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4章 算计猴子(三更)
  • 正文 第144章 算计猴子(三更)

    作品:《少年医仙

        交.配和繁衍后代,是物种的本能,就算是万物之长的人类都无法控制这种本能,何况是一只饥渴难耐的猴子呢。www.lingdiankanshu.com

        经过陆青山的提醒,秦朗大致摸清了这只猴子的底细:公猴一只,由于长年呆在主人身边而倍感饥渴,所以这只猴子肯定需要发泄。

        而秦朗的人海战术也很快凑效了,尽管在街上用手机播放猴子叫声并不明显,很难引起行人的注意,但偏偏却能够引起猴子的注意。这并非因为猴子的听觉比人强多少,而是因为关注点不同,比如一个崇尚自然的人,他甚至能够在嘈杂的都市中听到虫鸣的声音,这是因为他关注的不是那些噪音,而是自然的声音。

        秦朗下楼之后不久,大概是二十分钟时间,韩三强打来电话,说是他的人在城北的一条街道上的梧桐树中发现了一只黑猴子。

        “上钩了!”

        秦朗哈哈一笑,向陶若香说道,“陶老师,去城北的先锋路,那猴子已经出现了。”

        “真的?”陶若香和韩萱都不敢相信,秦朗这个龌龊的伎俩居然成功了。

        “去了就知道。”秦朗说道,“抓紧时间吧,要不然那猴子跑了就麻烦了。”

        陶若香一听,赶忙发动车子,快速冲上了街道。

        陶若香的驾车技术相当不错,十分钟时间不到,就已经赶到了先锋路。

        随后,一辆面包车靠了过来,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到秦朗车前,跟他描述情况,说是一只猴子就藏在先锋路两边的梧桐树的茂盛枝叶之中,这猴子十分狡猾,而且动静很小,街上的行人都还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如果不是秦朗特别交代让这些人注意猴子的藏身之处,恐怕他们都很难发现树枝当中竟然有一只猴子。

        “好,交给我了,你们先到四周待命。”秦朗向这人吩咐道。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关了手机的音频,而秦朗却将那一个音频文件给打开了,因为都是同一个音频文件,所以秦朗相信那个猴子肯定不知道已经换了一个“猴子”。

        果不其然,听见这叫声之后,秦朗就看到前面的梧桐树顶端枝叶无风而动,可见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在穿梭。

        “韩姐,该你表演了。”秦朗向韩萱说道。

        “表演什么啊?”韩萱疑惑道。

        “刚才不是买了一个毛茸茸猴子玩具么?就用这个猴子玩具勾引那只骚猴子!这个你应该比较擅长吧。”秦朗这话暗含深意,陶若香狠狠瞪了秦朗一眼,不过这厮却视而不见。

        韩萱也感觉秦朗这话怪怪的,不过她却没有功夫多想,将那一个猴子的玩偶拿了出来,然后打开了窗户,将这猴子的一只脚伸出了窗外,然后轻轻地晃动着。

        “喂——你干嘛啊?”秦朗向韩萱问道。

        “你不是要我勾引那只骚猴子么?”韩萱反问。

        “用一只腿勾引它?”秦朗真是哭笑不得。

        “你懂什么。”韩萱解释说,“要得美露大腿。女性的腿,本来就是很有杀伤力的武器,只是很多人不善于利用而已。我想,猴子跟人差不多,应该也是这样吧。”

        “希望你是对的。”秦朗的生物知识虽然扎实,但还真是不知道母猴子究竟怎么展示属于它们的“性.感”,只希望韩萱是对的,这只骚猴子也有恋足癖。

        而且,在秦朗看来,露一只腿出去也是对的,免得那只猴子看出这只母猴子是假的,尽管这里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但是万一那猴子的视力很强,是火眼金睛就麻烦了。

        很快,树顶的枝叶晃动得更厉害了,看来这只猴子果然被引/诱到了,而且还有些按捺不住了。

        “快点,韩姐,把这骚猴子勾.引下来!”秦朗催促道。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让韩萱勾引这只猴子似的,这会儿韩萱也听了出来,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她不好意思跟秦朗计较,只当成是没听见,然后将猴子玩具的小半边脸露了出来,好似“犹抱琵琶半遮面”。

        可能是因为这仿真猴子的确很像,而且这仿真母猴子还的确很“性.感”的缘故,再加上秦朗手机中爆发的那“火辣辣”的猴子叫声,这些元素加在一起,足以刺激得那只骚猴子抓狂了。

        果不其然,那只骚猴子终于按捺不住,从梧桐树的枝叶中蹿了出来,然后从树枝上一跃,向着车窗方向扑了过来,似乎准备将这一只母猴子从窗户中拽出去,然后好好地翻云覆雨一番,但是就在这只骚猴子拽住母猴子大腿的瞬间,它却听见了一声裂帛的声音,然后还有车窗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尖叫声是韩萱发出来的,她没想到这骚猴子竟然直接杀上了门来,直接对她手中的母猴子玩具进行抢夺,可真是将她给吓坏了,毕竟这猴子的利爪在灯光下显得非常锋利,一爪子就将猴子玩具的腿都给撕裂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骚猴子也感觉到它自己可能受骗了,因为这母猴子根本是假的!曾经作为猴王的它,彻底被激怒了,狠狠地拍打着车窗,龇牙咧嘴,还将爪子伸进去抓韩萱,吓得韩萱当真是花容失色。

        “孽畜!”

        就在这时候,秦朗一声低喝,一掌劈在了这猴子的爪子上,秦朗的掌刀何等厉害,只听见喀嚓一声,这猴子的前爪大概是骨折了,它发出一声怪叫,然后纵身一跃,带伤跳入了树枝之中,仓皇逃走,一点红光紧随其后。

        “它跑了!它跑了!”

        韩萱颓然地说,“完了,没抓住这猴子!这下真的完了——秦朗,你刚才怎么不直接抓住它,打伤它有什么用啊……”

        “呱噪!”秦朗冷哼一声,“你动动脑子行不行,抓住它干嘛,难道你还要对它严刑逼供么,那你知道怎么跟猴子交流?”

        被秦朗这么一吼,韩萱顿时愣住了,有些委屈地说:“你说得有道理,但是这猴子都跑掉了,我们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了么?”

        “这是我故意让它走的。”秦朗平静地说道。

        “为啥?”陶若香忍不住问了一句,因为她实在很好奇秦朗为什么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