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26章 刘志江
  • 正文 第226章 刘志江

    作品:《少年医仙

        “不义之人”,这四个字就是侯奎云对卧龙堂的评价。www.lingdiankanshu.com侯奎云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透着对卧龙堂的不屑和不满。

        秦朗见侯奎云不想多说,也就不再追问,向后面坐着的杨霄问道:“给你老舅已经联系好了吧?”

        “联系好了……老舅已经准备好了钱,他在檀香山庄,让我们去拿钱就行了”杨霄连忙说道,看来是被唐三修理惨了,所以变得非常老实了。

        “坐稳了。”唐三一踩油门,汽车飞速飚行起来。

        檀香山庄位于夏阳市的南郊,这个山庄是旅游、餐饮、娱乐为一体的休闲式山庄,所有的建筑古色古香,颇有情调,这也是夏阳市的高档消费区之一。

        最重要的是,这个山庄的所有产业,都属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刘志江。

        刘志江的住宅位于山庄的最顶端,也位于这个小山坡的上端,这里的视野很开阔,几乎可以看到整个夏阳市的夜景。

        刘志江的别墅四周没有高墙、钢丝网,只有蔷薇花编制成的栅栏,正门也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木门,透过栅栏和木门,可以看到栅栏里面的小花园、喷泉池等园艺风景。看样子,这个刘志江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

        尽管没有高墙和铁丝网,但是这里的安保力量可一点都不弱,别墅门口有两人站岗,另外还有八个人两条狗在巡逻,这十个人都穿着保安制服,但是秦朗一眼就看出他们不是一般的保安,而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因为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铁血气质,秦朗非常熟悉,毕竟秦朗的保全公司可是请了好几个特种兵教练。

        刘志江果然是有钱人,竟然能够聘请退役特种兵给自己当保镖,这可真是大手笔呢。退役特种兵,不仅身手敏捷,而且精通搏杀技巧、侦查、反监听,最关键是对枪械等东西运用十分精纯,杀伤力肯定比单纯的习武者强多了。

        车子到了门口,就被刘志江的保安给拦下了。

        “我们是来找刘志江老板要钱的,他外甥欠我们赌债,已经联系好了。”秦朗向守门的保安说道。

        保安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通过对讲机联系了刘志江,随后将秦朗的车放了进去。

        车子停在了院子当中,在一个物管女服务员的带领下,秦朗一行人进入了宽畅、明亮的客厅当中。

        刘志江虽然是卧龙堂夏阳分舵的分舵主,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方人物了,但是却不像青鹤云的老巢那样守卫森严,青鹤云的地盘,那当真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但是刘志江这里,不像是一个黑.道枭雄地住所,更像是一个富豪的居所。

        在刘志江的客厅当中,他旁边只有一个老管家陪同,门外站着两个保安。除此之外,就只有服务的家政人员了。

        刘志江差不多五十来岁,但是头发已经全白了,这人身上也没有那种黑.道魁首应有的杀气或者霸气,看起来就是只是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儒雅商人而已。倒是刘志江旁边站着的那位老管家,面色红润,额头太阳穴高高鼓起,给人一种老而弥坚地感觉,分明是一个厉害的练家子。

        “几位请坐。”刘志江请秦朗三人坐下,并且让人送上了茶水。

        秦朗也不客气,跟唐三、侯奎云老爷子一同坐下,而杨霄则再也忍不住心头的委屈,赶忙快步走到了刘志江旁边诉苦:“舅舅,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这些个王八蛋真他.妈狠,看把我搞成啥样了。”

        杨霄的确是吃了不少苦头,不仅被揍成了猪头,手掌也被唐三的飞刀给戳穿了,不过这时候已经简单包扎上了,要不然杨霄只怕早就失血过多混过去了。

        “嗯,我知道了。”刘志江点了点头,“你把脸凑过来我看看。”

        杨霄赶忙将脸凑了过去,他还以为老舅是关心他的伤势呢,结果杨霄的脸刚凑过去,刘志江就一巴掌扇了过去,口中训斥道:“自以为是的东西!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舅舅……你要打我,也不用在外人面前打吧?”杨霄郁闷地说,感觉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被外人打了不说,居然还被自己的舅舅给打了。

        “身上没带钱,你居然敢跟人去赌,十几万的赌债被人追到家里,真是丢人到家!”刘志江冷哼一声,然后他旁边的那位老管家将一个小牛皮袋子取了出来,递给了秦朗。刘志江接着说,“这里有十五万,连本带利都够了吧?”

        “够了。”秦朗点了点头。

        “好!那你们跟我外甥的赌债就算清了。接下来,我们就谈他的伤势。为了十几万赌债,你们就把我外甥整成这样,你们总得给我刘某人一个说法吧!”刘志江的语气忽然转硬,就像是忽然从一个儒雅地商人变成了黑.道枭雄。

        先礼后兵。

        刘志江这一招用得很娴熟啊。

        不过,秦朗显然也早有准备,平静地说道:“欠债大不了还钱,我们也没想搞成这样。只是,你外甥在酒吧里面公然宣称我秦朗是唐门中人,他这是什么心思,我就不知道了;另外,欠债就欠债,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他却用卧龙堂帮众的身份来压我,如果我要是低头了,那以后还怎么混?”

        “想不到秦先生手段厉害,词锋也这么厉害。”刘志江似乎认得秦朗,“只是,秦先生也知道,低头的事情轻易不能做,何况是我这样有头有脸的人了。我外甥的赌债已经还了,只是你们把他打成这样,总是要给点说法吧?”

        “当然。”秦朗说,“你外甥的医药费,我们全付了,如何?”

        “哈哈!~”刘志江忽地大笑起来,“医药费?你觉得我刘某人缺这点钱么?秦先生,你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外甥的手掌伤了,谁弄伤他的,我就要他一只手!”

        “就怕你没这本事!”唐三霍地站了起来,他是唐门中人,当然不会惧怕刘志江和卧龙堂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