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1章 曲线救国
  • 正文 第101章 曲线救国

    作品:《少年医仙

        洛滨生病了!

        秦朗忧心如焚,但是他知道哀求宋文茹也没用,这个女人铁石心肠,肯定是不会允许秦朗接近洛滨的。www.lingdiankanshu.com

        而且,宋文茹怀疑秦朗和洛滨之间“藕断丝连”,肯定还保留着联系,所以造成了洛滨的“心病”,这才落下了病根,也就有了宋文茹亲自警告秦朗这一出。

        宋文茹离开之后,王芝秀返回了办公室,在途中碰上了一脸忧色的秦朗,关切地问:“秦朗同学,你怎么了?”

        “洛滨生病了。”秦朗失魂落魄地说。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王芝秀有些着急地说,“洛滨马上就要去美国了,怎么偏偏这时候生病了呢,要是耽误了学业可怎么办——当然,你也别担心,宋厅长肯定会为洛滨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她应该会尽快康复的。”

        “但愿如此吧。”秦朗轻叹了一声。

        “秦朗同学——”就在秦朗准备离开的时候,王芝秀又叫住了秦朗,提醒了他一句,“我不知道宋厅长和你的关系,只是宋厅长作风一向强势,你以后跟她交谈,语气最好委婉一点,礼貌一点。”

        “谢谢校长。”秦朗知道王校长是出于好意。

        秦朗迅速回到了教室里面,然后找到了赵侃:“帮我找到洛滨的联系方式!”

        宋文茹怀疑秦朗和洛滨之间藕断丝连,但实际上秦朗根本就不知道洛滨的联系方式,何谈什么藕断丝连呢,更何况秦朗根本没有送花给洛滨,这件事情实在有些蹊跷。

        “你这么急干嘛——靠,你不会是想要来一场‘机场表白’吧?这倒是挺浪漫……”

        “废话少说,赶紧给我找!”秦朗打断了赵侃的话。

        赵侃这家伙电脑知识比较扎实,而且为了方便玩游戏,随身携带平板电脑,所以要查关于洛滨的联系方式,秦朗首先就想到了赵侃。

        这会儿孙博还在上课,看见秦朗和赵侃在后面低声交谈,心头忍不住骂了一声“害群之马”,但也只是在心头骂了一句而已,反正只要这两个家伙不影响别人,孙博也决定对他们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这两个家伙马上毕业,以后让警察同志去管教他们两个好了。

        赵侃在网络上找了一阵,颓然地说:“洛滨的邮箱在学校论坛上没有公开,电话就更不用说了——对了,孙博是班主任,他肯定知道洛滨的家庭地址!”

        秦朗瞅了瞅孙博,心知赵侃这话是不错。只是,关键是洛滨现在生病了,仅仅是知道她的家庭住址有什么用呢,关键是要知道她现在人在哪里!

        所谓关心则乱,秦朗现在就是心乱如麻,所以才失去了方寸。

        “算了,这事我来想办法。”秦朗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索着接下来如何做。

        秦朗相信,作为洛滨的母亲,宋文茹对洛滨的关爱肯定是无微不至的,洛滨生病之后,肯定也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但关键是秦朗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否则就不会有人冒着自己的名去送鲜花了。

        “对了,或者马真勇知道一些事情!”秦朗忽地想起了马真勇。

        上一次马真勇去派出所保护秦朗,归根结底都是洛滨努力的结果,那么马真勇应该知道洛滨的一些事情。

        想到这里,秦朗嗖地一声溜出了教室。

        孙博怨恨地看了秦朗一眼,但也只能听之任之,心头再度骂了一声“害群之马”。

        出了教室之后,秦朗在楼道中给马真勇打了一个电话。

        马真勇接了电话,说道:“秦兄弟啊,开公司的事情顺利么?”

        “一切顺利。马大哥,今天我找你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秦朗向马真勇说道,“洛滨生病了,我要尽快见到她!”

        “秦兄弟,这事我真的帮不上忙。”马真勇连忙推辞,“你可能不知道,我们首长的夫人,那脾气可是出了名的——总之,这事我真的帮不了!”

        “马大哥,你别忙着挂电话!”秦朗连忙说道,“这一次洛滨生病,没那么简单,刚才洛滨的妈已经到学校向我兴师问罪了,她说之前我给洛滨送了一束鲜花之后,洛滨就生病了,但是我根本没有送花给她,这是有人故意捣乱!指不定还是恐怖行为!”

        秦朗决定将事情说得严重点,这样马真勇才会上心。

        果然,听秦朗说可能是“恐怖行为”的时候,马真勇的语气就变得严肃起来:“秦兄弟,你说这话可有证据?”

        “有!”秦朗说,“那张卡片还在我的手中!”

        “好!那你在学校门口等我!二十分钟我赶过来!”马真勇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家伙不愧是特种兵,果然是行事果断。

        马真勇开车一路狂飙,毕竟是军车,也没有交警阻拦,所以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七中的门口。

        吉普车上,出了马真勇,还有另外一个士兵。

        “那张卡片呢?”马真勇向秦朗问道。

        “在这里。”秦朗小心地递给了马真勇,“我之前用手指夹过侧面,没有在上面留下指纹。并且,这签名绝对不是我的!”

        马真勇将卡片递给了吉普车后排的那位士兵,那士兵用扫描仪一样的东西在卡片上“扫描”了一翻,然后又扫描了一下秦朗的手掌,对比之后说道:“上面的指纹的确不是他的。至于签名,也可能不是你的,但是这不能代表这张卡片不是你找人代送过去的。”

        “我相信秦兄弟。”马真勇出言为秦朗打包票,然后说道,“这张卡片上,还有别的信息没有?”

        “卡片上就写着‘祝你永远漂亮、开心。’署名,秦朗。”那一位士兵说道,“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只能证明这张卡片不是秦朗同学亲手填写的,仅此而已。”

        “关键是我连洛滨的住址也不知道,就算是找人帮我送花,也得知道住址才行——”

        “秦兄弟别激动,刘飞不是怀疑你,他是说如果没有让人信服的证据,首长是不会相信你所说的‘恐怖行为’的。”马真勇解释说,“要不然这样,我把这张卡片带回去,仔细化验一下,看看是否能够发现别的线索。秦兄弟,你也仔细想想看,是否还有别的信息被遗漏了。”

        “那就麻烦马大哥了。”秦朗有些无奈地说道,他本来打算通过马真勇找到洛滨,达到曲线救国的目的,但事情进展显然不如他预想的这么顺利。从马真勇两人的语气当中,秦朗已经感觉这个办法多半行不通了。

        眼看马真勇就要离开了,秦朗忽地向马真勇说道:“马大哥,请你把那一张卡片再给我看看。”

        “看吧。”马真勇将其递给了秦朗。

        嘶!

        秦朗将卡片撕掉了一角,然后放入了口中咀嚼起来,就如同在品尝某种美味似的。片刻之后,秦朗的脸色大变,“不好!是‘鬼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