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721章 奴隶的命运
  • 正文 第1721章 奴隶的命运

    作品:《少年医仙

        

        时代在进步,奴隶主控制奴隶的手段也在进步,从最初的皮鞭和锁链,逐渐到现在房奴、车奴、卡奴等无形枷锁,手段虽然在进步,但本质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不同的是,以前的奴隶虽然被皮鞭和锁链压制着,但他们总是不甘心当奴隶,一有机会就会奋力反抗,甚至将奴隶主推翻;而到了如今,很多人变成了奴隶却并不知道,还在拼命地工作,以为可以改变人生、实现理想,然而绝大部分人依然都是奴隶的命。食物链最顶端的那些大鳄,他们只要动一动嘴巴,就可以将这些奴隶从盆满钵盈到一贫如洗,而这些被掠夺一空的奴隶还只能自认倒霉。

        不得不说,如今的这些奴隶主手段的确很高明,算是充分地调动了他们眼中的最多奴隶的积极性,因为只有让这些奴隶心甘情愿地工作,才能最大限度地位他们创造财富。

        而这些高高在上的奴隶主们,他们的内心是没有慈悲的,即便是有,也不可能施舍给下面的奴隶。

        “宁与友邦不与家奴”,这话就是宋敛这样的奴隶主的嘴脸。

        所以,对于宋敛来说,首先要确保的就是他们自身利益,至于别的什么民族、民众都不算个鸟事。

        “好了,跟你的这一次谈话,我很愉快。”秦朗冷笑道,曲指一弹,将一点赤红色的火光落在了宋敛的手背上。

        这一点火光其实并不怎么烫,甚至还有些冰凉的感觉,但是片刻之后,就给宋敛带来了深入骨髓的痛苦,甚至连他的灵魂似乎都感觉到了一种被灼烧的痛苦。

        “啊……你这小子,你在做什么!”宋敛痛呼道。

        宋敛身后的高手这才反应过来,一齐向秦朗出手,但是却被秦朗轻松地用脚踹了回去,这两人虽然也是武圣层次的高手,但是跟秦朗比起来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不过,秦朗没有杀掉他们的想法,至少暂时还没有。

        宋敛这会儿已经痛得脸色都变青了,他第一时间就想要扑灭这一点火星,但是这一点火星就如同附骨之蛆一样,任凭他如何弄,就是不熄灭,而且给宋敛带来的痛苦难以想象。

        “直接杀了你,太便宜了。”

        秦朗的语气显得很平静,“被这红莲业火烧死之后,你连投胎的几乎都没有,它会一点点地将你的皮肉和骨头完全烧成灰烬的。对了,想要活命的话,你或者应该将这一条手臂砍下来!不过动作要快点,否则可能来不及了!”

        关于如何折磨人,秦朗还是比较在行的。

        像宋敛这样的人,秦朗认为的确没有必要给他留下投胎转世的机会了,不过看着他被红莲业火灼烧的场面,秦朗觉得挺不错。无论这家伙的家族多么显赫,无论他在华夏曾经多么风光,但是现在这家伙的哀嚎听起来不过跟被杀的猪一样。

        “两个废物……赶紧来帮忙啊!把这该死的火苗给弄熄了啊!——千万别砍掉老子的手臂啊!痛死我了!”宋敛痛呼道。

        “放心,我们会将这火苗用罡气隔离的。”其中一个高手说道,一点罡气斩了过去,准备将这火苗跟宋敛的身体分开,但结果并不乐观,他的罡气对这一点火苗似乎不起作用。

        “看来只能剜掉一块肉了!”另外一个高手建议道。

        秦朗就在一旁观望着,他也并不阻难这些人对宋敛施救。

        本以为剜掉一块肉就没事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连肉带皮剜掉了一块,但是那一点火星却依然还留在宋敛的身上,这让宋敛更加痛苦了,甚至他已经开始哀嚎不已了。

        “小畜生……你疯了么!你真的要跟我们为敌么……”

        宋敛被痛苦折磨得近乎崩溃了,不过直到此刻他都不认为秦朗真的要杀死他,因为他总觉得秦朗不可能如此不智,难道秦朗这厮不知道杀了他会是什么后果么?难道他不知道整个龙蛇部队甚至他的毒宗都会受到影响么?

        反正宋敛认为秦朗这厮肯定是疯子,因为只有疯子才不会权衡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就算是闫上将那样的人,都要做出让步,这小子算什么东西,他如果不是疯子的话,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呢?

        宋敛其余的手下也参与了对他的救治,奈何依然没什么效果,这一点火星就像是一根火柴释放出来的火焰,似乎只要一口气就可以吹灭,但诡异的是,这一点火焰却一直都没有熄灭,任凭他们如何折腾都不行。而越是折腾,宋敛被这火焰烧伤的地方就越大,现在他的手掌已经被烧掉了一半,而火焰依然在蔓延。

        “该死……该死……你究竟要什么!说出你的条件!”宋敛认为秦朗这样疯狂,只是想要提出一些条件,从他们家族这里获取好处,因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我什么条件都没有,我在等你死在这里。”秦朗的语气显得平静而冷漠。

        “说!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收回这该死的火焰!”宋敛几乎是在痛苦地咆哮,他这一生之中,还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折磨。

        “没办法,收不回了。”秦朗道,“要不然,就像我之前所说的,直接砍掉你的这一只手如何?”

        “你……”宋敛终于意识到秦朗似乎不是为了什么条件,而是纯粹为了折磨他。

        “砍吧——”秦朗向宋敛旁边的两个武者道,“他下不了这个决定,或许你们可以替他下这个决定。”

        “不行——不能砍了老子的手!痛死我了!”宋敛此刻是极其痛苦的,但是要他舍弃一条手臂的话,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所以他打了一个折扣,“从手腕这里下手——噢!”

        宋敛的话音刚落,他的手下就动手了,所以宋敛的手腕没了。但是,痛苦却没有离他而去,因为在手腕的断裂之处,那该死的火焰居然还在继续燃烧,仍然在加深他的痛苦。

        已经有手下将疗伤用的灵丹塞入了他的口中,还有试图用点穴的方式减轻他的痛苦,然而这都无济于事,其痛苦依然紧随而来,让宋敛痛得几乎要昏死过去了。

        痛苦,不仅仅是来自身体,同时也是来自他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