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9章 不敢怠慢
  • 正文 第99章 不敢怠慢

    作品:《少年医仙

        但是秦朗这个澡却洗了二十多分钟,陈进勇担心吴文祥等久了会发火,又给秦朗打了一个电话,谁知道秦朗却说:“你急什么啊,这洗澡水还没烧热呢,电热水棒真不行……”

        陈进勇有种要爆发的感觉,他总算听出来秦朗是故意收拾他了,但是他却不敢向秦朗发火,因为吴文祥给陈进勇的吩咐是:“把秦朗请到我家里去。www.lingdiankanshu.com”

        领导用词都很讲究,“接”和“请”完全是两个意思。

        作为领导身边的人,陈进勇可是很善于揣摩上头心思的,能够让吴大市长用上“请”字的人,肯定是不能怠慢的,更不能得罪的,可是陈进勇偏偏得罪了秦朗。

        陈进勇本以为秦朗只是吴文祥的一个亲戚而已,再加上最近因为升官而沾沾自喜,却没想到一不小心得罪了秦朗,此时真是后悔极了。所谓伴君如伴虎,别看陈进勇也算是吴文祥的亲信,不过他很清楚,如果真的让吴文祥生气了,他未必会顾念以前的那些功劳。

        时间飞速流逝,陈进勇在车里面如坐针毡,想了想之后,他终于下车,大步向秦朗的寝室走去。来到了宿舍门口之后,陈进勇敲开门,却看到秦朗根本没有洗澡,而是在跟赵侃打游戏。

        陈进勇心头火起,但是口中却是非常恭敬:“秦先生,时间不早了,要不你晚上回来再洗澡?”

        “那怎么好,我刚上了体育课,一身的臭汗呢。”秦朗一边继续游戏,一边应付着陈进勇。

        “这个……秦先生,下午那事我错了……”

        “好了。既然洗澡水烧不热,那晚上回来再洗吧。”秦朗见好就收,他只是要陈进勇一个态度而已,让他明白自己是不能被怠慢的。既然陈进勇已经低头,秦朗也就没必要深究了。

        “那好,我们赶紧走吧,免得让市长等久了。”陈进勇暗暗松了一口气。秦朗这么说,也就表示不会在吴文祥面前告他的黑状了。

        秦朗上车之后,陈进勇赶忙开车前往市政府大院。

        一路上,陈进勇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不过他相信没有哪个交警敢开他的罚单。

        火速赶到之后,陈进勇又将秦朗送到了吴文祥家门口,开门的是严老太,一看到秦朗,她欢喜地说道:“小秦,你终于来了!哎呀,不好意思,又把你找来了,不会耽误你的学习吧……”

        看到严老太对秦朗的态度,陈进勇背后冷汗直冒:这老太太对秦朗这小子简直太好了!要是今天这小子来赖在寝室里面不来,他陈进勇肯定倒霉大了!

        更让陈进勇尴尬的是,严老太直接无视了他,拉着秦朗就过去治病了。

        “小陈啊,你辛苦了。本来这事让司机去就行了,不过小秦是贵客,所以我只能让你跑一趟了。”吴文祥笑着向陈进勇说道,语气像是在夸奖陈进勇,但话语里面隐藏的含义,却让陈进勇心头一惊,尤其是“贵客”两个字,让陈进勇感觉有些战战兢兢啊。

        秦朗没有理会陈进勇此时的感受,他检查了一下严老太的情况,发现老太太只是轻微偏头疼而已,根本用不着开方子,只是给她按摩了头部和颈部的几个穴位,就让她的症状大为好转了。

        “小秦,你这医术啊,真是没话说啊!不扎针,不开药,我这头居然都不疼了。”严老太免不得又将秦朗夸奖了一番,然后又说,“小秦啊,你要是去坐诊当医生的话,找你看病的人肯定排起长龙——文祥,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吴文祥连连点头,不管怎么说,秦朗这小子的医术还真是过硬。不仅治好了困扰他老妈多年的风湿病,而且吴文祥自己也深有体会,上一次去纯美湾的“硬伤”在秦朗的治疗下已经痊愈不说,并且让他雄风大振,不仅彻底告别了蓝色小药丸,而且像是年青了好几岁,以至于他最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交个女朋友了,因为有上次的惊魂经历,他是不敢再去那些烟花巷柳之地了。

        “我要是去坐诊的话,怕是屁股还没坐热,就让工商局、卫生局的人给抓了。老太太,我可是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哪能去坐诊啊。”秦朗开玩笑说。

        “谁敢抓你!我这老太太都不能饶了他们!别看现在医院的医生多,有真本事的可就没几个。小秦你要是开诊所,我给你扎起,看哪个敢找你麻烦!”严老太倒是护着秦朗,老人家心思单纯,只知道秦朗医术好,治好了她的病,她就应该还这个人情。

        “妈,您就别掺和了。小秦说得对,国家有政策的,没有行医资格证,怎么能够坐诊——算了,不跟您说这些,我们先吃饭吧,小秦也该饿了。”吴文祥说。

        “别说,我还真是饿了。”秦朗倒也不客气。

        “你就知道政策,那小秦没有什么资格证,也给我看好病了,难道你还能把他抓了?”严老太还是有些生气。

        “老太天,您就别生气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而且我根本没想过现在要去坐诊,我还是学生,还要学知识、考大学不是。”秦朗笑着说。

        “对哦,你还得考大学,还得谈朋友,然后才能成家立业。”严老太唠唠叨叨地说。

        “就是嘛。另外,您老这头疼的毛病恐怕是难以根治,这是老年病,不过等会儿我给您说几个穴位,头疼的时候你就揉揉这些穴位,不吃药也能治好。”

        “等会儿我也观摩观摩,妈您要是头疼了,我来给你按。”吴文祥趁机表了表孝心。

        “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你可是市长,哪有这么多时间……吃饭吧。”

        “好,吃饭再说。”

        “……”

        饭后,秦朗给严老太说了说头颈按摩的几个穴位,然后老太太看电视的时候,吴文祥将秦朗叫到了书房中,向秦朗说道:“真没想到,你的公司这么快就开起来了。不过,你们怎么没接生意呢?”

        “有几个公司找我们谈了意向,我知道这些人都是冲你的面子来的。而且,现在公司在对员工进行特训,希望可以让这些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总不能因为急着接生意,把公司招牌都给砸了吧。”

        秦朗的回答让吴文祥不免对他高看了几眼:“不错,你有这样的想法,倒是让我没想到的。要是你能够让这些社会流氓改头换面的话,这也算是一大功劳了。好好干,只要不敢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都会支持你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最近我那方面太亢奋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对于吴文祥来说,这本来是一个好事情,但是最近他只要一看到身材姣好的女人,就会冲动勃发,尤其是面对那些穿着制服的女下属,每次看到这些女人,他就要翘起二郎腿来掩饰,这让他有些恼火。

        “没问题。”秦朗说,“这是你体质转好的原因。怎么,你觉得这样不好?你要是觉得不好的话,我还是有办法的……”

        “好,好事。唉,看来是时候再找个了,免得憋出了问题……”吴文祥自言自语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