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49章 我会负责
  • 正文 第249章 我会负责

    作品:《少年医仙

        “没错!”提及冯魁,刘志江气得咬牙切齿,因为要是早点跟秦朗携手对付冯魁的话,刘志江也不会被搞成现在这样,陈阳也不用进医院了。www.lingdiankanshu.com但是,刘志江实在看不出来,秦朗干掉冯魁的十一个手下,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作用。

        “刘先生,接下来我需要你传递一个消息给卧龙堂的人,最好是让整个卧龙堂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冯魁试图杀死唐门的人,所以彻底激怒了唐门中人。今天冯魁死掉的十一个手下,就是唐门中人给冯魁和卧龙堂的警告。唐门中人的要求很简单,必须将冯魁赶出卧龙堂。否则的话,唐门发动攻击的对象,就不止是冯魁的手下了,而是整个卧龙堂!”秦朗向刘志江说出了自己的企图。

        刘志江消化了一下,这才明白了秦朗打的是什么主意,对于秦朗的这个主意,冯魁只能是佩服,除了佩服之外,就是深深地忌惮,因为秦朗这一手实在是太高明、太狠辣了。

        干掉冯魁十一个手下,而且这十一个手下全都都是被暗器干掉的,再加上刘志江放出传言,这样一来,卧龙堂的人十有**都会相信是冯魁无意中得罪了唐门的人,谁让冯魁之前曾经放出谣言说秦朗是唐门中人呢。而且,冯魁这老家伙为人嚣张狠辣,卧龙堂内也有很多人看他不顺眼,这一次必然是墙倒众人推。

        对于叶家的人来说,整个卧龙堂都只是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而冯魁的作用,在叶家眼中只是工具的一部分,他们不可能为了冯魁一个人而得罪唐门的。

        “我保证很快整个卧龙堂都会知道这个消息了。只不过,冯魁不会坐以待毙的,而且在他卧龙堂内也算是位高权重,想要让人将他踢出卧龙堂,怕也没那么容易的。”刘志江很赞成秦朗的这个主意,但是他觉得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效果,恐怕还有些困难的。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果只是对付冯魁的人,卧龙堂的元老们肯定还会有些犹豫,但是如果你再给我一些其他人员的名单,我再顺手料理几个卧龙堂的杂碎,我相信这些人很快就会将冯魁推出来了。”秦朗用肯定地语气说道。

        刘志江点了点头,将一份名单交给了秦朗。

        按照秦朗的要求,刘志江给秦朗的这一份名单上面,全都是卧龙堂的真正杂碎。用刘志江的原话说,这些杂碎连刘志江都恨不得将他们干掉。

        秦朗将名单收好,正准备离开,这时候手机却忽地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号码,这电话是江雪晴打来的,心想难道是江雪晴顺利通过了艺考?于是秦朗连忙按下了接听键,正打算恭喜江雪晴两句,但电话之中却传来了江雪晴的抽泣之声。

        “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听见江雪晴的哭泣声时,秦朗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还如此关心着她。也许洛滨说得对,秦朗似乎对每一个漂亮女生都好。

        “我在安蓉市第三医院……秦朗,我……我完了……”

        *******

        没有丝毫的犹豫,秦朗再度赶往了安蓉市。

        不过这一次,是刘志江找人送秦朗前往安蓉市的,因为秦朗真的很赶时间。

        当秦朗火速赶到安蓉市第三医院住院部的时候,才想起他自己还没问江雪晴所在的病房是哪一间,于是连忙去楼下大厅的咨询台去查,护士妹妹却告诉秦朗,江雪晴已经出院了,因为她只是暂时性昏厥,没有检查出什么大问题。

        “秦朗——”

        秦朗正打算给江雪晴打一个电话,不想旁边有人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衬衣衣角,他扭头一看,发现这人正是江雪晴。

        只是一天不见,但此时秦朗面前的江雪晴,就像是如隔三秋了。但这不是思念造成的,而是憔悴造成的,此时的江雪晴,看起来无比地憔悴,憔悴得让人心疼。

        秦朗让江雪晴坐到了大厅的椅子上,这才问道:“江雪晴,是不是考试成绩不好?”

        “不是不好……我……我根本就没什么分数。”话还未说完,江雪晴的泪水已经簌簌滚落而下。

        “怎么会这样?”秦朗关切地问道,并且不断地安慰江雪晴。

        经过江雪晴的解释,秦朗才知道原来她直接昏倒在艺考的现场了。为了这一次艺考,江雪晴今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因为要乘坐六点钟的火车前往安蓉市,随后挤了一个多小时的公车,这才赶到了平川音乐学院的艺考现场。不过,开始现场已经排起了长龙,而江雪晴又没有什么关系,可以像有些学生不用排队就进考场了,所以她愣是顶着烈日在艺考现场的外面等了三个多小时。

        好不容易终于轮到江雪晴了,但这时候的她,已经是疲惫不堪了,因为考试现场的压力,再加上这段时间为了保持身材,她一直都在控制食量,结果一支舞刚开始跳,她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直接昏倒在考试现场了。

        当江雪晴醒来的时候,虽然被护士告知她身体没有大碍,但是得知自己没有通过这一次艺考,江雪晴顿时有一种天塌下来了的感觉,因为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一直是她的梦想,甚至还承载着她母亲的梦想,她一直辛苦地努力着,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老天爷竟然如此残忍,连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傻傻地在病房里面等着,不知道应该给谁打电话,因为她根本不敢给父母亲打电话,她害怕自己的父母会更加失望、更加伤心。在病床上傻愣了很久之后,江雪晴终于鼓起勇气给秦朗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她没想到秦朗会毫不犹豫地赶了过来。

        秦朗认真地倾听完江雪晴的哭诉,然后递给她一张纸巾,微微笑道:“快把鼻涕眼泪抹掉吧,就为了这点事情,瞧你哭得多伤心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了你,把你怎么了呢?”

        秦朗这话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这时候果然有一个路过的中年妇女模样的人低声叹道:“唉,现在的年青人啊……真是世风日下咯……可怜的小姑娘……”

        说完,这中年妇人还向秦朗瞅了瞅。

        “看什么看!我会对她负责的!”秦朗理直气壮地向那中年妇人说道。

        “噗嗤!~”江雪晴终于忍禁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