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04章 就是要搞叶家的人
  • 正文 第204章 就是要搞叶家的人

    作品:《少年医仙

        “各位观众,我是夏阳市电视台的记者,正在丽都宾馆里面进行现场采访。www.lingdiankanshu.com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前,警方在这里进行了一次扫.黄行动。我们对这一次扫.黄行动进行了追踪报道,下面我们将采访几个当事人——你好,请问你是酒店的总经理罗先生吧?对于警方今天晚上的行进行的这一次行动,你是怎么看呢?”

        此时,夏阳市电视台正在进行扫.黄直播新闻节目,因为是扫.黄行动,所以很多人都在关注。没办法,这年头就是这样,一大堆人守在电视屏幕前面,就是希望看到几个光着身体的男男女女被警察揪出来,最好是还有自己认识的人,那就更加精彩了。

        但是,今天的新闻直播却没有照着大家所期望的故事情节发展,故事变得更加曲折而有趣了。此时,正在电视上面接受记者采访的酒店总经理说道:“记者同志,我认为这一次扫.黄行动,是对我们酒店的一次报复行为!”

        “报复行为?”记者美女惊讶地说,“我没听错吧?你说警方在报复你们?”

        “我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我可以向你透露,之前的确有警察委婉地向我们索贿,并且说保证只要我们交纳了‘保护费’,就不会有所谓的扫.黄行动。”

        “罗先生,你这话真是让人惊讶万分啊!”女记者惊得合不上嘴吧,“警察向你们索贿,怎么可能啊?”

        “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不过,现在我们酒店经过整顿之后,早就没有涉及任何色.情服务了。我相信,警方这一次扫.黄行动不会有任何收获的。另外,如果警方找不到任何证据,我要他们公开给我道歉!”这位罗老板看起来一副义愤填膺地样子。

        “好,谢谢罗先生——我们再采访一下别人。”这时候,酒店里面有两个穿着睡衣的男女冲了出来,神情很是激动,刚好被女记者给拦截下来,“请问两位,你们刚从酒店房间出来吧?你们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关系!我们是夫妻关系!合法地夫妻!你懂不懂!”穿睡衣的男人显得很是气愤,大声吼道,“警察也问我们是什么关系。告诉你们,我们是扯过结婚证、办过酒席的合法夫妻!在世界任何一个酒店的房间里面都可以做.爱的夫妻!”

        “两位请不要激动。我们是夏阳市电视台的,正在进行新闻采访,如果你有什么要投诉酒店的话,也可以反应出来。”女记者说道。

        “我不是投诉酒店,我是投诉警察!”那个那人继续咆哮道,“这帮人简直就是强盗!不,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我在酒店里面给老婆庆祝生日,然后准备‘浪漫’一下,谁知道这帮人门都不敲一下,直接破门而入啊,然后冲进来就咔咔照我们的裸.体……还不让我们穿衣服,说我们是卖.淫嫖.娼的,让我们蹲墙角!”

        “请问这位女士,你有什么看法呢?”

        “我可以说脏话么——我草这帮王八蛋!xxx”穿睡衣的女人拿起话筒大声骂道。

        过了一阵,记者又采访了另外一个人,不过这个人脸上却是打了马赛克的。

        “先生你看起来像是一个学生啊,怎么会来酒店呢?”女记者问道。

        “我是邀请同学来酒店补习功课的,因为酒店比较安静,但是我没想到,三个警察忽然冲入房间,然后就说我们在这里从事嫖.娼活动,还辱骂我的同学。但实际上,我们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我反驳了几句,那几个警察就打我,他们那个什么所长,还把枪拿出来就了,诬陷说我袭警。记者美女,你看看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袭警啊?我又不是傻瓜,对方是四个警察,还有枪在手中,我会去袭警?况且,我们就算是做了什么,那也只是青少年偷吃禁果而已,怎么可能是嫖.娼呢?总之,我希望通过媒体,揭露这些警察的丑恶嘴脸!另外,我强烈要求他们公开道歉!”

        “同学,你不要激动嘛。我听说你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按摩女呢,不知道你们什么关系,我先去采访一下她,看看她有什么说法。”女记者说道。

        “我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按摩女?我怎么不知道?”秦朗装糊涂地说道,“谁往我的房间里面塞了一个按摩女?”

        女记者没有理会这位“马赛克”男生,向一旁的按摩女郎问道:“请问小姐——”

        “叫我女士。”按摩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纠正了女记者的称呼。

        “女士,警察当时查房的时候,你在这位男生的房间里面从事非法情.色交易,请问你有什么说法?”

        “我的说法——就是他们在放屁!”按摩女说道,“我是正经的按摩师,而且请我去按摩的是一位老年人,这一点我的同事也可以给我证明,真不知道这些警察怎么回事,竟然说我跟这位小帅哥从事什么情.色交易,我呸!”

        “各位观众,通过采访,我们发现这一次警方的行动有些猫腻。这样,我们连线采访一下夏阳市城北分局的王局长——请问王局长,今天晚上的行动,是你指挥的吗?”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一次行动我毫不知情!”王局长在电视中义正言辞地说,“这一次行动,是下面的派出所私自进行的一次行动!我一定会严厉追究相关责任人!”

        “请问王局长,那这一次行动的实际指挥人是谁呢?”

        “我可以肯定地说,是叶中明!这位同志是我们局最年青的所长,曾经也破过一些案子,所以得到了组织破格提拔,但是他辜负了组织的信任啊,养成了骄狂、好大喜功的性格,对领导和同事也缺乏起码的尊重啊……另外,之前政法委赵书记就说过,我们夏阳市的治安经过了上一次扫黑打非行动,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一次叶中明的行动,分明就是他为了自身利益而进行的一次行动!我会要求单位纪检同志对他进行调查……”

        当这位王局长接受采访的时候,江雪晴已经被送回了家中,而秦朗则到了吴文祥的家中,看着电视里面播放的节目,秦朗向吴文祥说道:“不错啊,这下就把叶中明给搞臭了。”

        “叶中明,只是叶家的小卒子而已。”吴文祥说道,“只是叶锦承用来试探我的一枚棋子而已,叶中明搞这点事情,不过是想抹黑我这一次打黑的政绩而已。不过,我若是连叶中明这小棋子都不敢动,还怎么跟叶锦承斗呢。可笑的是,叶中明这个蠢货并不知道自己只有被利用的价值!”

        秦朗笑着点头,心想吴文祥总算是有些胆气,也不枉从老毒物手中保了这家伙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