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8章 天大误会
  • 正文 第148章 天大误会

    作品:《少年医仙

        “你真会说话,可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坏女人。www.lingdiankanshu.com”韩萱的语气有些悲哀,“这一次我请香香吃饭,实际上就是想要显摆,让我觉得自己比她强。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同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比我有名气,比我有魅力,我心里一直都想超过她,可是在学校我始终无法超过她。毕业之后,我以为自己过得比她好了,想不到输的还是我,而且我输得很惨。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变成了这样势利的一个女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昨天晚上,我甚至想过勾引你来报复香香。”

        “这个……我无法评判你的好坏,只是告诉你,陶老师还将你看做是朋友,希望你也当她是真正的朋友。”秦朗低声说道。

        韩萱点了点头:“谢谢你提醒,昨天晚上我也想通了,为了攀比我把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甚至用终身大事开玩笑,简直太愚蠢了!幸好,我还有机会改变自己,谢谢你们帮我把公文包找回来了。要不然的话,这一次我真是一无所有了。”

        “你不是还有个有钱男朋友么。”

        “宋伟?他已经有老婆了,我知道他根本不会离婚,我只是利用他,想要从他身上榨点钱出来罢了。不过,现在不同了,我会跟他分手的。秦朗,谢谢你们。”

        “别客气了,想通就好了。”秦朗微微一笑。

        “是啊,我是想通了——不过,你这是干嘛?”韩萱将话题转移到了秦朗的身上,因为秦朗抱着薄被去洗手间,这动作实在太诡异了。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秦朗实在想不到什么理由。

        “你……你是不是做春.梦了?”韩萱忽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因为她看到那薄被上面的那一片湿痕了,这显然不是秦朗尿床了。

        “这个……这个……”

        “我知道,你还是一个小处.男。”韩萱呵呵一笑,看秦朗受窘地样子,还真是不错,“喂,你怎么会‘画地图’的,莫不是梦见姐姐我了?”

        “哪有呢,没有的事。”秦朗越发尴尬起来。

        “是啊,肯定不是我。”韩萱幽幽叹道,“肯定是香香了。不过,香香的确是一个好姑娘,能够配上她的人不多,不过你还是有可能的。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比宋伟那种垃圾强了百倍。”

        “嘿,谢谢你的夸奖。不过,陶老师只当我是学生,我虽然有这色心,但是却没有半点机会啊。”秦朗颓然地说。

        “机会是要靠你自己创造的。”韩萱说道,“而且,我看得出来,香香对你也没什么恶感。所以,你一定要把握机会啊——对了,这洗杯子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万一你洗不干净,岂不是还会在上面留下一个痕迹?”

        秦朗想想也是,洗衣服这种事情他的确不在行,于是就将薄被递给韩萱。

        “你们两个——干什么啊?”就在这时候,陶若香的声音响了起来。

        陶若香穿着花格子睡衣出现在房间门口,然后用惊疑地目光盯着秦朗和韩萱,随后她的目光逐渐从惊疑变成了怀疑,然后从怀疑变成了愤怒!

        因为秦朗和韩萱两人这个样子实在太暧昧了。

        在陶若香看起来,韩萱本来穿得就暴露,这会儿用手拉着薄被,而秦朗也拉着薄被,另那薄被上面还有一团可疑的湿痕,那东西立即让陶若香想起了书上所说的男性的生殖器官分泌物,也就是**。

        于是,陶若香的脑子当中立即联想到她偷偷看过的一些黄.片的限制级画面,里面就有女的给男人那打.飞机的场面,而韩萱和秦朗现在这样子,就比较像是这种状况!

        陶若香很快得出了结论:肯定是韩萱勾引秦朗这家伙,而秦朗这小子定力也低,竟然经受不住韩萱的勾引,然后两人就到阳台这里,然后韩萱就给秦朗干了“手活儿”,刚好被她逮了一个正着,一定是这样的!而且,经过两人的拉扯,原本挡住秦朗下身的薄被也露了出来,还可以看到秦朗正处于**的状态,这更加肯定了陶若香的猜测。

        “无耻!”

        片刻的沉默之后,陶若香的口中重重地喷出了两个字眼。

        尽管相隔差不多两米,但是秦朗还是感觉到陶若香的唾沫星子似乎都飘到了自己的脸上,可想而知陶若香此时的愤怒!

        “陶老师,你误会了!”秦朗赶忙说道。

        “是啊,你误会了!”韩萱也说道,她本以为陶若香这会儿还在熟睡,却没想到陶若香竟然会这么早起床了。

        “我没有误会!你们别当我是傻瓜!你们两个贱人,不就是打.飞机么,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么!老娘上大学那会儿也偷偷看过黄.片,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滚!你们都给我滚,看着你们都让我恶心!”

        “陶老师,你真的误会了——”

        “滚——听见没有!”

        “陶老师,对不起了!”秦朗忽地上前,捂住了陶若香的嘴,陶若香立即气得去咬秦朗的手掌,但就在这时候,她感觉到一股香气扑入了自己的鼻子当中,顿时一阵眩晕,然后她的身体竟然软在了秦朗的怀中,眼睁睁地看着秦朗将她放在了沙发上坐着,因为闻了那香气之后,她立即感觉到全身软绵绵的,跟棉花糖似的。

        原来秦朗用了软筋散,让陶若香短时间之内全身乏力。

        因为在秦朗看来,只有这样陶若香才会听自己解释。否则的话,误会就会加深,甚至因为这个误会,他和陶若香之间将会越走越远了。

        “你……你这个贱人!卑鄙……”

        陶若香骂秦朗的时候都已经有气无力了。

        “陶老师,不是你想的这样。”秦朗解释说,“事情的真相是昨天晚上我梦遗了,然后打算去洗手间洗被子,免得被你们看到笑话,但是没想到韩姐在这里抽烟,然后我们就聊了两句。随后,韩姐说帮我洗薄被,结果这会儿你就出现了。”

        “是的,香香,你真的误会了。”韩萱也连连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