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83章 做回自己
  • 正文 第1783章 做回自己

    作品:《少年医仙

        

        当秦朗收走了那一口古井和里面的黄泉水之后,他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曌城的城主。

        龙蛇部队和江湖势力陆续进入了曌城,这一战可谓是***,最终己方大获全胜,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地表情,跟之前黑云压城城欲摧时的表情简直是天壤之别。

        《史尸战争》的镜头终于拍摄完毕了,不过镜头需要按照故事来剪辑,在这件事情上,几个女人似乎特别上心,因此秦朗就半点都不操心了,反正他也不是故事的主角,也不是编剧,他只是一个龙套角色而已。不过,秦朗坚信这一场电影的效果一定非常不错,因为战场上的这些镜头,都是相当不错的真镜头,绝对比电脑特效更震撼人心。

        龙蛇部队、毒宗、魔宗、密宗和道教等江湖势力进入曌城之后,就开始了战利品分发的事情,这是大伙儿最喜欢的一个环节,没有之一。曌城的修行资源,比白阴城更加地丰厚,尤其是曌城里面的”军火库”,在众人的眼中那简直就是宝库了。

        秦朗似乎有些心事,所以分发利品的时候,他都没有在场,只是让唐三、陆青山等人去参加了。

        原本是一个人站在曌城的城墙上,直到陶若香来了,秦朗才收回了眺望远处的目光,然后向陶若香道:“你的异能修为越来越强了,居然可以山寨御剑之术了。”

        陶若香的确是山寨的御剑之术,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修真者,但是却可用一柄飞剑进行飞行,因为她可以灵活自如地操控金属。

        虽然陶若香不是修真者,也不是习武者,但是异能者也算是一种修行者,既然是修行,那么只要有足够的修行资源、正确的修行方式,都是可以不断地提升修为的,而秦朗恰好有足够的修行资源,因此在灵丹、灵石和灵魂之石的”狂轰滥炸”之下,陶若香的异能也越来越强大了。另外,秦朗也发现一个问题:绝大部分的异能者其能力都是来自于自身血统和精神力修为。

        血统的话,只能通过点宫针法和灵丹来慢慢改善了,而精神力修行就如同多了,秦朗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而且又有大量的灵魂之石,所以陶若香等人的精神力修为那是突飞猛进。

        “秦朗,今天我们算是大胜了,你怎么好像不开心呢?”作为曾经的老师,陶若香的观察力还是相当地仔细。

        “你怎么没去看《史尸战争》的制作呢?”秦朗反问了一句。

        “我毕竟是大龄女人了,虽然也喜欢电影,但毕竟兴趣没有她们那么大。”陶若香自嘲道。

        “大龄女人?呵,香香姐的风韵比以前更好了,算什么大龄女人?何况,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绝品炼丹师,你服用的不少灵丹,都有驻颜养容的功效,自然越来越美丽。”秦朗笑了笑,他知道女人最敏感的东西局就是自己的年龄和容貌。

        “真的?比以前都好看?”陶若香问这话的时候,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比真金都还真。”秦朗点头,然后叹息到,“关于之前的那个问题,我现在告诉你吧,我们这一战虽然胜利了,但这不是最后的胜利,我们集全部之力,才勉强打赢了这么一场战斗,才得到了这么一座城市,而这个世界中有太多的城市了,也有太多的强大生物。它们输一仗没没关系,不会影响大局,但是我们却根本输不起的!我们只要输了一仗,也许就满盘皆输!”

        在陶若香面前,秦朗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这一仗,看来似乎打得很顺利,虽然两度被人兵临城下,但是损伤并不大,获得的战果却是超乎想象。大部分都认为,这是一场很顺利的大胜仗,但是只有秦朗清楚其中的风险究竟有多大。如果不是侥幸击败陈硕真,恐怕这一仗很难取胜,而结果必然是陈硕真这位“亡灵女帝”降临华夏大地,生灵涂炭自然是避免不来的事情。现在想来,还是有些后怕。

        “秦朗,你心头的压力太大了!”陶若香叹息了一声,将秦朗的脑袋搂入了她的怀中,陶若香的这个动作很自然,几个女子当中,大概也只有她可以这样自然地搂着秦朗的脑袋安慰他。无论现在的秦朗多么强大,在她的眼中,秦朗依然只是少年而已。

        无论是做教师还是做警察,陶若香是非常善于心理分析的,她能够感觉到秦朗心头的压力究竟有多重,并且她也很理解秦朗的想法。一招输,满盘输,这样的后果稍微想想都觉得可怕,陶若香自己根本不敢去想,她认为别的人大概也是如此。

        没有人会去想这一仗如果彻底失败了会怎样,因为谁都接受不了那样的后果。龙蛇部队和这里的江湖人士,大概就是异界生物和华夏民族的最后屏障了,一旦这个屏障没了,还有谁可以力挽狂澜?

        郭家?七人商会?还是躲起来的一些江湖势力?

        这些人的心里面,永远都只想着他们自身的利益,为了自身利益,他们甚至都可以出卖族人和国家,又怎么可能奢望这些人会为华夏民族挺身而出呢?

        “其实……秦朗,我认为你想得太多了。”陶若香似乎想通了其中的问题,“你真的想太多了,所以你才会觉得心头的压力很大,才感觉肩负了很多东西。但是,你真的不需要去想这么多,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为啥?”秦朗问,却没有将脑袋从她的胸口拔出来,他有些陶醉这样的感觉。

        “天地劫难,是全天下人的事情,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也不需要你一个人将全部的责任都扛起来。我知道,其实你并不喜欢肩负太多的责任,不是么?你不想做部队的将军,也不想做江湖上的盟主,你只想逍遥自在地生活和修行,不是么?”陶若香果然是很了解秦朗的,她所说的,也正是秦朗所想要的。

        秦朗的确是“胸无大志”,如果不是为了实现对老毒物的承诺,秦朗甚至不想做什么毒宗的宗主;如果不是为了武明侯和武彩云的话,秦朗也不想做龙蛇部队的守护人。

        秦朗可以不遗余力地支持龙蛇部队,但是他不想被责任和身份束缚;同样,他其实也不想做毒宗的宗主,因为他其实不擅长管理一个宗门,很多时候都是靠唐三、陆青山这些人在帮忙管理。

        “秦朗,你应该做回自己了。”陶若香轻声说道。

        秦朗点了点头,将头埋得更深了,不过这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让他很是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