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25章 分舵舵主
  • 正文 第225章 分舵舵主

    作品:《少年医仙

        唐三的这个消息实在太让人意外了。www.lingdiankanshu.com

        无论是秦朗还是韩三强,都没想到杨霄这小子不仅是卧龙堂的核心弟子,而且他老舅居然还是夏阳市分舵的舵主。不过,韩三强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卧龙堂夏阳分舵的舵主,究竟是哪个?”

        “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这个人——刘志江。”唐三说出了一个名字。

        听了这个人的名字,韩三强和赵侃都露出诧异的神情,显然他们两个都觉得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刘志江是夏阳市的“首富”,是夏阳市三江集团的董事长。三江集团主要涉足房地产、酒店和运输行业,而且还经营着一个自来水公司,夏阳市至少有一半的人,用的都是三江自来水公司的水。

        在夏阳市曾经有一个传言,说是整个夏阳市的四分之一产业,都是属于刘家的。可想而知,这刘志江的影响力有多大的了。

        只是,如果不是唐三的这一句话,谁都不会将夏阳市的首富跟卧龙堂夏阳分舵的舵主联系起来。但要仔细一想,却也不无可能。因为刘家的迅速崛起,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他们背后没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支撑和推动的话,恐怕一切都没那么顺利。

        另外,如果刘志江真的是卧龙堂的夏阳市分舵主的话,韩三强并不怀疑刘志江拥有跟自己分庭抗礼的实力,甚至胜过他韩三强一筹。因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刘志江拥有如此强大的财力,必然也就拥有跟其财力相匹配的实力,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如果刘志江只是一个有钱的土老帽的话,只怕他的资产早就被人吞并了。

        “刘志江……原来是这个人。”秦朗想了想,忽地说了一句,“我好像记得,刘志江旗下的一个楼盘,跟我们保全公司签订了安保方面的合同吧?”

        听秦朗这么一说,赵侃和韩三强也想起来了,连连点头。

        赵侃不解地说:“我擦!既然这家伙是卧龙堂的人,干嘛跟我们签订什么安保合同啊,就凭他的江湖地位,肯定也没有人敢打他的注意吧?”

        “是啊——你不是靠智力吃饭的么,赶紧想想其中的原因啊。”秦朗笑侃道。

        “这个……我还真是想不出了,也许是他钱多得慌吧。”赵侃说道。

        “谁会觉得钱多烧手啊。”陆青山很少发表意见,但是连他都不赞同赵侃的观点。

        “关于这个问题,等我有时间去问问他就知道了。”秦朗说道,“我有些好奇的是,之前来夏阳市对付我们的卧龙堂的执事,好像是叫冯魁吧,这老家伙的地位在卧龙堂里面应该比刘志江高吧?他怎么不指使刘志江来对付我们呢,何必要亲自动手?”

        “谁知道呢,卧龙堂太庞大了,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搞的。”唐三说,“对了,那个叫杨霄的,被我打昏在外面。秦朗,你要怎么处理,随便你了。”

        “夜长梦多——还是把这事处理干净再说吧。”秦朗说道,“这小子不是欠我们钱么,正好让他老舅帮他还上。”

        “秦哥?你要去见刘志江?”韩三强骇然道,“如果刘志江真是卧龙堂的人,你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阿强,你放心好了,我没那么蠢的。刘志江,他也留不住我的。”秦朗说道。

        “好!有胆识!我陪你去!”唐三哈哈一笑。

        “我也去!”陆青山说道。

        “我倒是想去,估计你也不会让我去。”赵侃郁闷地说道。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秦朗呵呵一笑,然后向陆青山说,“把你爷爷也叫上吧。有老爷子坐镇,会更加稳妥一点。”

        秦朗已经将侯奎云的腿给治愈了,如今老爷子可谓是生龙活虎,毕竟老爷子可是内息境界的高手,可是有很强威慑力的。

        陆青山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秦朗去见刘志江是冒险的举动,如果有爷爷陪同的话,风险应该会小一些。

        但是,陆青山却没想到,侯奎云一口答应了跟秦朗和唐三前往,但是却坚决让陆青山留在家中,这让陆青山很是恼火,但是看到爷爷坚决的神情,陆青山也只能认命。

        于是,晚上十点左右,秦朗让韩三强准备了一辆车,然后跟唐三和侯奎云一起,带着杨霄这个倒霉货去见他的老舅刘志江。

        上车之后,侯奎云才向秦朗说道:“小秦,你也算是我的恩人,不过有些话,我觉得还是讲明白地好。”

        “老爷子,您请说。”秦朗说道。

        “受人恩惠千年记。我这手脚,都是你给治好的,这可是大恩,我侯奎云是铭记在心的。只是,这份恩情,我这老头子自己来报就是了,小秦你可不能让青山这孩子做他不愿意和不能做的事情。”侯奎云说出了自己心头想法。

        秦朗微微一笑,诚恳地说道:“老爷子,您这是多虑了。之前在南平县的时候,陆青山说过只要我能治好您老的手脚,他就愿意帮我做事,只要做的事情没有触及他的底线就行。不过,我告诉他,我当他是朋友、是兄弟,所以我只是请他帮忙,绝对不是利用他。另外,老爷子您也别多心,今天我只是要见一个比较棘手的人,所以需要老爷子您帮忙压阵。”

        听秦朗说得诚恳,侯奎云心头的疑虑也就打消了,他其实也知道秦朗这人的人品不错,只是事关自己孙子的前程性命,他才不得不厚着脸皮跟秦朗交代清楚。

        “是卧龙堂的人?”侯奎云似乎已经隐约猜测到了,“这也是我不让青山参与的原因。”

        “果然。”秦朗在心头暗叹了一声,他早就觉得侯奎云跟卧龙堂之间有些故事,否则的话,上一次在南平县,侯奎云也不会急于离开。今天晚上也是如此,侯奎云知道秦朗要跟卧龙堂的人会面,所以愣是不让陆青山跟着来。

        “老爷子似乎跟卧龙堂有些恩怨啊。”秦朗说道,“我没有打听老爷子过去那些恩怨的心思,只不过您老既然知道卧龙堂的事情,如果能够提点一下我们,应该对事情有帮助。”

        “卧龙堂么?一群不义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