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6章 查水表
  • 正文 第136章 查水表

    作品:《少年医仙

        过了一阵,秦朗开始用指头撮针,又过了将近二十分钟,秦朗才起针,然后向侯奎云说道:“老爷子,您试试看。www.lingdiankanshu.com”

        侯奎云早就已经跃跃欲试了,赶忙试着往手臂上运劲,看着整条手臂抬起来,再慢慢地捏紧拳头,侯奎云忽地大笑起来:“好了!这条手臂回来了!老子不会当一辈子残废了!”

        瘫痪多年憋在心头的一口气, 终于被侯奎云给吐了出来。

        “小秦!您真是神医!神医!”侯奎云用刚刚康复的手向秦朗竖起了大拇指。

        陆青山也连连赞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无法相信秦朗竟然可以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治好了爷爷的一条手臂。

        “得了,老爷子,您也别夸我。要说这功劳吧,我的医术占一半;还有一半功劳,是你自己。你的身体本来没什么大问题,机能还能强,要不然的话,我医术再高也是白搭。”秦朗这话不是谦虚,如果老爷子真的已经是油尽灯枯,秦朗的确没有半点办法。五毒针可以刺激一个人的潜能和机能,但一个人身体已经彻底衰败的话,再刺激又有什么用呢?

        “小秦!赶紧帮我把腿也给治好!那我今天就可以下地走走了!”侯奎云已经显得是迫不及待了。

        “老爷子,您别急。”秦朗解释说,“这饭要一口一口吃,今天我先给您治好这一条手臂。一周过后,我再来给您治两条腿。您老也知道,我这针是毒针,尽管看似治好了你的手臂,不过也在您的手上留下了余毒,所以您需要一周时间排毒、同时调理身体。”

        经过秦朗这么一解释,陆青山和侯奎云也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侯奎云叹了一声:“既然小秦医生都这么说了,我这老头子就再等等吧,反正都等了几年了,也不差这几天。”

        “这就对了。”秦朗呵呵一笑,向陆青山说,“借你的纸笔用一用,我写给药方给老爷子调养调养。排毒的事情简单,就是老爷子腰上的旧伤有点麻烦,就是因为这旧伤未愈,才造成老爷子您全身瘫痪的,对吧?”

        “你知道我的伤在腰部?”侯奎云惊讶道。

        “刚才扎针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体内有几道经脉不通。看来当年你跟人过招,伤得不轻啊。”秦朗轻叹了一句。

        “当年的事……不提也罢。”侯奎云似乎不愿意提这事,“不管怎么说,我应该好好感谢感谢你。小秦,等我这身板好了,再好好谢你!”

        “老爷子您言重了。”秦朗告辞说,“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夏阳市,今天就先告辞了。”

        “那怎么行!好歹也在这里吃顿饭!”侯奎云诚恳挽留,不过秦朗知道自己耽搁的时间已经很长了,确实应该回学校去了。否则的话,真不知道如何向陶若香交差。

        见秦朗执意要走,侯奎云也就不再挽留了,叮嘱陆青山去送秦朗。陆青山反正要去药材铺买药,自然就跟秦朗一起出去了。

        到院子中的时候,那一头老白猿正在院子里面啃一条一尺来长的大鱼,不用说也是从河里面抓起来的,陆青山对此见怪不怪了,向这白猿说道:“老白,照看好爷爷!”

        白猿居然点了点头,显然是能够听懂陆青山的话。

        “你这白猿很通灵啊。”秦朗看着白猿说道。

        “是啊。不过,这白猿不是我的,是爷爷的。老白跟着爷爷,已经有差不多二十年了,不过老白的年纪应该不止二十岁了。”陆青山说起白猿的年龄,不禁有些神情黯然,因为他知道这白猿的寿命应该不长了。

        当秦朗和陆青山回到车站的时候,那个“温泉哥”居然还在跟车站管理室的工作人员争吵,真家伙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前往夏阳市的班车已经停在了站台,秦朗催促陆青山离开,赶紧去给他爷爷抓药。陆青山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什么话一直憋在心底,这会儿终于说了出来:“秦朗,大恩不言谢!我也算是江湖人,只要你治好我爷爷,以后我就给你卖命!”

        陆青山之所以犹豫,并非因为他不愿意为秦朗做事,而是担心替秦朗做事,会违背自己的做人准则,毕竟他对秦朗不太了解,不知道秦朗究竟在做什么“江湖买卖”,只是隐约感觉秦朗这人不简单。

        秦朗似乎看出了陆青山的想法,呵呵笑道:“放心好了,我结识你的确是想你帮我。不够,我是当你做朋友或者以后还能做兄弟,而不是想要你做我的侩子手!”

        陆青山一听,脸上的犹豫一扫而空,欢喜道:“那我真的放心了!”

        “先照顾好你爷爷,其它事情,以后再说。”秦朗拍了拍陆青山的肩膀说道。

        随后,秦朗登上了返回夏阳市的班车。

        折腾到下午放学的时候,秦朗总算是返回了学校。

        当秦朗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起了,成群的学生从学校里面蜂拥而出,就像是开闸放水一样,而且此时从学校门口出来的人明显比平时多,秦朗看了看手机,才发现今天已经是周六了,因为明天放假,所以很多住宿生也离开学校回家了。

        秦朗从人群中逆流而上,回到了学校当中,然后摸出手机拨通了陶若香的电话:“陶姨,我回来了。”

        “你知道死回来了?”陶若香似乎还在生气,“亏我还天天给你补课呢,结果我辛辛苦苦帮你补课,还不及你逃的课多呢……”

        秦朗没有答话,等待陶若香发泄完毕。果然,陶若香训了秦朗一阵之后,语气转弱了:“你的情绪调整好了?”

        “好了。”秦朗笑了一声。

        “你倒是会选时间,知道明天星期天,你的情绪就好了。”陶若香哼了一声,“行了,既然是周末了,赶紧回家去吧,再调整一天。下周开始,好好努力吧!”

        “好的,那陶姨你不生气了?”

        “我是老师,怎么会跟学生一般见识。”陶若香好生没气地说,“不说了,你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吧。”

        随后,陶若香挂了电话。

        对于秦朗这家伙的无端旷课,陶若香的确是有些生气,这段时间她每天晚上坚持给秦朗补课,本以为这小子真的就发愤图强、努力学习了,想不到没坚持几天,这小子就是本性毕露了。

        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陶若香开始衣橱挑选衣服了,准备换一身漂亮的衣服,晚上跟同学赴约,但这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啊?”陶若香向门外问道。

        “查水表——”一个陌生地声音在门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