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6章 扑朔迷离
  • 正文 第176章 扑朔迷离

    作品:《少年医仙

        安蓉市,某骨科医院病房中。www.lingdiankanshu.com

        一个面色苍白的黑衣青年躺在病床上,眼睛之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如果秦朗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这个黑衣青年就是在陆青山家附近袭击他们的人。

        片刻之后,一个干瘦老人走入了病房当中,黑衣青年连忙叫了一声“冯执事”。老头点了点头,“铁鹰,你辛苦了。”

        “冯执事,您放心,过几天我就找他们算账去!”黑衣青年心头的仇恨之火熊熊燃烧。

        “报仇的事情,暂缓。”冯执事语气平淡,却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冯执事,您老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失手——”

        “让你暂缓,你就暂缓!听不大懂人话么!”冯执事冷冷道,“给你饭吃,给你钱花,你就要听话!不听话,我就让刑堂的人教教你规矩!”

        “冯执事,您老息怒,我年轻不懂事,您老千万别介意啊。”黑衣青年见冯执事发怒,赶忙道歉。

        冯执事的脸色有所缓和,平静地说道:“铁鹰,这一次你虽然丢了一只手,但是我们很快就会找人给你弄一只铁手,那时候你就是真正的铁鹰了!”

        “多谢您老费心。”黑衣青年心里自然没有半点高兴,作为习武之人来说,哪怕是装上一只再好的假肢,也终究是假肢,对其以后的武学修为很不利。

        “铁鹰,我知道你心里面怨恨难平,但是作为我们卧龙堂的人,你应该知道什么叫‘铁令如山’,这是堂主的命令,所以你一定要听!”

        “您老放心,堂主之令我哪敢不听。我就是奇怪,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动那小子了?就因为他一个半残废的老头子当保镖么?那老头子虽然将功夫练到了‘内息’境界,但我们卧龙堂又何必怕他,难道他还能刀枪不入?”黑衣青年越说越来劲,“只要找几个训练过的枪手,收拾一个半残废老头子,还不是绰绰有余——”

        “自以为是!”冯执事冷哼了一声,打断了黑衣青年的话,“如果不是看你功夫还不错,老夫真是懒得管你死活!你以为你想到的事情,我们会想不到么?堂主会想不到么?看来不告诉你原因,你是不会死心的——那小子来历不简单!”

        “他……他有什么背景?”黑衣青年不解道,“在平川省,还有什么势力能够让我们卧龙堂忌惮的?”

        “井底之蛙,见不到真天!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冯执事的神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那个姓秦的小子精通毒药之术,配毒的本事比青鹤云高了百倍都不止!所以,你没有死在他手中,你应该庆幸!”

        “什么?那小子是用毒高手?”黑衣青年似乎不相信。

        “没错,现在青环帮的大小头目,都已经被他用毒药控制住了。”

        “但就算他用毒厉害,我们也不用这么忌惮吧?”

        “所以我说你是井底之蛙,一叶障目!”冯执事不满地哼了一声,“自古巴蜀一带,以用毒之术称冠、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你知道是哪一家么?”

        “难道是——不……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我亲自去查过那些中毒的人,我们卧龙堂无法给他们解毒!所以,只可能是那一家的传人!”

        “如果真的是那一家,我这手臂断得不冤……但真的是那一家的人?”

        “所以,这件事情,我会交给别人去查,你绝对不准轻举妄动!”

        ******

        叮铃!

        考试结束的铃响了起来,赵侃这会儿一边起身,一边站起身来猛地用铅笔涂机读卡,显然是想浑水摸鱼,乘着老师收卷这会儿大肆抄袭。

        “走了!”

        就在这时候,赵侃感觉到背后有人拍了他一下,他做贼心虚,握铅笔的手猛地一抖,然后狠狠地戳在了机读卡上,结果直接给戳破了!

        赵侃正要回头开骂,却见拍他的人是秦朗,只得郁闷地看着秦朗。

        “行了,走吧。这会儿又不是高考,这么卖力抄袭干嘛!”秦朗向赵侃说道。

        “成绩好,老爸会多给我钱花。”赵侃哼了一声,“要不然我这么卖力干嘛?不过现在好了,被你给戳破了,我自认倒霉。走吧,今天中午你请我到学校外面馆子吃饭!”

        “小意思!我把陆青山也叫上。”秦朗说道。

        “行。”等到陆青山过来之后,赵侃才向秦朗报怨,“我说秦朗,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一次你们去南平县,怎么也不把我叫上,我好歹也是公司的股东和管理人士吧,这么火爆的场面,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原来赵侃这小子已经知道了秦朗和韩三强等人在南平县搞的事情了。

        当然,这是赵侃从韩三强哪里获取的信息,这些事情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媒体根本不知道,也就是南平县的民间有些捕风捉影的传闻而已,这也正是秦朗想要的结果。

        否则的话,如果媒体知道,大肆渲染,吴文祥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你能打么?”秦朗问了一句很直接的话。

        “我能!”

        “你能挨打还差不多。”秦朗笑了笑,“这一次去南平县,可不是过家家。说起来,等高考结束之后,干脆你也去参加一下公司的特训吧,虽然不能保证让你变成高手,但起码可以让你体能、反应这些提高很多。”

        “我……还是算了吧。”赵侃亲眼目睹过公司特训的过程,他感觉那些过程根本不是他能够坚持下去的。

        “瞧你……这点意志都没有,哪能让你去参加危险性‘活动’。”

        “你也不要小看我,再怎么说,我至少比陆青山抗打一点吧?”赵侃说,“最起码,在学校里面,我肯定比他更有威慑性!”

        的确,赵侃如今在七中也有些威慑力,以前的一些校痞看到赵侃,都要对赵侃客客气气的,这让赵侃同学不禁有些沾沾自喜了。

        “放开你的手!我对你没兴趣!”

        三人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几个其他学校的男生围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脚下还有一小束玫瑰花,为首的一个男生试图去拉女生的手,但是却被女生甩开了。很显然,这是追女生被人拒绝了。

        “给脸不要脸!真是一个贱货!”为首的穿白色短袖衬衣的男生大概是觉得追女生失败,在自己兄弟们面前下不台,所以冲着女生就开骂,“老子玩过的女生多了,没见过贱货还装清高的——”

        “麻痹的!你才是贱货——”

        就在这时候,赵侃好像被刺激到了一样,如同发狂的野牛,向着那骂人的男生冲撞过去,将那男生扑倒在地,两人狠狠地扭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