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7章 欲擒故纵
  • 正文 第97章 欲擒故纵

    作品:《少年医仙

        洛滨,无疑是七中最高傲的女生,用眼高于顶来形容也不过分,因为所有人都承认,她的高傲理所当然,她完全有高傲的本钱,能够让很多男生在她面前自惭形秽。www.lingdiankanshu.com

        就算是曾经风光不可一世的蔡卫东蔡少,在洛滨面前也只能吃瘪。

        而江雪晴呢,尽管没有洛滨那样孤高冰冷,但在七中的广大男生眼中,同样是高不可攀的。别看江雪晴对秦朗似乎比较主动,但是平常对很多追求者,她都是不假以辞色的。

        因为江雪晴和洛滨一样,也有她的理想和追求,那就是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然后成为一名真正的舞者。

        由于拥有远大的抱负,所以江雪晴一方面下了苦功学习功课,另外一方面,一直都在抓紧时间学习舞蹈,可谓是相当刻苦,因此她根本没想要谈什么恋爱,对于那些追求者也是采取不理会的态度。

        直到秦朗的出现,却改变了江雪晴的感情观。

        当日在艺校外面的圈圈水吧,江雪晴可是亲眼目睹秦朗大发神威,所向披靡,当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而且成功地带着她虎口脱险。不过在那时候,江雪晴觉得自己对秦朗只是感激而已,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之后,秦朗就没有主动在她面前出现过了,而她却反而有些耐不住了,甚至有些为此生气,可能是习惯了众星捧月的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无视了。

        后来,江雪晴忍不住主动见了秦朗一次,但得知秦朗和洛滨关系要好,江雪晴的心头却是莫名地难过,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可能有些喜欢上秦朗了。江雪晴是一个很自立的女生,她知道如何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在感情方面,她也知道如何为自己争取。

        洛滨的离开,让江雪晴意识到自己或者有些机会了,所以她开始制造和秦朗相处的机会。

        “冰镇可乐……我有没有啊?”赵侃开玩笑地向江雪晴问道。

        江雪晴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她正要向赵侃说声抱歉,谁知道秦朗却把手中的冰镇可乐给了赵侃:“拿去喝吧,少唧唧歪歪!”

        “这个……不太好吧?”赵侃本来也只是开玩笑而已,他就算是瞎子,也看出来江雪晴这可乐是专门给秦朗买的,如果秦朗转手送给了赵侃,这就意味着秦朗不接受江雪晴的好意?如果真是这样,江雪晴的怨念肯定会杀死赵侃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秦朗直接把可乐塞进了赵侃手中。

        赵侃的确也是渴了,而且这会儿小卖部已经排起了长龙,想要买到冰镇饮料的确不容易,所以也就不再推迟,到了一声谢之后,一溜烟地跑掉了,在跑路的途中,赵侃还感觉到背后那一股强大的怨念。

        “秦朗——”江雪晴有些幽怨地看着秦朗,心头真是又恼又气,她本意是想来安慰安慰秦朗的,没想到秦朗居然如此不领情,连一瓶可乐都不愿意接受。

        “啊……我先喝点水!”就在江雪晴心头的怒火快要发作的时候,秦朗忽地拿起她手中的那一瓶可乐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直接就喝了一个底朝天。

        “你这瓶可乐……我刚才喝过呢。”江雪晴本来心头又恼又气,但此刻看到秦朗竟然将她喝过的几口的可乐给拿过去喝掉了,那一点怒气顷刻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羞赧。

        “是么,没关系,你的口水又不脏。”秦朗看似随意地说道,然后将瓶子随手一扔,瓶子画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落入了几米开外的垃圾桶中。

        “你扔得很准啊!”江雪晴稍稍赞叹了一声。

        “呵……因为平时太懒了,所以练出来了。”秦朗微微一笑,一边用江雪晴递过来的毛巾擦汗,一边向操场旁边的阶梯走去,“去坐一坐?”

        “好啊。”江雪晴心头甜滋滋的。

        两人并排坐在张着一些青草的石头阶梯上,秦朗将毛巾搭在了肩膀上,然后向江雪晴说道:“为了你身体好,以后你少喝点冰镇可乐吧。”

        “只是可乐?”

        “冰镇饮料、冰凉的东西都少吃。”因为江雪晴送毛巾、饮料的情谊,秦朗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她。

        江雪晴以为这是秦朗的关心,点了点头:“那我以后尽量少吃这些东西。”

        “最好是不吃这些冰冷的东西。另外,你要注意营养。”秦朗用医生的口吻提醒江雪晴说,但是在江雪晴的心头,却以为是秦朗在关心她。

        “嗯,我知道的。”江雪晴柔声点了点头。

        秦朗察觉到江雪晴的语气有些不对,接着说:“咳……我的意思,是说你血气不足,身体有些虚弱,在饮食方面要特别注意,否则可能会生病的。”

        “呵,你还懂医术么?”江雪晴眨着星光一样地眸子盯着秦朗。

        江雪晴的一双眼睛纯净得一尘不染,似乎凝聚了许多山林秀气在其中,其中的美丽,让秦朗也不禁多瞧了两眼,这才接着说:“嗯,懂一点点,我跟一位很厉害的老中医学过医术的。”

        “是么?那你仔细给我瞧瞧行不。”江雪晴带着几分崇拜地看着秦朗,然后将她的一只手递给了秦朗,“中医,应该是要摸脉的吧?”

        江雪晴心头还以为秦朗是想故意用摸脉的方式来接近自己,于是乐意将自己的小手送过去。

        江雪晴的手雪白如玉,秦朗本来不需要摸脉都能看出江雪晴的病症所在,但鬼使神差地秦朗却将手指搭在了江雪晴是手腕上,摸起了她的脉搏。

        片刻之后,秦朗才向江雪晴说道:“这不摸脉也就罢了,想不到一摸就出问题了。看来,你的身体果然是气血不足,需要好好调养了。别不服气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每月的月事都有些紊乱了吧?”

        听秦朗这么一说,江雪晴两张脸都红透了,简直成了红苹果。

        这么**的事情,她怎么好意思跟秦朗谈啊,毕竟两人现在的关系远远还没有到那么亲密的地步。

        “江雪晴同学,你就当我是医生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秦朗摆出一副正人君子模样。

        至于秦朗是不是正人君子,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