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30章 不义之徒
  • 正文 第230章 不义之徒

    作品:《少年医仙

        “你们这些家属,简直太胡闹了!不给病人交住院费、手术费就算了,居然还敢在这里胡搞。www.lingdiankanshu.com嗯,找一个江湖医生在这里乱整是不是?这个夹板是从哪里弄来的?……什么,你们居然把别的病人的夹板取了,简直是——”

        “闭嘴!”唐三冷哼一声,从牛皮纸口袋里面取出一叠钞票,直接扔给了医生,“拿钱滚人!赶紧闭嘴!”

        医生被钱一砸,气势稍微弱了一些,但他仍然再说:“有钱难道就了不起了……你清楚你们在干什么吗?”

        “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干你!”唐三冷哼一声,浑身杀气腾腾。

        不愧是唐门中人,天生的杀手血统,唐三身上的这一股杀气释放出来,顿时将医生和护士都给震慑住了。

        医生心头鄙视地哼了一声,然后跟着护士一同出了病房。

        出门之后,医生向护士低声说道:“帮他们把费用交了。剩下的钱——”

        “魏医生,我懂的。”小护士连忙应道。刚才那家伙虽然很凶,但是扔出来的钱可不少,缴费剩下的,当然是这小护士和魏医生瓜分掉了,谁让那小子从充大款呢。

        当医生护士离开之后,侯奎云看着陆青山,心生感慨,忍不住叹道:“我一直不想青山跟卧龙堂的人有牵连,却想不到是福不是祸,是祸还是躲不过啊!”

        秦朗知道侯奎云是要所说他跟卧龙堂之间的恩怨了,所以没有插话,静待下文。

        “小秦,你大概不知道,我以前也是卧龙堂的人。而且,还是卧龙堂的副堂主。只不过,那时候很多人知道的不是卧龙堂,而是哥老会。那时候,国难当头,我们这些‘袍哥人家’,也跟诸多江湖人士一同参战。抗日胜利之后,又遇到内战,哥老会也一分为二,我不想跟帮中弟子手足相残,所以退出了帮会,跟以前的兄弟‘割袍断义’。离开帮会之后,我追随昔日的堂主大哥,也就是叶老将军,成了他的警卫员、保镖,一直到战争结束。”

        侯奎云一脸的缅怀之色,无论如何,他这一生终究是经历了许多轰轰烈烈的事情,“后来,建国之后,我们又经历了政治动乱。我因为是帮会成员,当过‘土匪’,抗日的时候,又跟**的一些军官称兄道弟,所以为了不牵连老将军一家,我从此就隐居到南平县那偏远的地方了。再过几年,老将军离世了,叶家如日中天,而且还‘重建’了卧龙堂。只不过,却没有人记起我这个老家伙,也是,当年老将军还在世的时候,叶家的子孙也看我的时候,也只当我是一个老仆人而已。对于叶家那些忘恩负义的子孙,我也不介意,只是他们居然对青山下毒手,我必然要讨回这个公道!”

        “老爷子,您放心,我们肯定会讨回公道的!”秦朗点头说,“难怪你说卧龙堂,大多是不义之人,果真是这样。您老为叶家做了这么多事情,这帮人却忘恩负义,简直……简直就是王八蛋!”

        “那个年代,我们参加革命,是为了民族大义,我身上挨了多少枪子、炮弹皮都没关系。只是,却没想到短短几十年,辛苦革命换来的胜利果实,全都成了叶家一家人的了。连卧龙堂,也变成姓叶的一家堂!这些我都可以忍,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连青山也不放过!叶家,我侯奎云当年一手辅佐叶家成事,如今我还有本事将他叶家拉下马来!”

        侯奎云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准备全力协助秦朗对付叶家和卧龙堂了。

        “爷爷……”就在这时候,陆青山醒了过来,“爷爷,你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你没说,当年把你打伤的人,也应该是卧龙堂的人吧?”

        “这事你怎么知道?”侯奎云诧异地问。

        “因为爷爷你一直没说是谁打伤了你,而你一直都不跟我说卧龙堂的事情,所以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些联系。”

        陆青山低声说,“既然卧龙堂全都是不义之人,爷爷你何必再念什么旧情了。就按秦朗的办法,该怎么对付卧龙堂,就怎么对付吧。”

        “就是,我说老爷子这就是你不对了。这都什么年头了,难道你还想要以德报怨么。”唐三说道,“照我看,直接将姓叶的都干掉——不过,这可要花一大笔钱去请杀手才行了。”

        “我又不是老顽固,搞什么以德报怨的事情。”侯奎云说道,“事到如今——青山,有一件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对卧龙堂一忍再忍么?其实,我对叶家的情分早就没有了,我之所以对卧龙堂一忍再忍,都是因为你。”

        “什么……因为我?”如果不是有伤在身,恐怕陆青山都一下子从病床上弹起来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青山,我们还是回去再说这事。”这时候,侯奎云忽地听到了脚步声,他意识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准备带着陆青山离开这里,反正秦朗已经打包票保住陆青山的一双手,侯奎云心里面也有有谱了。

        侯奎云是个恩怨分明地人,他口中虽然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但是心头已经下定决心,如果陆青山这双手真能够完全地痊愈,他就算替秦朗卖命也没关系。毕竟,陆青山受伤很严重,下手的人存心要废掉陆青山的功夫。侯奎云不知道秦朗用什么手段保住陆青山的双手,但是侯奎云也知道,秦朗用的药物肯定非同一般。

        病房门打开,进来的却是赵侃。

        赵侃满头大汗,向秦朗等人说道:“咦……你们先来了。妈的,我把陆青山送进医院,才发现身上没带够钱,不给做手术,我草!咦,夹板都上了,难道已经做完手术了?”

        “没错,手术已经做完了。”秦朗说道,“我亲自给陆青山做的手术。”

        “别开玩笑了,陆青山究竟有没有事情?我听医生说,他的手骨断成好几截了。”赵侃显然还有些担心。

        “没事了。”陆青山说,“这会儿我手臂已经没那么痛了。而且,我对秦朗医术有信心。”

        “既然这样,那就回去修养吧。虽然我已经给你接骨上药了,但是没有一周、十天左右,你的手臂还是很难愈合的。”秦朗说道,“所以,这几天你还得吃点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