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93章 一念之仁
  • 正文 第193章 一念之仁

    作品:《少年医仙

        嗤!嗤!嗤!嗤!嗤!嗤!

        忽地,就在这时候,许忆北的指头中,那几条被逼得烦躁不安的蛊虫似乎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又或者被秦朗新鲜美味的血液给吸引住了,所以这几条蛊虫飞速地钻入了秦朗指头的伤口之中。www.lingdiankanshu.com

        由于这蛊虫的动作很快,许仕平和郑颖纹夫妇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些蛊虫的样子,只是看到一条长长地尾巴消失在秦朗的指尖,然后秦朗和许忆北指头上针尖大小的伤口被撑开成黄豆大小,鲜血正从两人的指尖滴落。

        随后,这十条蛊虫迅速在秦朗的手臂上窜动着,似乎在适应这个新的宿主。

        但是当这些蛊虫运动到秦朗肩膀附近时,却无法更进一步了,因为它们被箭毒木汁液的毒性给逼退了,但这些蛊虫可不是那么容易降伏的,它们迅速躁动起来,似乎想要在秦朗的身体当中翻江倒海。

        秦朗早有准备,顿时将混合了砒霜、断肠草的药汤灌入了自己的口中。秦朗的无相毒体自然是可以吸收毒药中的药性,但吸收也是需要时间,所以当秦朗服用毒药之后,短时间之内,他的血液中的毒性将会大大增强,而这些蛊虫吸食他的血液,自然也会中毒。

        当然,这些蛊虫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但足够让它们元气大损,至少可以让它们没有办法在秦朗身上“胡吃海喝”了。

        不过,看到秦朗真的将融入了砒霜、断肠草的药汤喝下去,许仕平和郑颖纹还是一脸骇然,如果不是因为见识过秦朗的医术,郑颖纹肯定会以为秦朗是一个疯子,因为只有疯子才会将融入了砒霜、断肠草的药汤一饮而尽。

        “郑阿姨,你们给许小姐止血吧,她没事了——我还要收拾这几条蛊虫!”秦朗全神贯注地对付这些蛊虫,似乎不想多说一句话。

        郑颖纹见秦朗似乎没什么大碍,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而女儿的脸色也开始好转,似乎很快就会清醒过来了。于是,郑颖纹赶忙松开女儿的手,然后给她的指头消毒、贴上创可贴……

        一旁的秦朗,却是一动不动,微闭着眼睛,全神关注“**”这些蛊虫。之所以说是“**”,因为秦朗并没有打算干掉这些蛊虫,因为绝情蛊是成双成对,中蛊的人身上有十条蛊虫,那么下蛊的人身上也有十条,如果秦朗将这十条蛊虫灭杀掉,那么下蛊的姑娘也会死掉。

        秦朗并非没有辣手摧花的觉悟,只是他已经认定叶中俊才是祸害,那么这位下蛊的姑娘也只是受害者,至少罪不至死,所以秦朗并不打算干掉这些蛊虫,也是为了给那位下蛊的姑娘留下一条命。

        “不对!”秦朗心头忽地吃惊了一下,因为就在他**这些蛊虫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蛊虫竟然比之前强大了很多,这实在太诡异了——难道是因为吸收了秦朗的精血?

        老毒物曾经说过,秦朗的无相毒体使得他的血液有了“精气”,蛊虫本来就是靠吸收宿主的精血成长的,许忆北的精血显然不如秦朗的血“大补”,所以这些蛊虫钻入秦朗身体,就跟吃了补药似的,迅速壮大起来了!

        “我擦!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秦朗在心头暗骂了一声,想不到一念之仁,竟然让这些蛊虫壮大了,这简直就是养虎为患啊。

        不过,秦朗当然没这么容易被几只蛊虫搞定,他赶忙摸出两枚毒丸吞入了口中,然后再次吹起了虫笛。一般来说,蛊虫都只会听从养蛊人的话,所以这些蛊虫知道秦朗要收服它们,自然是极力反抗,这么一来,秦朗的两只手抖得更厉害了。

        因为秦朗在官神灌注地对付蛊虫,所以他并未意识到他那一双抖动的双手放在了许忆北的病床上,并且正好碰到了许忆北的腿上。而就在这个时候,许忆北猛然醒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生将沾着血迹的手按在她的腿上,而且他的双手还在抖动,形迹十分地可疑……

        蓬!

        秦朗正在全神贯注地收拾蛊虫,冷不防一只脚丫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秦朗精神一松懈,浑身一震,虫笛的声音也被打断,那些蛊虫乘机突破了秦朗的防御,钻入了秦朗的腑脏之中。

        噗!~

        一口鲜血从秦朗口中喷出,他整个人就这么从椅子上栽在了地上。

        郑颖纹直接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女儿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竟然将她的救命恩人给踹得吐血了。

        许仕平也傻眼了,赶忙叫医生护士进来!

        “妈——这个变态是谁啊?刚才他抓着我的腿干嘛啊?噢,对了,我怎么在医院,叶中俊呢,我记得晚上他约我吃饭呢?”

        许忆北醒来之后,首先就问起了叶中俊,这让郑颖纹心头无名火起,她看了看倒地吐血的秦朗,忽地一巴掌扇向了女儿,但是半途中她的手掌却被许仕平给拦下了。

        “妈——你干嘛要打我?”许忆北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她的记忆当中,母亲是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她的。

        “谁让你不识好歹、恩将仇报!还有,你开口闭口都是叶中俊那个奸诈的小子,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医院呆了多久,我跟你爸多久没合眼了吗?你不知道关心父母,还将救治你的恩人给踢得吐血了,你说你该不该打?”原本女儿清醒是好事情,但女儿醒来立即就提到叶中俊,这自然让郑颖纹生气,更何况女儿还将秦朗踢得吐血。

        如果秦朗出了事情,郑颖纹却要如何向秦朗父母交代?还有,如果不是郑颖纹苦苦恳请,秦朗也未必会冒险救治许忆北的,所以郑颖纹觉得如果秦朗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是她害了秦朗。

        “你说中俊他……奸诈?”

        “别给我提他!”郑颖纹看到医生护士进来,只好压制住心头的怒火,然后向许仕平说,“你来跟北北解释一下,我看看小秦——我早就说过,那个姓叶的看起来不那么纯善……算了,这事以后再说。”

        医生护士很快将秦朗送到了另外一个病房中,沾了许仕平夫妇的光,秦朗同学也享受了一下高干病房的奢侈待遇。郑颖纹关心秦朗的安危,自然也跟着医生去了秦朗的病房。

        “爸——妈妈刚才怎么了,怎么想打我呢?”许忆北向父亲问道。

        “因为你的确该打。”许仕平道,“当然,我也应该挨一巴掌,因为我也有错,我看错了叶中俊那个小畜生!”

        许仕平的语气冷然,毫不掩饰对叶中俊的不满,因为这个小畜生玩弄了他女儿的感情。

        【四更送上!各位读者大大,盖蛋糕爆发活动仍然再搞!目前两层都没盖满,但小米已经爆发了很多章了。没别的,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支持越猛,小米爆发越猛!不过,小米知道有部分读者,连一朵鲜花都舍不得投,举手之劳就可以支持一下小米,请你们不要这么吝惜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