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5章 临阵磨枪
  • 正文 第175章 临阵磨枪

    作品:《少年医仙

        陆青山抱着白猿守了一晚上,到了黎明的时候,白猿还是断气了。www.lingdiankanshu.com

        随后,陆青山将白猿的尸体埋在了门口的菜地中,秦朗陪着陆青山在白猿的坟墓前呆了很久,然后才收拾东西准备去夏阳市。

        侯奎云选择离开这里,显得有些突然,秦朗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位老爷子的离开,肯定不止是因为昨夜那个黑衣青年。

        但侯奎云既然不打算说,秦朗当然也就没有追问。

        南平县的事情,秦朗交给韩三强和蛮牛两人处理,青环帮的大小头目现在都忙着解毒,当然没工夫去对付韩三强和蛮牛等人。更何况,韩三强这次带了不少经过训练的“精英小弟”,面对青环帮的余孽,不太可能吃亏的。

        真正的威胁在于卧龙堂,而秦朗、陆青山都前往了夏阳市,卧龙堂的人自然不会留在南平县了。

        到了夏阳市之后,秦朗拿钱在七中附近的小区给陆青山和侯奎云租了一套全装修、带家具的电梯公寓,方便爷孙两个生活。另外,秦朗通过陈进勇,迅速办好了陆青山的转学手续,直接将他转入了七中里面,而且也转入了十一班。

        回到夏阳市之后,秦朗第一时间向陶若香报告,免得这位“陶姨”再度生气。

        不过陶若香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秦朗糊弄的,所以她提出了一个很合理的要求:中午放学,她要去看望这位残废的老人家和困难学生!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秦朗没办法拒绝,于是只好将陶若香带到了刚给侯奎云、陆青山爷孙租的屋子里面。

        “这个小区的环境还不错啊。”陶若香向秦朗说道。

        “当然,环境好,利于养病嘛。”秦朗说,“这是我花钱给他们租的。对了,老爷子的自尊心有点强,你可千万别说他是残废。”

        秦朗知道侯奎云老爷子脾气还挺大的,所以提醒陶若香别惹这位老爷子发火。

        “知道了!啰嗦!难道在你心头,我不是一个知书达理的老师么,用得着你这个当学生的来提醒我?”陶若香似乎有些不耐烦,“难道你这一次又是骗我?”

        “怎么可能呢。”秦朗说,“事实如此,等会儿你见了老爷子你就知道了。”

        “你最好别骗我,要不然我很的就不会原谅你了。”陶若香轻哼了一声,“把水果、礼物给我提上!”

        敲开门之后,秦朗向陆青山和侯奎云介绍了一下陶若香的身份。

        当然,秦朗提前就给陆青山说过这事,免得他们爷孙俩向陶若香透露一些不该透露的信息,那样可就成了弄巧成拙。

        进屋之后,陶若香看了看坐在沙发上面侯奎云,微微有些诧异,因为侯奎云这面色、这身板、这精神,完全看不出像是瘫痪多年的人,反而比普通的老年人精神抖擞。

        “难道这老头子是秦朗找来的演员?”陶若香心头嘀咕,她知道秦朗这小子鬼主意很多,而且对她也有“狼子野心”,指不定秦朗还真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陶老师,请问您有什么疑问?”侯奎云见陶若香一直盯着自己,忍不住问了一句。

        “噢,没什么,就是觉得老人家你身体看样子挺好的,挺健康啊。”陶若香问道。

        “我是习武之人,身体当然健康,以前只是手脚不灵便,但是经过小秦的帮忙,我的两只手都灵活自如了,就是这双腿,还是不听使唤。”侯奎云说道。

        “原来老人家你习武啊,难怪身体这么好。”陶若香又向陆青山说,“陆青山同学,听秦朗说你准备转来我们十一班了?那以后你也是我的学生,希望你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好大学。”

        “必须好好学习啊!考不上大学,我不打断这小子的腿!”侯奎云闷声了一声。

        “老人家,你也不要给孩子施加这么大的压力嘛,其实高三的学生也挺苦的。”

        “是啊,真的挺苦!”秦朗接了一句。

        陶若香白了秦朗一眼,接着说道:“千万别学秦朗这样,三天两头地逃课,这眼瞅着高考就邻近了,应该把握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好好地冲刺一番才行!另外,陆青山同学,你以后在学习或者生活中遇到困难的话,就跟老师说,老师会尽量帮你解决的。”

        “好,谢谢老师。”陆青山点头说道。

        “陆青山同学,我想问你一句,这会儿都要高考了,你怎么想到转入七中呢?”陶若香又问了一句。

        “噢,这个……是这样的,秦朗让我转进来的。”陆青山是一个不太会撒谎的人,尤其是面对美女老师,他实在没办法撒谎。

        “秦朗,你为什么要陆青山转学?”陶若香盯着秦朗问道,“你不知道高考前转学对他的考试不利么?”

        “我知道啊。”秦朗说,“只不过,陆青山的爷爷要来这里治病,他这个唯一的亲人,难道不应该在这里照顾?我也是为了不让他耽误学习,所以才让陆青山转学的。古人都说过,百姓孝为先,考试固然重要,但是有自己爷爷的健康重要吗?”

        在陶若香看来,秦朗这厮真是词锋厉害,可谓是口灿莲花,每次陶若香跟他辩解,必然是处于下风。

        “行了,真是说不过你!”陶若香对于秦朗真是无可奈何,只能祭出她的杀手锏,“说起来,秦朗你回来得正是时候,明天就开始月考了,希望你的成绩有所提高。”

        “什么!”秦朗和陆青山异口同声地发出惊讶。

        陆青山更是郁闷,刚好转学过来,第二天就碰上考试,这可真是赶着来“送死”了。要知道陆青山在南平中学的成绩就只能算中流,到了七中这种竞争激烈的地方,肯定会死得相当难堪的。

        “知道害怕了?害怕的话,就赶紧回学校去!”陶若香幸灾乐祸地说道,“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亮’,你赶紧跟我回去补习补习,兴许还能提高两分成绩。”

        陶若香这话一出,顿时感觉不妥,因为临阵磨枪这个词语好像说出来有些怪怪地。

        果不其然,秦朗这厮听了这话,顿时 用暧昧的目光看着陶若香。

        “赶紧跟我回学校去!”陶若香险些就要发作了。

        秦朗无奈,只好跟陶若香离开了。

        两人走了之后,侯奎云才向陆青上说:“刚才这丫头真是秦朗的老师?怎么感觉就像是小秦的女朋友呢?”

        “嘿……真是秦朗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夏阳市第一美女老师啊,真是名不虚传……”陆青山似乎都还念念不忘。

        “小子!你胡思乱想什么!既然是你们老师,你就要对她恭恭敬敬!我们江湖中人,尊师重道,弟子喜欢老师,那是大逆不道——”侯奎云训斥陆青山道。

        “拉倒吧,老爷子!你的观念落伍了!最美不过师生恋,没听过 么?”

        “行不行我揍你!”

        “老头子,你别忘了,你脚还不能动呢……我去上学了!”陆青山溜之大吉,一边走还一边说道,“我要是早遇到这么一个老师,指不定成绩早就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