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19章 愿赌服输
  • 正文 第219章 愿赌服输

    作品:《少年医仙

        唐三之前的一阵快攻,就如同沙漠之中的风暴,卷起了阵阵狂沙,而最后这一记掌刀,就如同掩藏在黄沙之中的沙漠恶魔的大手,似乎要摧毁一切生机。www.lingdiankanshu.com这一记手刀快逾闪电,而且飘忽不定,犹如风沙中的恶魔,快要击中秦朗喉咙的瞬间,更是忽地“延长”,让秦朗无暇避开!

        如果秦朗的功夫没有练到接近易筋的地步,这一次铁定会中招。因为唐三不仅功夫不错,而且实战经验十分丰富,应该是他从事杀手的时候历练出来的,所以他这一记“追风斩沙”,的确是真正的杀招!

        关键时刻,秦朗桩步踩稳,右臂一甩,势入抡锤,运掌如刀,向着唐三的手刀迎了上去。

        尽管秦朗用的是掌刀,却让唐三觉得秦朗这掌刀的威势竟然好比是关公大刀,生出一种霸气十足、威凌天下的感觉!不过唐三对自己的掌刀也有十足的信心,毫不犹豫地跟秦朗的掌刀碰撞在一起。

        蓬!

        两个肉掌撞在一起,发出了一声清晰的闷响声。

        这闷响声之中,还有轻微的骨裂声!

        唐三清晰感觉到手掌传来一声剧痛,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但是相对于手掌的痛楚,让他更难受的是这种强烈的挫败感。

        作为唐门中人,唐三一直都很高傲,他知道江湖中比他功夫高强的人很多,他完全可以接受这一点,但是他无法接受一个同龄人竟然比自己厉害这么多!

        唐三的这三刀,不仅仅是一个赌局,也代表着他的三种绝学。伞中刀所用的刀法,是唐门的落叶刀法,以轻灵、狠辣著称;小刀,是唐三的独门暗器,阴险刁钻;掌刀,是唐三的功夫绝学。

        所以,尽管只是三刀,却代表着唐三的“三板斧”,这三刀都被秦朗一一接下,这就意味着唐三的功夫实在不如秦朗——这一场赌局,唐三输了!

        “我输了。”唐三低着头,此时他的情绪异常低落。

        如果输给了一个江湖成名前辈,唐三还可以接受,但偏偏他却输给了一个同龄人。不过,唐三是一个输得起的人,所以既然输了这场赌局,他就必须认输。

        “你输了赌局,那以后你就要替我做事了。”秦朗平静地说道。

        既然唐三愿赌服输,对于秦朗来说自然最好。否则的话,如果唐三不认输,秦朗也拿他没办法,总不能直接杀了他吧,那样的话,秦朗立即就会面临唐门的追杀了。

        “好。不过,要是哪天我赢了你,我就不会再替你做事了。”唐三也不是傻瓜,他自然不会给秦朗免费打工一辈子的。

        “当然。”秦朗笑着点头,心头却在想唐三啊唐三,这一次你可把自己给套上了,以后你就给我免费打工吧!

        “呜呜!~”

        这时候,秦朗的口中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口哨声。

        随后,山顶四周传来了悉悉索索地让人头皮发麻地声音。

        唐三向山顶四周看了看,这才留意到四周的草丛之中,出现了成群的蛇虫,不过此时这些蛇虫已经开始有序地撤退了,似乎完全听从秦朗的口哨声指挥。唐三心头一阵骇然,如果刚才他击败了秦朗,这些蛇虫会干嘛?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了。

        “这些蛇虫,是你准备用来对付我的?”唐三问了一句。

        “对付唐门的人,小心点总是没错。”秦朗点头说。

        “唐门的人……还是输给了你。”唐三一脸郁闷,“只是,我想知道,你用什么暗器赢了我的飞刀。如果你可以告诉我答案,我将感激不尽。”

        唐三对自己的飞刀一向很有自信,但是今天却输得莫名其妙,所以他很想知道秦朗究竟是用什么暗器赢了他的。作为唐门中人,输了功夫没关系,但连暗器也输了,实在就有些丢人了。

        “这个,就是我的暗器。”只见秦朗的身上飞出一道红光,这红光落在了秦朗的手掌当中,唐三定睛一看,发现秦朗的“暗器”竟然是一只螳螂!

        “什么?你居然用一只螳螂做暗器,挡住了我的飞刀?”唐三满脸震惊。作为唐门中人唐三见过很多奇形怪状地暗器,还有各种奇异的暗器手法,但是他从来没听过居然有人可以将一只活着的螳螂当成“暗器”来使用,这简直颠覆了唐三对暗器的认识。

        不!是完全开启了唐三对暗器的新认识!让他见识到了暗器使用的另外一重境界!

        “你居然可以用螳螂作为暗器,难道你已经练成了传说之中‘飞花摘叶,皆可伤敌’的武学境界了?”唐三惊骇地看着秦朗,目光之中满是憧憬。

        飞花摘叶,皆可伤敌,这样的境界,就算是唐门的绝顶高手也做不到。

        “我没那么厉害。”秦朗笑着说,“我如果有那么厉害,你根本没有出第二刀的机会。”

        “那倒也是。只是,如果你没有将劲气灌注于这只螳螂上面,它怎么可能挡住我的飞刀呢?”唐三又问了一句。

        “因为他不是普通的螳螂,他是异虫!”

        “异虫?”

        “人有异人。有人天生神力,有人天生耳聪目明,还有人智力过人,这些都是异人——异于常人;同样,动物昆虫之中,也有异种、异虫,我的这一只螳螂,就是一只异虫。不仅携带剧毒,而且身体也十分坚固,普通的刀剑很难伤它的。”秦朗笑了笑,“我用这血螳螂取巧赢了你,真是不好意思,主要也是因为我没想到你的小刀还能转弯、回旋。”

        “不!我输得心服口服!”

        唐三桀骜的眼中首次露出了佩服之色,“我唐三一向自负,认为自己对暗器的理解和运用都到了很高的层面了,但是今天我才算明白,我真是坐井观天了。我用飞刀做暗器,一直希望将这飞刀用‘活’,让它变得有生命一样;但是,你却自己用有生命的异虫做暗器。无论是你的本事,还是你的想法,显然都高出我一筹了。”

        秦朗没想到唐三居然如此推崇自己的血螳螂,心头也有几分得意,口中却谦虚地说:“我也只是逼不得已,若论暗器手法,我可不是唐门中人的对手,更不是你的对手。我看你只选飞刀作为暗器,莫非是崇尚‘小李飞刀’?说实话,我以前也是很崇拜这位的飞刀。只不过,我不太赞同他的感情观,哪有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拱手让人的。”

        “你说得太对了!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点!不过,我真的喜欢他的飞刀!”唐三立即赞同,颇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