心没有冲动想法的话,那简直就是自欺欺人了。尤其是透过客厅的玻璃,他可以看到夜灯下江雪晴熟睡地样子,那么安详、那么香甜,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请问她的额头,然后再自上而下,轻吻她的嘴唇,脖子……

        “好徒儿!与其躺在沙发上流口水,我看你还不如直接去钻被窝得了。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小子,哪有你这样,对着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只能意.淫**的,要不要老子借给你一点春.药啊?”就在秦朗思想煎熬的时候,耳边忽地响起了老毒物的声音。

        这时候,房间里面多了一种淡淡地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