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01章 斗蛊
  • 正文 第201章 斗蛊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体内的蛊虫一共有十条,这是因为绝情蛊毒的下蛊者一共豢养了十对蛊虫,这代表着十指连心,当蛊虫最后爆发的时候,就会钻入宿主心脏,造成宿主惨死。www.lingdiankanshu.com

        此时,这十条蛊虫吸收了秦朗的精血之后,比在许忆北身上的时候强大了许多,连个头都至少大了一倍。不过这些蛊虫想要在秦朗身上翻江倒海,却还未够资格,秦朗展开无相毒功之后,身上的皮肤出现了很淡很淡的绿色,这是他的身体开始分泌毒素的表现了。随后,在秦朗的控制之下,这些毒素向着蛊虫所在的地方聚集。

        而这些蛊虫还不知道大难临头,还在拼命地吸收秦朗身上的精血,但很快这些蛊虫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它们也感觉到了痛苦!秦朗身上原本很美味的精血,忽然间变成了穿肠毒药,这些蛊虫自然倒霉了!

        因为即便是毒虫,也同样会中毒的!

        只不过是抗毒性强弱不同而已。

        很多蛊虫都被主人喂过毒药,但并不代表它们对所有毒药都能免疫。

        至少,在秦朗的无相毒功面前,这些蛊虫很快就尝到了苦头。

        但这些蛊虫也不是省油的灯,它们感受到痛苦之后,立即在秦朗身上迅速折腾起来,似乎要将秦朗弄得生不如死。

        “小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执迷不悟,居然还下不了狠手!”老毒物的声音再度响起,他看出秦朗仍然没打算杀死这些蛊虫,而只是想要收服这些蛊虫。

        秦朗没有开口解释,此刻他只能咬牙硬撑,对于秦朗而言,要杀死这些蛊虫很容易,这些蛊虫被杀死的时候,尽管会释放出强烈的毒素,但这根本伤不了秦朗。但是,要收服这些蛊虫,就必须要扛得住这些蛊虫的折腾!而被蛊虫折磨的感觉,那简直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不消片刻,秦朗浑身已经是汗如雨下。

        江雪晴终于确信秦朗没有撒谎,他应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要不然秦朗怎么可能光着上身坐着不动还能流这么多汗水呢。看到秦朗似乎很痛苦,江雪晴赶忙去洗手间取了一条毛巾,轻轻地擦掉秦朗身上的汗水。

        *****

        与此同时,湘西境内的一个偏僻的山谷中,这里有一栋非常别致的二层木楼,木楼前方忽地传来一声惨叫声,一个凄惨地声音哀求道:“阿婆……阿婆救我……有人在折磨我的蛊虫!”

        这声音惊动了木楼中人,几个姑娘将一个正在痛苦挣扎的姑娘抬进了木楼,放在了木楼下层的厅堂之中,然后看到一个老态龙钟、驼着背满头白发的老婆婆迅速走了过来,向那叫喊的姑娘训斥道:“妮花,你疯了么!我不是叮嘱过你,既然蛊虫被人转移,千万不可贸然催动它们了,你怎么不听!”

        “阿婆……我……我恨啊!”那个叫妮花的姑娘说道,“我要杀了那个男人!他骗了我的身子,骗了我的灵魂!……我要杀了他!”

        “我告诉过你,蛊虫已经被人转移了,你怎么不听!”老婆婆冷冷道,“你真是自讨苦吃!”

        “阿婆……妮花死了不要紧,请您帮我杀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妮花凄然说。

        “哼!有我在,你还死不了!”老婆婆哼了一声,然后将手指按在妮花的脉搏上,脸上显现出严峻之色,“对方居然还想收服我们的蛊蛊,这可没那么容易!那也太小瞧我们尸蛊门了!”

        这老婆婆说完,她的手掌中已经多出了一只看起来像是蚕宝宝一样的蛊虫,但跟蚕宝宝不同的是这一只蛊虫浑身赤金色,而且还长了一对翅膀。

        如果秦朗或者老毒物在这里的话,就会看出这一只蛊虫已经成了“异虫”,绝非一般的蛊虫。

        “嘶嘶~”

        这金色的蛊虫冲着妮花不断地发出一阵低沉的虫鸣声,似乎在指挥妮花体内的蛊虫,利用这些蛊虫来对付远在千里之外的对手,也就是秦朗。

        秦朗并不知道下蛊者已经找到了帮手,直到他感觉到体内这些本来已经快要被他驯服的蛊虫再度狂躁起来,似乎这些蛊虫又受到了某种神秘的召唤似的。

        这些蛊虫开始躁动,秦朗自然又要承受无比的痛苦,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步,秦朗自然不肯放弃,他再度催动无相毒功对付这些蛊虫,并且又用虫笛的声音扰乱这些蛊虫跟下蛊者之间的感应,以方便他尽快收服这些蛊虫。

        “小子,你真是蠢货!蛊虫也是毒虫的一类,而且是通过互相拼杀、弱肉强食的过程挑选出来的,所以它们会本能地畏惧更强的蛊虫。现在显然是有人通过更强的蛊虫来影响这些蛊虫的行动,你为何不反过来利用这些蛊虫,去影响和威慑对手的蛊虫呢!你别忘了,你的身体比什么蛊虫都厉害!你就是一条大毒虫!亏你还是老子的传人呢,这点见识都没有!”老毒物作为旁观者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所以忍不住提醒了秦朗一句。

        “我擦!老毒物你怎么不早说!”秦朗也算是这方面的行家,他虽然没有养过蛊虫,但是对蛊虫的了解却不少,经过老毒物这么一提醒,秦朗立即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到身上的这些蛊虫上面。

        感受到秦朗无相毒体的精神压破,这些蛊虫似乎明白了秦朗就是一条最强、最毒的蛊虫,并且它们将这种感受传递给了下蛊者身上的那些雄性蛊虫。

        噗!

        山谷木楼中,那个叫妮花的姑娘再次惨叫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她旁边的老太婆浑身一颤,口中也喷出一口鲜血,同时她手掌中的那一只金色蛊虫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似的。

        “阿婆!”“门主!”“……”

        几个身穿少数民族服侍的姑娘赶忙上前扶住了老婆婆。

        这老婆婆用白嫩的手指抹掉嘴角的血迹,忽地表情变得很奇特,出奇平静地说道:“好强的气息!这究竟是什么毒虫,居然可以将我的金蚕蛊王都吓住了,我一定要弄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