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13章 问题的答案(六更)
  • 正文 第213章 问题的答案(六更)

    作品:《少年医仙

        “只是压制住了?那还会给你的身体造成伤害?”郑颖纹对秦朗的关心发乎于心,看来真是把秦朗当女儿的救命恩人看待了。www.lingdiankanshu.com

        “问题不大。”秦朗微微一笑,“郑阿姨你放心,我的医术真的不赖。”

        “那是。说实话,我之前都不知道你居然是林大师的师叔呢。”郑颖纹的确有些纳闷,既然秦朗是林无常的师叔,怎么那天晚上林无常没有认出秦朗呢。

        “我跟林无常很久没见面了,所以他当时没认出我来,毕竟年青人变化大。不过,我倒是认出他了,只是当时忙着想办法给许大小姐治病,哪有功夫叙旧。后来,我跟他联系了一下,他这才记起我是他的小师叔。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会公开宣告这件事情,其实对于名利这东西,我是很淡薄的。”秦朗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内心之中秦朗自己很清楚,他淡薄个屁的名利,追名逐利还差不多。

        但郑颖纹却对秦朗深信不疑,因为他觉得如果秦朗是图出名的话,在治愈了许忆北之后,完全就可以借助许家成名了。

        “小秦,我知道你对名利不是很看重。只不过,作为年青人,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该成名的时候,还是要成名。因为成名了,很多路就会为你打开,以后你眼界和前途都会变得更加广阔。而且作为年青人,你成名了,就能为中医乃至国家的医学事业做更大的贡献,这也是好事情啊。”郑颖纹循循善诱地说。

        “嗯,多谢郑阿姨提醒。”秦朗说道,“让您专程来给我捧场,我真是过意不去。”

        “你这么客气干嘛。你医术超群,这是不争的事实。另外,这一次我来夏阳市,也有别的事情。这边出现了一起恶劣的医疗事故,我必须要亲自来处理一下,治理一下卫生系统的害群之马。说起来,本来应该请你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你的——”

        “谢谢郑阿姨的好意了,不过我这里也要忙着准备高考了。”秦朗笑着说。

        “嗯,那小秦你好好加油吧。对了,我刚才听王校长说了,你的医术虽然很高,但是分数似乎不怎么高啊?我想可能是你把时间都用在学医上面了吧。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像你这样的人才,我想很多高校都会实行‘特招’的。”郑颖纹这话说得很含蓄,不过秦朗也算是听明白她的意思了,大概是如果秦朗的成绩上不去的话,她也可以通过一些渠道让秦朗被“特招”进入大学的,所以叫秦朗不用为此担心。

        “谢谢郑阿姨费心了。不过,我想先自己努力努力再说。”秦朗一听郑颖纹的话,先是很高兴,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因为郑颖纹说的这事可是个很大的人情,秦朗要是领了这个人情,之前许家欠他的那个人情,也就算还了大半。而且,现在洛滨、陶若香都在帮着秦朗补课提升成绩呢,如果秦朗直接选择了“保送”或者“特招”,那洛滨和陶若香这边,怕是没那么容易交代的。

        “好,有志气挺好。”郑颖纹丝毫没有因此生气,“阿姨也希望你成绩提升,能够自己考上一个好大学。其它的事情,那以后再说吧。”

        郑颖纹离开之后,秦朗心头还是挺高兴的,尽管他没有接纳郑颖纹给的这个人情,不过在秦朗看来,这对于他来说,也算是多了一条后路。如果高考这一关真的过不去,必要的时候还是可以找郑颖纹帮忙的。

        出了会议室,秦朗就看到洛滨正坐在楼前面的树下木凳上。

        洛滨的耳朵里面塞着一对小喇叭,一边听歌,一边玩着手机,一副等待地样子。日光被树叶割裂成的光碎散落在她的身上,就如同一幅青春画卷,美丽得让秦朗不由得为之一呆。

        秦朗走了过去,坐在了洛滨旁边,替洛滨拿掉了耳麦,低声笑道:“你在等我?”

        洛滨那起了手机,在秦朗面前晃了晃:“刷微博呢,我在看你刚才采访的内容,相当有趣的呢。”

        “哪里有趣了?”秦朗哂道,“不过就是一个记者得了花柳病而已,算不上有趣。”

        “我觉得挺有趣的。”洛滨笑道,“看到周江吃瘪,我就挺高兴的。你是不知道,这个周江可是一个出了名的‘烂嘴巴’,经常无中生有地造谣、诽谤,简直就是新闻界的一个流氓呢。”

        “听你这么说,我真是后悔给他治病了。”秦朗笑着说,“早知道就让他溃烂流脓,以后具木有小鸡.鸡了。”

        “注意你的用词!”洛滨轻哼一声,大概也只有秦朗敢在她面前开这样的玩笑了。换做是别的人,只怕她早就闪身离开了,对秦朗稍微警告一下之后,洛滨继续说道,“你是医生,给人治病是应该的。不过,周江这家伙的确惨了,他的名声一下子臭了不说,而且你看他老婆刚发的微博——”

        秦朗一看,只见周江老婆的微博上写着:“天杀的周江!你可能害得老娘也染病了,你死定了!!!”

        这一次秦朗没有幸灾乐祸了,他是直接傻眼了——只有他知道周江根本没有染上花柳病,但是他老婆这会儿却跳出来叫嚣是周江害得她也可能染病了。只不过,周江这老婆是被谁给“传染”的呢?忽然间,秦朗有些替周江感到悲哀了。

        “对了,你在这里等了多久?”秦朗问道。

        “你去采访,我就在这里等了。”洛滨说道,“我以前很少逃课,忽然觉得,如果不偶然逃一次课的话,我的中学生涯是不是就有点遗憾了。另外,我坐在这里,不仅仅是等你。”

        “你不等我,你还等谁啊?”秦朗疑惑地看着洛滨,甚至还有一些小紧张。

        因为在秦朗看来,洛滨可是自己唯一的青梅竹马,他可不能容忍有人在他和洛滨之间横插一脚的。

        “你紧张什么?”洛滨微微一笑,“我说,我不仅在等你,也在等待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秦朗打趣道,“洛滨你的智商这么高,难道还有你搞不定的问题?”

        “有一个问题,我真是一直都没有想出答案。”洛滨用期待的语气说道,“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上一次你答应告诉我答案,但是你食言了——告诉我,为什么小时候你光着身子吸引蚊子,让我免于蚊虫叮咬,你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又是这个问题!”秦朗一看洛滨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要问这个问题了。

        【感谢亲爱的读者将生日蛋糕盖上了三层,六更送上!希望还有读者大大能够继续发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