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23章 纳投名状
  • 正文 第1723章 纳投名状

    作品:《少年医仙

        

        “我.操!居然是宋陀的刀法!”任天煞骂了一声,他已经看出秦朗的螳螂刀竟然将宋陀的名将刀法融了进去。

        不过,秦朗融入的不是招式,而是刀意,因为秦朗的刀毕竟是螳螂刀,而不是阵战用的关刀、陌刀。不过,吸收其刀意却是完全可以的,这可以让秦朗的螳螂刀法显得更加地犀利、凶猛,尤其是在出刀的瞬间,更是多了巨大的威势。

        现在看起来,秦朗不过是用玉寿僧和任天煞来检验他刚刚领悟到的刀意而已,可见他根本没有重视玉寿僧和任天煞。

        而事实也是,玉寿僧和任天煞和宋陀差距太多,他们肯定不知道宋陀穿着的青铜战甲是为了压制自身的实力。所以玉寿僧和任天煞肯定没有见识到宋陀的真正实力。

        宋陀显现出全部的实力都输给了秦朗,而玉寿僧和任天煞和宋陀依然还有一定的差距,那么他们和秦朗的差距自然就更大了。

        当秦朗以螳螂刀挡住了玉寿僧和任天煞的时候,秦缈已经秒杀掉除了宋敛之外的全部人。

        宋敛此刻算是彻底明白了,他总算是知道今天遇到了一个真正的疯子,一个想要杀死他,而且也能够杀他的疯子。

        现在,宋敛唯一的希望就是玉寿僧和任天煞,只要他们两人击杀了秦朗,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但是,宋敛的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看到玉寿僧忽地向后飞退,似乎遭遇了巨大的打击,而任天煞则口中鲜血狂喷,显然两人都在秦朗手上吃了苦头。

        “我.操!”任天煞再次喷了一口鲜血,“你小子!怎么可能如此……变态!不过,我是任美丽的四爷爷,难道你还真要对我下毒手——”

        “真的——四爷爷!”秦朗说,既然这位四爷刚才没有将秦朗当一回事,秦朗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别人不当你是亲戚,总不能厚着脸皮去舔吧?

        “你真能杀了我不成!”任天煞不想秦朗下手如此狠毒,顿时萌生了退意,他虽然是老江湖了,但是秦朗这样的狠角色,他还是头一次遇到。所以,任天煞直接展开身法遁走。

        “我真能杀了你!孤星赶月!”

        秦朗直接一挥手,以唐门暗器手法打出一枚“阎罗卡”,这可是秦朗亲手打造的阎罗卡,甚至可以称之为“阎罗追魂卡”,因为这是秦朗用亡灵世界中极其强大的亡灵骨骸打造出来的,其本身蕴藏着恐怖的力量,使得这些骸骨历经千万年都没有腐朽,而现在其中的力量被秦朗用“外星科技”激发出来了。

        所以,任天煞面临的这一张卡,不仅仅携带着秦朗的罡气,而其自身更是拥有强大无匹的力量!这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瞬间爆发出强烈的亮光,如同切豆腐一样切开了任天煞的护体罡气,然后斩开了任天煞的身体,完全没有任何的阻隔。

        “威力十分惊人啊!”秦朗对自己研发的阎罗追魂卡相当地满意,有了这东西的存在,击杀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就更加容易了,下一次一定要好好地赶制一批才行。

        郭嵩翔这小子说得好啊,就是要与时俱进才行。好东西,就是应该发扬光大。

        “你……你怎么可能如此厉害!”任天煞的阳灵就在秦朗的手中,秦朗准备将其交给任无法处理,也算是给任无法一个面子了。

        “蠢货,懒得跟你解释!”秦朗直接将其丢入了万毒囊中。随后,秦朗将目光投向了玉寿僧。

        玉寿僧原本是有机会逃走的,但是秦朗斩杀任天煞的手法实在太恐怖、太震撼了,玉寿僧可不想被秦朗击杀,所以此刻赶忙说到:“秦先生……秦宗主,贫僧愿意为你所用!”

        “只是……你已经看到我刚才用的杀手锏了。”秦朗似乎还在犹豫了。

        “我一定替秦宗主保密!”玉寿僧道,“我可以向佛祖起誓!”

        说完,玉寿僧还真是无比庄严地发了一个誓言。

        秦朗等玉寿僧发誓完毕,才道:“我还是不相信你。这样,你去杀了宋敛好了。”

        玉寿僧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知道杀了宋敛就是向秦朗纳投名状的意思,如果拒绝的话,那么恐怕秦朗就会杀他了,所以玉寿僧走上前,向宋敛道:“对不住了,贫僧不想下地狱,只好请你下去了!”

        “但是,你就不怕我们家族的报复么?”宋敛没想到玉寿僧今天似乎也发疯了。

        “怕,所以你更要死!”玉寿僧冲着宋敛的脑袋一掌按了下来,他知道秦朗不想宋敛死得太轻松,所以玉寿僧这一掌非常地缓慢,一寸一寸地将宋敛的身体压了下去,就如同在碾压一个气球一样,因为过程比较缓慢,所以宋敛十分痛苦,直到宋敛的身体如同被碾压的气球一样爆开,这场面肯定不太好看。

        不过,玉寿僧给了投名状,秦朗自然也不能再杀他了,何况之前秦朗就没有要杀他的打算,毕竟都是领域境的高手了,杀了一个少一个,如今这形势越来越严峻了,如果可以少杀一个高手,秦朗自然也乐意少杀一个。

        但是,宋敛这种人,却一定要杀!

        当一个国家或者民族面临战争或者浩劫的时候,最可恨的不是那些因为恐惧和害怕而逃走的人,而是这些不肯出力还不让别人出力的败类,而宋敛和他的家族,自然就是这样的败类。

        玉寿僧走了,秦朗这才拿起手机,向闫上将道:“闫上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呢。”

        “秦小子,别装蒜了行不行!这事……这事从我个人而言,我得说你干得好!不过,从大局来看,你得小心点!”闫上将叹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可见他现在的压力很大。

        秦朗也知道,闫上将算是尽力了,这位老将军不知道接下来要面临多大的压力。

        但无论如何,做了这件事情,秦朗觉得很舒畅,所以他一鼓作气将这些个家族的祖坟都给掘了,这什么锁龙秘术的风水阵法也全部被秦朗给毁了。

        做了这事,秦朗顿时感觉到华夏龙脉的气息又强大了许多,那龙灵似乎也产生了感应,对秦朗传来了感激之意。

        不过,对于秦朗而言,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发现自己的精气神似乎清爽了许多,精神领域当中好像多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这东西秦朗也还是比较熟悉,这是功德之力。

        “真是奇怪了,挖人祖坟居然还能得到功德?”秦朗心头不禁好奇,不过料想是这些家族这些年的做法实在是天怒人怨吧,所以秦朗毁了他们的风水龙穴,顿时就得到了功德之力的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