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2章 鬼索命
  • 正文 第102章 鬼索命

    作品:《少年医仙

        鬼索命,不是真的有猛鬼索命,而是一些制毒高手配制的毒药。www.lingdiankanshu.com

        因为这种毒药无色无味且不容易察觉,只是毒发的时候会在中毒者的四肢和脖子上留下一圈淡淡的乌黑纹理,如同被拘魂使者用绳索“勒”过一样,所以古代的用毒行家都称之为“鬼索命”。

        砒霜、鹤顶红、断肠草等剧毒,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都耳熟能详,但是对于更多神秘的剧毒,很多人却并不知道,惟独一些厉害的中医和制毒高手才知道。这些毒药可以轻松地让一个身居高位、家财万贯的人暴毙,甚至让古代的最高统治者——皇帝都为之害怕。

        因为很多毒药是无法察觉出来,所以古代的帝王除了会让太医检查每天的膳食之外,还要让专门的太监去品尝这些饭菜,这就是因为有些毒药太医根本检查不出来。

        而“鬼索命”就是一些制毒高手配制出来的毒药。这种毒药是一种无色无味的粉末,且容易挥发,很难留下线索。

        如果秦朗不是对各种毒药成分了如指掌且感应敏锐的话,他也很难通过这一张卡片上的残留物质推测出洛滨可能中毒了,而且还是剧毒——鬼索命。

        现代人按照毒性大小将毒药分成1~7七个等级,这其实是延续了以前古代中医对毒药的分级,古代中医将毒药分为:微毒、轻毒、有毒、很毒、极毒、剧毒,一共七个等级。

        但凡能够称得上剧毒的,不仅仅是毒性很强,而且基本上没有解药,因为剧毒本来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既然要杀人,当然就不会给对手留下解毒的机会。但任何事情没有绝对,老毒物和秦朗,就可以破解很多号称无药可解的剧毒——

        以为他们都是真正的用毒行家!

        大行家!

        只是这个时候,秦朗更关心的是洛滨的身体情况。

        鬼索命这种毒药,那是用毒高手才能配制的东西,而且一旦毒气攻心,在脖子上出现最后一道乌黑的纹理,那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下毒容易解毒难。

        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马大哥,立即带我去见洛滨!求你了!”秦朗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甚至他整个人都有些失控了。

        “秦兄弟,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你干嘛!”

        马真勇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秦朗竟然用枪指着刘飞,而刘飞腰间的枪套被打开,显然是秦朗在电光火石间夺走了刘飞的配枪。

        “秦兄弟……你知道你在干嘛么?”刘飞有些愤怒地看着秦朗,一方面他是责怪秦朗不知好歹,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秦朗夺枪太快,竟然让他不知所措。

        “马大哥,带我去见洛滨!她真的中毒了!晚了就来不及!一切后果,我来承担!”秦朗满脸的恳求之色。

        马真勇一咬牙,发动了汽车,然后一边开车一边向秦朗说:“你不要激动,我带你去见首长,因为我不知道洛滨在哪个医院。”

        “好!请你快点!”秦朗向马真勇说道。

        “你也放松点。”马真勇向秦朗说道。

        “对不起。”秦朗向刘飞道歉说,“刘大哥,今天只能委屈你了。”

        “算了,只希望你过得了首长这一关。”刘飞摇了摇头。

        在秦朗的连番催促之下,马真勇一路驱车狂飙,军车很快驶出夏阳市城区,然后驶向了八四三军的驻地。

        因为秦朗手中拿着枪的缘故,车子刚驶入驻地,就被警卫队给拦截下来了。

        “秦兄弟,我告诉过你,这样不行的!”马真勇叹息了一声。

        “马大哥,救人如救火!你以为我真的发神经了么?帮我联系你们首长!”秦朗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别开枪!”马真勇对警卫队的人大声说道,免得有人不小心走火,毕竟这些人可都是荷枪实弹,绝对不是搞演习。

        “陈队长,请你帮个忙,我要和首长通话。”马真勇向警卫队的队长说道。

        “马真勇,你小子搞什么名堂!部队规矩你不知道么!”警卫队长冲着马真勇喝道。

        “事关首长女儿的性命!”马真勇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什么!关乎大小姐性命!”警卫队长一听,也被马真勇这话唬住了,只好用对讲机联系上了他们的首长,简要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将对讲机抛给了马真勇。

        “你说吧——”马真勇将对讲机递给了秦朗,他可没底气跟首长对话。

        “我是洛海川!请说——”对讲机中,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

        “我是秦朗,洛滨的同学。洛滨她不是生病了,她是中毒了!”秦朗说道。

        “她中毒了?你确信么?我昨天晚上还见过她,医生说她只是身体免疫力下降、体质减弱……”

        “她中毒了!”秦朗打断了对方的话,大声说道,“你马上询问一下,她的四肢,手腕、足腕处,是不是有一道浅浅的乌黑纹理!如果不是,我立即自杀!”

        秦朗也是又气又急,实在迫于无奈了。

        “你等等——”

        对讲机中沉默了差不多两分钟后,声音再次响起,“你是对的!而且她的脖子上,也有一道黑色纹理……”

        “完了!”秦朗如遭雷轰,脑袋一阵空白,手枪啪一声掉在了车里面。

        “喂——说话!说话——马真勇,带他过来!”对讲机中那个声音也紧张起来。

        马真勇狠狠一踩油门,向着驻地里面冲去。

        片刻之后,车子嘎咿一声,停在了部队指挥大楼面前,车轮因为剧烈摩擦,在水泥地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印记。

        秦朗下车的时候,一个威严大校军官已经站在了车前,马真勇和刘飞赶忙下车敬礼,叫了一声“首长好”。

        “你是秦朗?”军官简洁有力地介绍自己,“我是洛海川,洛滨的父亲。”

        “叔叔您好。”此时秦朗心头忧心如焚,“叔叔,我能尽快见到洛滨吗?”

        “具体事情,上了飞机再说。”洛海川果断地说道,“跟我来。”

        指挥大楼的背后,就停着一架直升机,当洛海川和秦朗赶到的时候,飞行员已经准备就绪。两人上了飞机之后,洛海川才向秦朗问道:“你怎么知道洛滨中毒了,而不是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