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840章 万众一心好难
  • 正文 第1840章 万众一心好难

    作品:《少年医仙

        

        “九州结界,可谓是国家重器,这个结界的重要性如何,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为了保证国家和民族万无一失,你必须要将九州结界的奥秘向军方交代清楚——这是整个军部做出的决定,我相信你会理解的。”闫上将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

        秦朗还未回答,葆老爷子已经抢先说道:“老闫,军部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啊,谁都知道九州结界的重要性,也知道这东西如今已经是国家重器,不容操控在个人手中,交给军部似乎比较稳妥。但是你想过没有,秦朗将九州结界的控制权交给军部就一定安全了?地狱岛上的封印是谁弄开的,现在南海沿岸遭遇异界生物的疯狂攻击,无数战士因此而阵亡,这都是谁弄出来的事情?……老闫,如果是在和平年代,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如今天地大变,我就不能认同你的观点了,这也是为何我们会分道扬镳。九州结界这东西,照理说不应该秦朗一个人掌控,但是这东西本来就属于他掌控的,你们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交出控制权?”

        “不错,我没打算交出九州结界的控制权,从来都没有这个打算。”秦朗冷笑道,“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九州结界碍事的话,我完全可以将它撤掉,任凭你们折腾,这样你们就不用担心没有异界生物可杀了,也用不着去打开地狱岛的封印。”

        秦朗的话流露出他的不爽,甚至还带着浓烈的讽刺,他相信闫上将应该能够听明白。其实,秦朗这番话倒不是针对老闫,因为闫上将也只是代表军方就事论事而已,这不仅关乎私人感情,更关乎国家和民族的大计。

        “好了,现在南海这一片的九州结界已经撤销了,你们军方的人可以放心去跟异界生物厮杀了。”片刻之后,秦朗心平气和地向闫上将道。

        秦朗这话虽然说得十分平静,但是闫上将和葆老爷子两人都被震惊住了,这可是关乎十万士兵、数百万平民生死的大事情,秦朗怎么会如此草率地做出决定!

        秦朗这话很快就得到了应证,闫上将第一时间接到了来自南面的军事情报:异界生物的活动迹象明显增强,而且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地狱生物,还有来自其他异界的生物!

        “秦朗!这种事情不是儿戏,你实在不知轻重!这可是关乎百万人的性命大事!”闫上将立即翻脸不认人了,因为他觉得秦朗是为一己之私才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儿戏了?你们也只知道这是几百万人的性命?那你们为何要将地狱岛的封印打破?我之前难道没有警告过你们,地狱岛的封印是不能随便开启的么?现在,你们引狼入室,将地狱生物放进了九州结界之内,难道这也是我的错?”秦朗一番质问令闫上将哑口无言。

        “但是——你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你难道不应该弥补?”闫上将反驳道。

        “是啊,我不应该破罐子破摔,我应该弥补。但是,我为什么应该弥补,小子我又不是女娲,哪里出了问题就得去哪里补。九州结界,原本就是我辛辛苦苦给大家准备的依仗和退路,结果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蠢货,偏要做引狼入室的蠢事,连你都知道这是将几百万人置于险地当中,但是为何你们要做呢?还要我交出九州结界的掌控权——我呸!你也不想想,那些人配么!闫上将,我依然尊敬你的正直和为人,但可惜在这种时候,你反而不如葆老爷子看得清楚,你总觉得大局为重,其他小东西都是忽略不计的,所以你容忍了郭家和一些势力掌控了军部的话语权,甚至打算牺牲我这样的‘小杂鱼’来换取华夏的长治久安,但遗憾的是,你这样的决定是行不通的,因为时代变了。郭家和那些人也变了,他们的野心更大了,你自己当心一点吧。对了,南海的结界不会完全消失,之前不过是一个警告而已,但是如果南部海域的情况完全失控,也许我真的只能用‘割肉疗伤’的方式舍弃那一片地方了。”

        这一次秦朗的回应十分强烈,军部的人想要九州结界的控制权,秦朗当然是知道的,其中的原因秦朗也很清楚,但是这件事情秦朗不会有任何让步,哪怕双方直接翻脸。

        不过闫上将倒是没有跟秦朗翻脸,毕竟双方还是有些私交的,一点点颜面还是要留给彼此。长叹一声之后,闫上将道:“真是想不到啊,一个是我的老朋友,一个是我欣赏的晚生后辈,你们两个本应该是国家栋梁、民族脊梁,但是在关键时刻却不肯跟我站在一条战线上,这实在是可惜!只是,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们做的事情都是利国利民的!”

        “这个就不用你老操心了,我和葆老爷子做的事情,至少是可以无愧于心的。倒是你,你可得小心一点啊,郭家的势力死灰复燃,其背后又有人支持,你一个人怕是不好应付。”秦朗提醒闫上将道。

        “无论是政坛还是沙场,我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你们不用替我担心。”闫上将应了一声,走出了山洞,这一次谈判算是无疾而终了。

        “秦朗,你不要怪老闫,其实他也算真的忧国忧民了!”葆老爷子望着闫上将的背影叹息道。

        “我知道。”秦朗点头说,“不过,他为了大局和稳定,跟郭家极其背后势力妥协,却让我并不赞同。当然,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其后果也只有他自己背负了。”

        “你不看好老闫的将来?”葆老爷子听出了秦朗的弦外之音。

        “与虎谋皮,还能有什么好下场!”秦朗也是一声叹息,他知道闫上将本身的品格并无问题,甚至可以说算是相当优秀了,因为这位上将的确是从国家和民族的角度来看待问题,遗憾的是他低估了郭家那些人的胃口,因此他的下场不容乐观。

        出了山洞,秦朗发现一个人在等他,似乎已经等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