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45章 我们是什么关系
  • 正文 第245章 我们是什么关系

    作品:《少年医仙

        听赵侃说了这个新闻,秦朗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www.lingdiankanshu.com

        通过一番分析,秦朗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拼凑起来了:昨天晚上发动的袭击行为,乍一看是冯魁搞出来的,实际上却是叶家的人一手导演。原因很简单,平川省的不少新闻媒体都是叶家人的喉舌,而卧龙堂,却是叶家人的打手和工具,所以卧龙堂只可能为叶家的人服务,那么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冯魁要“发疯”了,这都只是叶家的人需要他“发疯”。

        另外,很可能叶家的人对刘志江这个“小诸侯”也有些不满了,毕竟刘志江这种人,如今有钱有势,很可能会对卧龙堂的命令阳奉阴违,而叶家需时而做一做要杀鸡儆猴的事情,很不幸刘志江就成了叶家要杀的“鸡”了,谁让刘志江在夏阳市呢。

        如果不是经过一番深入分析,秦朗几乎很难想通这其中的关联。但是通过了这一番分析,秦朗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分析大致不会错的。只是,一旦秦朗的分析得到证实,那么这也意味着叶家有精通算计的人存在,否则怎么能够想出这样的好算计。

        只不过,叶家的人可能没想到,这件事情在执行的时候有些变数。这个变数就是冯魁同时对秦朗和赵侃下手了,这件事情可能只是冯魁的个人行为,而不在叶家人的计划之中。也许对于叶家的人来手,冯魁干掉两个学生小子,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秦朗会用接下来的行动,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下课之后,秦朗立即给唐三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唐三他需要“清理”掉一些人。

        唐三想都没想就就答应 了,不过随后他向秦朗问道:“一共十一个人,你打算给我付多少酬金?”

        “酬金?”秦朗诧异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次你赌输了,答应帮我做事的吧?”

        “没错,你也知道,我是答应你——帮你做事。但是,我没有答应你,‘免费’帮你做事情吧?”唐三振振有词地说,“秦哥,我好歹也是唐门中人,出生于杀手之家,这当杀手,当然要收取酬金的,要是让人知道我免费给你杀人,这不是很丢我的面子么?要不然,你就象征性给点酬金吧。你知道,我现在是算是D级杀手,按照目前的行情,请我杀一个人,价格大致在五十万到一百万之间,所以十一个人,你好歹给我五百万,这个算是友情价!”

        “那行,我给你一个友情价,六十六万!六六顺,干不干?”

        “我擦!你砍价真狠——不过,我答应了!谁让老子好久没接到生意了!”唐三在电话那头欢呼了一声。

        秦朗随即将那十一个人的名单发给了唐三,并且叮嘱他要用“唐门的手段”干掉这十一个人,就是要让江湖人士都看出来,这是唐门中人动手干的。

        秦朗打完电话,这才发现江雪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旁边。

        “没有妨碍你打电话吧?”江雪晴有些歉然地说,“我……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明天我就要去省城参加中央音乐学院的艺考了,我有些紧张……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这些天来,江雪晴一直都没有跟秦朗见面,因为她知道秦朗身边有洛滨陪同,她不想让洛滨觉得她有插足的意思。不过,今天来见秦朗,的确是希望得到秦朗的祝福,因为她真的非常紧张,而每次站在秦朗身边的时候,她就会觉得莫名地安定。所以,她是真的希望得到秦朗的祝福,消除心头这一份莫名地紧张。

        就在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秦朗向江雪晴笑着说:“以你的实力,没问题的!不过,参加艺考的时候,你可要多吃一点饭才行!”

        “为什么?”

        “因为多吃点饭,跳舞才有精神。”秦朗笑着说道。

        江雪晴点了点头,然后快步奔向教室里面。

        中午,秦朗照例和洛滨共进午餐。

        秦朗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幸福,晚上的时候,有陶若香帮自己补习功课;中午的时候,有洛滨陪着自己共进午餐。同时跟两个不同类型的绝色美女约会,这种感觉真的很爽!看来这一次转校,可能是老爸老妈做的第二件最英明的事情了。当然,第一件英明的事情,就是他们生下了秦朗。

        “你在想什么,你笑得很贱呢?”洛滨慢慢地嚼着饭菜,轻轻地说道,“你是不是在想江雪晴啊?”

        “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因为江雪晴早上找了我?”秦朗笑着说,“江雪晴找我,是因为她明天要参加音乐学院的艺考了,所以有些紧张而已。”

        “江雪晴的舞蹈跳得很不错,她将现代元素很好地融和在民族舞蹈之中了,我相信只要负责艺考评分的老师眼睛不瞎,应该会给她一个高分的。”洛滨的话透着对江雪晴的欣赏。

        秦朗没想到洛滨给了江雪晴这么高的评价,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实事求是。”洛滨平静地说,“不管你和江雪晴是什么关系,都无法改变我对她的客观评价——她是一个优秀地舞者,也是一个漂亮的女生,这就是我对她的客观评价。”

        洛滨就是洛滨,果然有气度,秦朗同学只能暗暗佩服。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刚才你为什么笑得那么贱了?”洛滨又将话题转了回去。

        “我刚才的确是在想事情,但不是在想江雪晴,我在想你。”秦朗无耻地省略掉了陶若香,因为他本能地觉得不应该让洛滨知道他对陶若香的真正想法。因为在秦朗的认识当中,陶若香就是一团妖艳的火;而洛滨就是一团冰冷绝艳的寒冰。

        “是么?想我什么呢?”洛滨继续追问。

        “我在想,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秦朗说道。

        听见这个问题,洛滨握着勺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语气却是出奇镇定:“那在你的心中,我们是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