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4章 家有一老
  • 正文 第174章 家有一老

    作品:《少年医仙

        “好,既然老老小小都到齐了,正好一并送你们上路!”

        黑衣青年也被侯奎云的话彻底激怒了,作为卧龙堂的金牌打手之一,他生平打杀人无数,凶性十足,这会儿显然是动了杀心。www.lingdiankanshu.com

        “不过是卧龙堂的狗爪子而已,居然也这么嚣张!”侯奎云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向秦朗说道,“小秦,你来背我,看我怎么给你报仇!”

        “好!”秦朗应了一声,拍了拍肩膀,“老太爷,我来扛你!”

        秦朗明白侯奎云的用意,侯奎云的修为已经到了内息境界,比这个黑衣青年高了两重,本来稳稳压住这个黑衣青年,但此时侯奎云的双腿无法行动,功夫就大打折扣了,所以他需要一个人来代替他的双腿。

        陆青山也是习武之人,但是陆青山的大圣桩以灵活、敏捷为主,不太适合给侯奎云当主“桩子”;而秦朗的伏龙桩坚固沉稳、灵便,而且桩功比陆青山更深厚,所以侯奎云才叫秦朗来背他,代替他的双脚。

        侯奎云双腿虽然不能动,但双手在陆青山背上一按,就落到了秦朗的背上,秦朗立即摆开架子,向黑衣青年逼近。

        “原来是一个老残废!那我就超度了你吧!”黑衣青年冷笑道,一步向前踏出,鹰爪狠狠地向秦朗击了过去。这黑衣青年也不是蠢货,所谓射人先射马,他觉得只要将秦朗击伤,这老头子不能行动,自然不足为惧。

        侯奎云冷哼了一声,双臂忽地伸长,当真如同老猿一样,向着黑衣青年的鹰爪拍了过去,只听见啪一声,一声鞭子抽爆空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侯奎云的手如同鞭子一样狠狠地抽在黑衣青年的鹰爪上。

        猴形鞭手!

        黑衣青年听见侯奎云的手掌抽破空气,顿时感觉不妙,果不其然,当这黑衣青年的鹰爪和侯奎云的手掌撞在一起的时候,黑衣青年立即感觉到他的爪子好像被“电击”一样,整条手臂在顷刻间都麻木了!

        “内息境界!”

        黑衣青年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个残废老头子竟然是内息境界的高手!内家高手,内外兼修,真气勃发伤人无形!

        功夫高一层,就是高得没边,何况这老头子的修为还高了黑衣青年两层!

        尽管这老头双腿废了,但黑衣青年也自知不敌,赶忙抽身猛退,以求自保。

        “想跑!没那么容易,给我留下一只手!”侯奎云大喝一声,手臂一伸展,来了一招老猿展臂,一下子就搭在了黑衣青年的手腕,然后侯奎云猛地发力,秦朗只听见“噗”一声裂帛的声音响起,然后一蓬血雨在秦朗面前散开,侯奎云竟然真的将黑衣青年的手臂给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内息高手,果然不同凡响!

        黑衣青年惨叫一声,负伤消失在黑夜之中,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有留下。

        这当然是必然的,电视中很多习武者被人击败之后,总会说一些诸如“我一定会报仇”、“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来日必让你加倍奉还”的狠话,但真正的习武者交手,一旦战败,哪还有功夫唧唧歪歪,这不是给人赶尽杀绝的机会么。

        所以这黑衣青年被侯奎云击伤之后,立即疯狂逃命!

        秦朗背着侯奎云当然也没办法追上去,所以只能任凭这黑衣青年逃走,侯奎云冷哼一声:“便宜这小子了!——青山,把这小子的手臂拿去炖了给老白吃!妈的,居然敢伤老白!”

        秦朗心头凛然,暗想这个侯奎云不愧是江湖中人,真是老而弥坚,看来当年年青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个煞神。

        “爷爷……老白,怕是不行了!”陆青山的语气竟然有些哽咽。

        这白猿从小就跟陆青山长大,俨然如同家人一样,此时自然很难过。

        “怎么回事!”秦朗惊讶道,他知道这白猿虽然受伤,但应该不至于要了它的命啊。于是,秦朗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果然如他所料,白猿受伤不是很严重,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它的寿命已经到头了,它是在太苍老了,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刚才那个黑衣青年的一击,只是促使它的生命早一点结束。

        “陆青山,把老白先带回去吧。”秦朗向陆青山说。

        陆青山点了点头,将白猿背在了背上,然后回到了家中。

        白猿受伤,命不久也,侯奎云的心情当然很不爽,向秦朗和陆青山说道:“刚才那家伙是卧龙堂的?怎么找上你们了?”

        秦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然后向侯奎云说道:“老爷子,对不起,我没想到老白竟然会……真是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出手——”

        侯奎云摆了摆手:“富贵在天,生死有命。我知道,老白已经很老了,就算是今天晚上不受伤,它也没多长日子了。这些天,它已经不怎么吃东西了,应该是知道它的寿命到头了……唉。”

        侯奎云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白猿,一脸的感慨之色。

        因为这一头老猿,跟随侯奎云数十年,感情之深厚,可想而知了。

        “秦朗,你医术不是很高么,赶紧救救老白啊……”陆青山此时已是泪眼模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青山,别说了,小秦如果有办法的话,他早就动手了。”侯奎云再叹一声,“卧龙堂……叶家,嘿,想不到他们真是一点不念旧情啊!”

        “爷爷,你说什么不念旧情?”陆青山一头雾水地问。

        “算了,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侯奎云似乎对卧龙堂和叶家比较了解,但是却并不想详谈,“小秦,你和青山都要小心一点,卧龙堂做事一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何况,这一次他们还吃了亏,所以肯定不会罢手的。”

        秦朗和陆青山都点了点头。

        这时候,侯奎云想了想说道:“卧龙堂的人既然找到了这里,我看这里也不宜久留。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夏阳市。”

        “老爷子,你要跟我们去夏阳市?”秦朗讶道。

        “怎么,瞧不起我这老头子的本事?只要我这双腿能动了,就算是卧龙堂的人来找麻烦,我也能护住你们!”

        “这个我相信,俗话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秦朗说道。

        “老白才是咱们家的一宝。”陆青山叹道,用手轻轻地梳理着白猿的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