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35章 大辩论家
  • 正文 第235章 大辩论家

    作品:《少年医仙

        “我也知道是因为这事!”刘志江道,“只是——冯魁就是一个老疯狗,谁惹他,他就会咬谁。www.lingdiankanshu.com”

        “但是,你现在别无选择了。”陈阳说,“能够治愈癌症的医生有多少,至少我们认识的人中,没有确切的人选。就算是有,我们也没有时间拖下去。志江,这些年我们辛苦的努力不能白费,必须要确保这些产业顺利传递到玉彬的手中,蓉蓉在天之灵,才会欣慰的。”

        “阳叔,我不明白,您为何不告诉蓉蓉,您才是他的亲爹呢?”刘志江说,“她去世的时候,我以为你会告诉她。”

        “蓉蓉本来就命苦了,让她知道有一个很疼爱她的叔叔就行了。告诉她真相,只会让她不开心,她也不想她最敬重地叔叔,竟然是勾引大嫂的不义之徒。”陈阳一脸歉疚之色。

        刘志江知道,这些年来,陈阳一直关照他、保护他,其实都是因为他刘志江娶了陈阳的侄女,实际上却是陈阳的亲生女儿。所以,陈阳实际上是刘志江的岳父,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陈阳才会不遗余力地帮刘志江,使刘志江有了今天的地位和财富。

        就在陈阳和刘志江商量着如何跟秦朗再谈的时候,这会儿洛滨也在对秦朗进行“教育”:“秦朗,刚才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我本来有点佩服你的医术,但是没想到你的医德有些差劲啊。”

        “这就是成名的代价 。”秦朗感叹道,“一旦成名了,就会被名利所累,你必须要在乎自己的名声,所以我真的不喜欢成名。”

        “少胡扯。”洛滨说道,“作为医生,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应该用百分百的努力去救人才对。”

        “对于救你,我可以做到;对于别人,我不会这么傻。”秦朗一边扒饭一边说道。

        对于秦朗这一句话,洛滨不知道应该感动,还是因为反驳。因为她知道,秦朗前半句话的确是真的,并且秦朗为了她,也这样做过了。犹豫了一下之后,洛滨才接着说:“难道你当医生,真的就只是为了成名?”

        “名气当然很重要。”秦朗一本正经地说,“我清楚地记得,你之前给我做保全公司计划书的时候曾经说过,在当今这个社会,任何行业都是需要宣传和包装的,这个也就是你所说的名气。名气这东西,得来不易,我当然是应该珍惜的。医生有了名气,才有病人相信你的医术,才会有病人慕名而来找你医治,你才能救治更多的病人;反之,如果我没了名气,就算是本事再高,也不会有人慕名来找我寻医问药。所以,为对这个人见死不救,实际上就苦役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你真是我见识过的最无耻的辩论者!”洛滨哼了一声。

        “我可以当这句话是赞美么?”秦朗贱贱地笑了笑。

        “可以。作为一个中医传人,你的想法真是很无耻,亏你还能找到这么诡辩的理由。你说,在中医这个神圣的职业当中,还有人比你更加无耻么?”

        “有。这个人就是我师父!”

        秦朗继续一本正经地说,“虽然我的医术在某些方面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在见死不救这方面,我是怎么都比不过我师父的。我师父给人看病,都是等到别人病入膏肓才动手救治,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因为这样才能显现出他的医术高超。我师父曾经说过,‘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就是说,中医的上等医生治病,是在病人还未生病之前就将病源扼杀了;中等医生给人治病,是病人刚生病的时候就给人治好了;下等医生,是病人患病已经很明显了,才治愈了病人。但是,真正能够成名的,却是下等的医生。所以,我师父说,医术做上等医生,医德要做下等医生,这样才能成为一代名医。”

        “你师父,他真是一个——奇葩!”洛滨哼了一声,“关于你师父说的那一句话,我也听人说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来自《黄帝内经》。”

        “你肯定不会记错。”秦朗差插了一句。

        “这话本身没错,但是被你师徒两个这么曲解,就成了诡辩了。”

        “这不是诡辩。”秦朗说道,“你知道扁鹊吧?一代名医吧?他自己就曾经说过,他的医术只能算是‘下医’,因为他治愈的病人,往往都是病入膏肓的人,所以很多人都认为他的医术很高强。实际上并非如此,他的两位师兄,其中一位大师兄,就能够做到‘治未病’,在病人还未发病之前诊断出来,然后给予治疗,但因为大师兄医术太高,所以反而籍籍无名了。”

        “又是诡辩,这更加说明你是沽名钓誉之辈了。”洛滨说道,“反正,我认为作为一个真正的医者,可以追求名利,但更应该有医德才行。你忘记了么,之前还有人送你一个‘医德双馨’的锦旗给你呢。”

        “我知道啊。不过,我知道配不上,所以我把它挂在学校展览室墙壁上去了。”秦朗呵呵一笑,看起来很讨打。

        “懒得理你了!”洛滨虽然曾经得过辩论赛的奖项,但是她发现自己真的辩解不过秦朗,但是作为一个漂亮女生,她还有一招必杀技,那就是赌气,一旦她生气了,秦朗也就只能认输。果不其然,见洛滨似乎不想搭理自己,秦朗只得妥协,“行了,行了,等吃完饭之后,我就去给那家伙诊治诊治吧。反正一顿饭的功夫,他也死不了。”

        其实,秦朗早就打算要救一下刘志江的,只是他如果轻易出手,怎么可能让刘志江妥协呢,怎么能让刘志江答应他的条件呢。

        “那我打算去救治那个家伙,你给我什么奖励呢?”秦朗又无耻地问了一句。

        “奖励你个头!我看你真是无耻到没有下限了!”洛滨哼了一声。

        “也不能怪我无耻。”秦朗忽地一笑,“因为等会儿我会做一件事情。当我做了这一件事情之后,你就会改变对我的看法了。”

        “你要做什么?”洛滨好奇地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秦朗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