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22章 得饶人处不饶人
  • 正文 第1722章 得饶人处不饶人

    作品:《少年医仙

        

        被红莲业火烧死的话,如果只是烧掉其肉身,那么灵魂就会落入地府之中受苦;但是,如果连灵魂都被烧掉的话,那就彻底完蛋了,神仙都不能让其复生了。

        很显然,秦朗是要彻底将宋敛给毁掉!

        另外,秦朗也想看看宋敛的家族和其他几个家族,其背后究竟还有什么了不起的实力。折磨宋敛,就是想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底牌,反正已经不能善罢甘休了,秦朗决定先评估一下对方的实力。

        “阿弥陀佛!秦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罢手吧!”

        就在宋敛叫喊连天的实话,一个庄严的佛号响了起来,听起声音、感受其气势,就知道这个老和尚的境界和实力不简单。

        “显宗的人?”秦朗冷笑,“来的好啊!”

        对于显宗的人,秦朗一直都没什么好印象。

        “秦施主不要误会,贫僧玉寿,离开显宗已经有百年时间了。如今,我是宋家的太上供奉,你给贫僧一个面子,灭了宋敛的红莲业火吧。”这个老和尚目光犀利,已经看出秦朗用的是红莲业火。

        当然,这个玉寿僧在宋敛的家族中拥有极高地位,所以在宋敛面前,他也是显现出前辈高人的姿态。不过,玉寿僧也知道这红莲业火不好灭掉,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玉寿僧自然是让秦朗出手了,他认为秦朗多少会给他一点面子,因为有这个实力。

        玉寿僧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领域境的巅峰,甚至已经开始触及到下一个微妙的境界了,他的实力的确是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至少,玉寿僧自认为江湖上能够做自己对手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了。

        “既然你这老和尚如此**,你来灭啊。”秦朗不给其面子。

        “施主,这是不给贫僧面子了?”玉寿僧的脸色不好看了。

        “嗯,不给。”秦朗回答得很认真。

        “你以为贫僧灭不了?”玉寿僧冷笑道。

        “总是要试过才知道呢。”秦朗淡淡一笑。

        “给我灭!”玉寿僧一声低喝,他的手掌已经向着宋敛身上的那一点火焰按了下去,一开始玉寿僧的手掌压得很快,但是当他的手掌快要触及到那一点火焰的时候,却越来越慢了,似乎他的手掌受到了什么阻碍似的。

        玉寿僧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的神情越是凝重,那一点火焰就越来越弱,宋敛的痛苦似乎也减轻了许多,这玉寿僧好像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点星星之火,却偏偏没有立即熄灭的意思,虽然在玉寿僧的压制下火焰开始减弱,但偏偏就是不肯熄灭,任凭玉寿僧如何压制,都不能将其抹杀掉。

        “为何要如此?”

        玉寿僧的目光投向秦朗,他当然知道这是秦朗在搞鬼,这一点星星之火实际上完全都是在秦朗的掌控之下,跟秦朗的领域是结合在一起的,所以看似灭掉这一点火光很容易,实际上却是要破开秦朗的领域才能做到。

        玉寿僧的实力虽然很强,但要破开秦朗的领域,却依然还差了那么一点点,所以这让他觉得下不了台。

        “我说你灭不掉,那就灭不掉。”秦朗向玉寿僧道。

        “激怒贫僧,你觉得有意思么?”玉寿僧质问道。

        “老家伙,我不介意跟你打一架。不过,你连我的红莲业火都灭不了,自然也不是我的对手,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所以,你如果识相的话,就应该跟宋陀一样,早点做决断。”秦朗提出宋陀的名字,是认为这老僧人应该认识宋陀。

        虽然秦朗如果施展全力也能够压制住玉寿僧,但是真的很费神,而且这个玉寿僧脾气虽然讨厌,但秦朗跟他无冤无仇,如果没必要的话,拼死拼活不值得。

        “你……宋陀,你和宋陀达成了什么条件?”这个玉寿僧果然是知道宋陀的。

        “他以后跟我混了,这就是条件。”秦朗道。

        “宋陀居然不是你的对说?”玉寿僧似乎不相信。

        “你比宋陀还差了一点,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你应该知道宋陀不是我的对手,你自然也不是。你走吧,毕竟功夫练到你这一层也不容易。”秦朗向玉寿僧道。

        玉寿僧开始犹豫起来,的确功夫练到他这一层很不容易了,如果就这么交代在这里,肯定是划不来的。但是,之前玉寿僧的话说得太满了,如果就这么走的话,好像很没面子的。

        就在玉寿僧犹豫的当口,一个邪恶的声音响了起来:“玉寿僧,你居然会被一个毛小子给吓唬住了,实在让我任天煞都觉得没面子!”

        声音落下,一个黑衣人也随之落下。

        此人名为任天煞,昔日曾经是魔宗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恰好秦朗知道这个任天煞的来历,因为此人是当代魔宗宗主任无法的叔叔,也算是任美丽的爷爷辈了。

        不过,任天煞显然不认识秦朗:“小子,你真是太猖狂了呢!你以为自己是谁,可以号令我们这些江湖顶尖高手不成?”

        “我是任美丽的未婚夫,任无法未来的女婿,这行了么?”秦朗决定自报家门了。

        “我.操!你居然是小美丽的未婚夫?太好了!”任天煞哈哈笑道,似乎非常地开心,但是下一刻他就上演了川剧的变脸,顷刻间就脸色铁青,浑身杀气腾腾,“太好了!杀了你,小美丽一定会非常伤心,任无法也会痛苦的,哈哈!玉寿僧,还不动手!”

        这任天煞不愧是魔宗的人,直接就动手杀人了,玉寿僧虽然还有些犹豫,但是此刻见任天煞出手了,他也就出手了,料想凭他们两人的实力,击杀秦朗不成,但至少也可以击退秦朗,至少面子算是挣回来了。

        “看来不动手不行了!秦缈,杀光了其他人!”秦朗向秦缈发出信号,让她杀掉除了宋敛之外的其他人。

        为虎作伥,这些人都是死有余辜。

        而面对任天煞和玉寿僧的联手一击,秦朗纹丝不动,这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两柄刀,并且两柄螳螂刀,紧守门户,寸步不让地将任天煞和玉寿僧给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