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808章 不分青红皂白
  • 正文 第1808章 不分青红皂白

    作品:《少年医仙

        

        眼看龙蛇部队小分队的成员就要被白茫茫的龙卷风暴所吞噬,秦朗忽地出手了,他这一出手,并不是要对付那一道龙卷风暴,而是用精神力对付出手的那人,这是典型的“围魏救赵”手段,对方感受到秦朗的强大精神力威压,不得不全力对付秦朗。

        白茫茫的龙卷风忽地消失,所有的雪花静静地落下,一点风都没有了,但是这个小分队的全体成员都愣了一下,刚才他们已经从这一道龙卷风暴中感应到了强大的危险信号,知道这一股力量有多恐怖,甚至他们觉得一旦被这一股力量击中,顷刻间就可能粉身碎骨。

        但幸好这一股力量忽然消失了,这个小分队的成员们隐约猜测到可能是秦朗出手了,但是他们没有向秦朗表示感谢或者欢呼,而是第一时间飞速撤离,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秦朗没有后顾之忧。

        秦朗知道龙蛇部队小分队的人已经走了,他也知道对手不敢追击,因为在击败他之前,这个对手不可能分心二用的。

        丹灵小和尚和秦缈都被秦朗收入了万毒囊中,因为秦朗要全力应付对手,而面对这样的对手,秦朗必须全力以赴。

        秦朗望着白茫茫的雪地,似乎在寻找对方的踪迹。片刻之后,秦朗的身形如同疾风一样,向着一片森林飞扑过去,因为领悟了空间法则的一些奥秘,他只是身形一动,下一刻就已经挪移到了那一片森林之中。

        簌簌!~

        积雪压断了树枝,种种地在秦朗脚下,不过秦朗的脚却没有陷入积雪之中,似乎他的身体就如同一片鸿毛一样轻盈。

        “好歹都算是人类修行者,出来谈谈吧。”秦朗向着前方的森林说道,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秦朗知道对方一定能够听见的。

        果不其然,片刻最好,一个”雪人”忽地从地上冒了出来,两只黑眼珠转了一下,盯着秦朗道:“你来自东方华夏?”

        秦朗点头,说到:“你是这片土地的代言人之一,你为什么要藏起来?你就准备看着这片土地落入异界生物的手中?”

        秦朗本以为可以看到两虎相争的场面,谁知道这位“雪人”竟然藏了起来,根本没打算跟魔法世界的强者对抗,任凭对方的力量在这一片土地上肆虐。

        “为什么?”这个雪人冷笑一声道,“你要我为何而战?”

        “当然是为了你的族人和你自己的责任!”秦朗道,“既然你也是神道中人,是这片土地的代言人之一,为何不敢跟异族生物对抗?”

        “没错,保护族人、担负责任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我的族人在二十年前就被灭族了,动手的是另外一个部落的武装士兵。我本打算干涉,但那个部落的守护者阻止了我,他告诉我这是凡人的战斗,我不应该插手。于是,我所在的部落完全消失了。这里的土地,被那个部落的人贩卖给白人开矿了,让那一块土地变得污臭不堪!但是,这同样是凡人的事情,似乎我也不应该干涉。既然如此,如今异界生物入侵,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这家伙的怨念似乎很大呢。

        不过,秦朗对这个怨天尤人的家伙实在没什么好感,冷笑道:“作为神道中人,作为这一片土地的代言人之一,居然只知道逆来顺受,我实在替你感到可怜。你自己部落的人被欺负了,当初你就应该出手,至于对方部落的守护者要阻拦,你就应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结果你没有出手,所以你的部落灭绝了;部落灭绝了也罢,只要土地还在,你还可以继续培养一个部落起来,但是你没这么做,反而让别的人肆意践踏你的土地,所以你的土地也被玷污了;现在,异界生物入侵,你没有阻止,反而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这不是可怜,而是可恨!你本来有能力阻止这些事情,但是你什么都没有做,所以你根本就不配这个身份!”

        秦朗的确是生气了,本来以为神道中人都应该是霸气十足、横行一方的英雄人物,谁知道这家伙居然是一个缩头乌龟,简直让秦朗失望到了极点。

        堂堂神道中人,居然也有这种怨天尤人之辈,这让秦朗十分郁闷,这家伙好歹也算是这个世界的顶级高手了,想不到脾性如此窝囊,窝囊得连秦朗都不屑与之为伍。

        不过,秦朗也知道品性和脾气这种东西,跟功夫高低没什么关系,就好比《水浒传》中的林冲一样,此人在很多人眼中算是英雄人物,但是在秦朗看来,此人不过是一个窝囊废而已,根本不算什么英雄人物。当然,很多人看林冲,都只知道他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是天下顶级高手之一,但是却忘记了他老婆连续两次被高俅调戏,并且险些被其侮辱。对于这种事情,但凡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是不能容许的,换成其他人有这功夫,早把高太尉给剁成肉酱了,但是林冲居然忍下来了,这可真算是奇葩了。

        眼前这个家伙也是如此,可以算得上忍者神龟了。族人被杀,他忍了;守护的土地被破坏,他也忍了;如今被异界生物入侵,他居然还能忍。这家伙,完全可以做自暴自弃协会的会长了。

        “华夏人,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所以我做什么,你无权干涉的。”这家伙虽然一副怨天尤人、自暴自弃地样子,但是在秦朗面前却是十分硬气,也许是因为他觉得秦朗太年轻了缘故吧。

        “我本来想要跟你说一些道理的,但现在觉得没必要了。所以,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情,既然你不愿意担负这片土地的守护之责,我很乐意代劳!”

        此刻秦朗显得十分平静,“既然你可以默许异界生物入侵,想必也不会在意将这片土地的守护权交给我吧?”

        “这当然不可能!你也算是一方土地的守护者了,当然知道取得守护权的唯一办法就是剥夺对方的神格。我的神格,自然是不能给你的。”这个家伙一本正经地说道。

        “如果你不给,我就只能强夺了。”秦朗的语气也很正经。

        “哈哈!~”这个家伙忽地大笑起来,似乎听见了让他觉得很搞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