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9章 尔登彼岸(二更)
  • 正文 第119章 尔登彼岸(二更)

    作品:《少年医仙

        “不可能!‘鬼索命’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安阳有些歇斯底里地吼道,因为秦朗的这一句话,彻底将他打倒了谷底。www.lingdiankanshu.com安阳本以为通过毒杀洛滨,他已经赢了秦朗一局,这让他心头还有些暗爽,哪知道这一次跟秦朗相斗,他不仅仅是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

        安阳通过狠辣手段勉强统一了夏阳市的城北、城西地下势力,也算是耗尽心思。但秦朗只是通过通过收拾张响亮,轻易地就动摇了安阳辛苦建立起来的势力,而且这一次行动,秦朗还占尽了便宜。这一局安阳输了。

        通过江雪晴设局对付秦朗,却又被秦朗反过来算计了。所以这一局,安阳还是输了。

        最让安阳恼火的是,居然秦朗的女人,那个叫洛滨的女生屁事没有,难怪这小子一点悲伤情绪都看不到,他居然有本事解掉“鬼索命”之毒,而且还是在那女人应该毒发之后。

        输!输!输!

        怎么都是输!

        安阳感到自己真是彻底惨败给了秦朗。

        不过,安阳觉得自己还没有彻底输掉,他瞅了瞅因为害怕而躲在酒吧后面的青俊,走到了青俊的旁边,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了青俊,向秦朗阴笑道:“秦朗,你知道青环帮吧,这小子就是青环帮老大的儿子!独生儿子!嘿……”

        “阳哥,你干嘛?”安阳的笑声让青俊觉得毛骨悚然。

        “让你也中毒!”安阳冷哼了一声,将他已经中毒的那只手往青俊的脸上狠狠地砸了过去,安阳在青俊脸上留下的伤口很快被毒血侵袭,他的整个脑袋都肿得跟猪头似的。

        “阳哥……你……”青俊这厮从小就没有下过苦功学功夫,不仅没有学到其父的功夫,连用毒的本事也不行,就会弄一些春/药、迷、药之类的下三滥手段。这会儿被安阳忽然攻击,他一时间竟然慌了起来。

        “青俊,别怪我!怪就怪你蠢!”

        安阳冷酷无情地说了一声,然后盯着秦朗,“我是不会认输的!很快,这个小子就会死了,他是中毒而死的,青鹤云肯定会将这一笔账算在你的头上!嘿,那时候青鹤云肯定会给他的亲儿子报仇的!青环帮,可没那么容易对付!嘿嘿……”

        “安阳,你疯了吗!”青俊怒吼道,“我先让我父亲弄死你!”

        青俊立即就想用手机给他老子打电话,但安阳一声冷笑,一拳就将安阳给打昏了。

        不过这时候,安阳也感觉到伤口的毒气已经压制不住了,正在向他整个身体蔓延,他向秦朗吼道:“现在,你来杀死我吧!”

        “我干嘛要杀死你。”秦朗冷笑道,“好好享受一下毒发身亡的过程吧!那滋味,可不好受!”

        秦朗没有当场击杀安阳,他只是拿走了安阳的手枪,因为即便不杀安阳,这家伙也必然会毒发身亡的,而且毒发的过程痛苦不堪,想必那时候他会好好忏悔一下曾经干过的坏事情。

        至于青俊,这家伙原本也是一个祸害,曾经用药物糟蹋了不少的女学生,也是死有余辜,秦朗当然不会去救他的。

        “彼岸酒吧……彼岸,这个名字取得不错啊。”

        从酒吧的小门出来,秦朗看了看这个酒吧的招牌,心头不禁暗想,这两个坏蛋下了地狱之后,怕是没有机会登上彼岸了吧。

        秦朗出来之后,韩三强走了过来,向秦朗低声说道:“安阳的那些手下,怎么处理?”

        “不用处理。给他们一条生路,别忘了我们现在干的都是守法的买卖了。”秦朗提醒韩三强说,“另外,干掉安阳,我是处于自卫;至于青俊,那小子是安阳干掉的。所以,即便是警方真的发现了他们的尸体,也跟我们没多大关系。”

        “秦哥,我不担心警方,青环帮的人肯定会来收尸——我担心的是青鹤云,这些天我让人查过青环帮的底细,这帮人真的不好对付!”韩三强提醒秦朗说。

        “好了,青环帮的事情,我自己会去处理。”秦朗说,“明天我就去‘拜山’。不过,现在别来打扰我了。”

        韩三强看了看一旁的江雪晴,他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确有些多余,心头暗叹一声“秦哥真是好命”之后就闪到了一边,开始收拾残局。

        而秦朗却和江雪晴上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江雪晴却还没反应,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秦朗只得问道:“江雪晴,你家在哪里?”

        “哦……红星机械厂家属院。”

        红星机械厂家属院位于夏阳市城西郊区,家属院的房子都很老旧,因为这个机械厂现在也已经濒临倒闭了。

        出租车停在了家属院门口,借助街边昏暗的灯光,秦朗看到家属院的铁门紧闭。

        守门的门卫室窗户上贴着一张毛笔写的告示:“晚上十一点之后,开门一次两元!恕不赊欠!”

        毫无疑问,现在早就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喂!开门!”秦朗拍了拍铁门,但是却没有回应,看来这门卫室中没人。

        “算了,别喊了,里面肯定没人。”江雪晴低声说,“因为家属院的人都很抠门,门卫很少在晚上收到钱,估计这会儿也溜回去睡觉了。唉,要是不回家的话,我爸妈肯定会担心,而且恐怕,还会胡思乱想……”

        “没事,我送你回去。”秦朗微笑着说。

        “门都关了呢,怎么回去?”

        “当然是爬墙了。”铁门上短有铁钉,秦朗总不能冒着当太监的危险从这里翻越,他指着距离铁门不远的地方,“就从那里翻墙吧。”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一小段围墙上的玻璃渣已经被清理掉的,而且连围墙砖头都被爬得反光了,围墙的墙根下还有两块垫脚石,显然有不少人从这里翻越。

        很难想象,这年头还有为了两块钱而翻围墙的。

        “我恐怕翻不上去呢。”江雪晴看着这围墙,对于从来没有爬过墙头的她来说,这两米多高的围墙还是有些难度的。

        “没关系,我送你上去。”秦朗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江雪晴踩上去。

        “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呃,还真是不好。”秦朗这才留意到江雪晴穿的是裙子,这可能是因为她要训练舞蹈的缘故,只是一旦让她踩着秦朗的肩膀爬墙,这不是意味着秦朗这小子可以大饱眼福了?于是,秦朗连忙解释,“你放心,我不会偷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