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86章 蛔虫钻胆
  • 正文 第186章 蛔虫钻胆

    作品:《少年医仙

        “追求官位是理所当然。www.lingdiankanshu.com但是,我们最在乎的还是健康。”

        吴文祥深有感触地说,“你不要觉得我这话做作,其实我也是有感而发啊。如今作为一个官员,工作强度大,而且工作时间没个准,像我作为一个市长,只要夏阳市内出了大事情,必然第一时间赶赴;除了工作之外,应酬也很多,可谓是酒精考验也不为过。这么一来,身体健康就显得尤其重要了,你想想看,如果好不容易熬到升官,但是这身体却不行了,岂非是空欢喜一场?”

        “这倒是。”秦朗点了点头,“所以,现在的官员就开始注重养生了?”

        “是啊。”吴文祥说道,“其实何止是现在,在古代也是一样。不过,现在的官员越发注重罢了,除了一年两次的常规体检之外,日常饮食起居,都是非常有讲究的。尤其是到了一定的位置之后,更加注重养生,别的不说,单单是这食物,都是用的特供,绝对是要吃绿色食品的。但光是饮食还不行,关键还得调养。想必你也知道,说到身体调养方面,中医绝对是很牛的。只不过,好的中医实在难寻了,尤其是称得上大师的中医。”

        “所以,刚才那位‘林大师’,就能那么拽?”

        “没办法啊,林无常老先生可是很‘红’的,安蓉市很多高干和大富,都是争相请他去调养身体,所以这人自然就有些排场了。”吴文祥说道。

        “排场大不要紧,就怕只有排场没有本事。”秦朗哼了一声,“对了,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多久啊?”

        “这个……这就说不准了。”吴文祥也是很郁闷,自己驱车数百公里来拍马屁,结果连马都买见着,直接就在这里坐了冷板凳,被一个“大师”给抢走了风头。

        “那你继续在这里坐着,我还是下去走走,吃点东西。有事的话,你就打电话给我。”秦朗可没有继续在这里赔吴文祥坐冷板凳的兴趣。

        吴文祥虽然很想秦朗留在这里,但是他知道秦朗同学是有些脾气的人,所以也不敢强行挽留,于是秦朗独自一人下楼去了。

        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又在医院里面坐了半个小时的“冷板凳”,秦朗这会儿还真是饿了,恰好医院门口斜对面的巷子口有一家小的粥面店亮着灯,于是秦朗赶忙走了过去。

        这一家粥面店铺子很小,但是生意还不错,比旁边那些烧烤摊的生意要好一些,毕竟一些病人喜欢吃清淡一点的东西。

        “老板,四两鸡蛋面,加四个煎蛋!”坐了这么久的冷板凳,秦朗这会儿很想吃一碗热腾腾地面条。

        “好咧!”老板娘听见秦朗一个人居然吃四个煎蛋,虽然有些惊讶,但心头却是挺欢喜的,这卖面条,全靠这两元一个的煎蛋赚钱。

        “老板,给我打包一碗青菜粥。”过了一阵,秦朗听见有人喊了一声。他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寻常、但却给人一种端庄华贵的中年女子正让老板给她打包一碗青菜粥带走。

        秦朗之所以留意她,是他从这个女人身上感觉到类似宋文茹一样的气质,但不同的是,这个女人身上没有宋文茹的那种盛气凌人。

        “叔叔,你的鸡蛋面。”这时候,一个九岁左右的小姑娘将一碗热腾腾地鸡蛋面端到了秦朗面前的桌子上,这个小姑娘似乎有些营养不良,面色有点蜡黄。

        “小姑娘,以后叫我哥哥。”秦朗心头真是郁闷啊,心说难道我真是老了么,在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眼中,居然变成了叔叔?

        处男级叔叔,真是悲哀啊。

        小姑娘甜甜一笑,转身去帮父母干活了。

        “哎哟~”

        小姑娘刚走了几步,忽地痛呼了一声,然后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随后变成了蜷缩在地上,显然是因为疼痛难忍了。

        “幺儿,你怎么了?”老板娘赶忙冲了过来。

        “妈……我肚子好疼……好疼……”小姑娘疼得嘴唇都在发抖。

        “赶紧送医院吧!”一旁吃饭的人开口说道。

        “是啊!送医院吧!”

        “……”

        “还是去药铺买点药吧。”老板犹豫了一下说道,“孩子没保险,送去了医院,指不定两个月都白干了,先买点药吃吃吧。”

        “你这家长,怎么回事啊,赶紧送孩子去医院,别耽搁了——这孩子疼得厉害,指不定是急性肠炎、阑尾炎之类的,赶紧送去吧!”那个中年女人劝说道,她似乎懂得一点医学知识,看见这小姑娘疼得厉害,她似乎比小姑娘家长还担心。

        “阑尾炎,那还得开刀啊……”老板叹息一声,语气充满了无奈和坚信。

        从这老板和老板娘一家子的着装来看,秦朗估计他们应该是穷地方出来的,或者这一个小铺子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了,老板并非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也许只是因为经济能力。

        “别耽搁了,这小姑娘的医药费,我来出了!”中年女人沉声说道。

        “这小姑娘不是阑尾炎,她是蛔虫钻胆——小姑娘,你是不是这地方疼?”秦朗指了指小姑娘的上腹部。

        小姑娘一边叫疼一边点头。

        “蛔虫钻胆?那更得送医院啊!必须进行输液治疗,好不好还得开刀才行!赶紧送到对面医院!”中年女人催促道。

        “不用开刀,只要蛔虫从胆道退出来就行了——嘘!”秦朗说道,他也没有多做解释,用虫笛吹出了一阵抑扬顿挫的“口哨声”。说起来也是奇怪,听了这口哨声之后,那小姑娘的疼痛感迅速渐弱,两三分钟过后,她站起来说道,“咦,不疼了!真的不疼了。叔叔,谢谢你。”

        “叫我哥哥行不?”秦朗苦笑了一笑,然后向老板娘问道,“你们这孩子多久没吃驱虫药了?小孩子半年、一年就要吃一次驱虫药。你看这孩子,脸色这么查,肚子里面不知道养了多少只蛔虫了。这蛔虫虽然已经从胆道退回到了肠道,不过也只是暂时缓解而已。等会儿去药铺买两片打虫药,花不了多少钱。以后让孩子少吃生东西了……”

        “谢谢!谢谢你!”老板娘见自家姑娘肚子不疼了,对秦朗自然是千恩万谢,然后又说,“可能是以前在老家她经常喝生水,这孩子真是操心……真是谢谢你。要不,今天你这碗面条,我就不收钱了。”

        “那可不行。”秦朗还是坚持给了钱,老板娘则立即去药店给孩子买驱虫药去了。

        其他吃饭的人见秦朗居然用“吹口哨”的办法给人治病,都觉得暗暗称奇,但有些人又觉得不可信,感觉秦朗这小子纯粹是死猫碰上了瞎耗子,从来没听说吹口哨就可以把蛔虫给“催眠”的。

        听见旁人带着怀疑的议论声,秦朗也不解释,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解释。这虫笛是毒宗的绝密之一,秦朗可不想弄得全世界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