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669章 种姓的威力
  • 正文 第1669章 种姓的威力

    作品:《少年医仙

        

        虽然印度已经号称是民主国度了,然而有些问题是他们永远都无法解决的,其中就有种姓的问题。何为种姓,就是将人分为不同的阶级,婆罗门就是最高的等级,其次为刹帝利、吠舍,而最倒霉的就是首陀罗,其地位几乎是跟奴隶相差无几。

        印度的制度虽然发生了变化,但是婆罗门的权威依然还在的,而且仍然是根深蒂固,这是因为曾经的婆罗门不仅掌控着政权,而且还掌控着信仰。

        印度教拥有十亿人口的教徒,并且在印度拥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徒,这也就奠定了婆罗门种姓在印度的地位依然很高,而婆罗门的修行者,拥有的地位就更加高了,甚至在教徒心中就如同神灵一样的存在。

        毫不夸张地说,这些人吃喝拉撒都是有仆人伺候着,甚至上厕所都不用自己去擦屁股,这都是仆人用毛巾来伺候,很多外人对此不解,认为这些仆人简直就是白痴、贱骨头,但是对于被宗教洗脑的人来说,外人很难想象这些人会做出如何恐怖的事情。

        宗教,可以让人抛妻弃子,可以让人自.残,甚至可以让人为之拼命,那么自然也可以让一个人虔诚地去给他们心灵中的“神”和“善主”擦屁股。

        当然,对于双方都你情我愿的事情,秦朗并不会去干涉,他现在只是想去拜访一下这位婆罗门修行者。

        这人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不过其真正的年龄恐怕已经超过了百岁,此刻这个人盘膝而坐,如同老僧入定,但是他的身上穿着的确是雍容华贵的真丝锦袍,这可跟苦修的僧侣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秦朗的精神力到达了这人面前的时候,此人终于察觉到了,猛然睁开眼睛,用其精神力向秦朗发出了警告:“来者何人?”

        “这话应该我问你。”秦朗道,“你竟然敢越过边界去窥探我的弟子,所以我认为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否则的话,你就永远没有解释的机会了。”

        “华夏的武者,都是这么嚣张的么?”这人的语气显得有些不屑,“你说的弟子,原本就是我们天竺的后裔,而且她做了我的徒弟,也可以成为婆罗门的一员,她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天竺国的人,能够成为婆罗门的一员,这可是无上的荣耀,你知道什么叫无尚的荣耀么?你看看那些下等的首陀罗,他们给我做仆人,都是他们全家的荣耀。达西瓦亚如果成为我的弟子,她就是婆罗门中有地位的人,她的全家和祖先都将获得荣光^……”

        “她根本不想成为什么婆罗门的一员,作我的弟子,显然比什么婆罗门一员更有吸引力。”秦朗平静地说。

        “你不过就是一缕精神力而已,也敢这样跟我说话!”这人一声冷哼,似乎就要将秦朗这一缕精神力给镇压下来,作为一个拥有很强修为的修行者来说,他并不认为秦朗这一缕精神力是来拜访他的,所以他决定抢先出手,给秦朗一个下马威。

        “噢,一缕精神力而已?”

        秦朗冷哼一声,神念一动,一个黑色的形体就凭空出现在此人的面前了,这一身黑衣形态的精神体,就是秦朗的阳灵。

        阳灵,等同于秦朗的一个分身,因为是纯粹的精神体,所以移动的速度极快,神念一动,这个精神体自然也就动了。

        “阳灵!”

        此人看到秦朗的一缕精神力陡然间凝聚成了实体,顿时就知道碰到了硬茬子,拥有阳灵的武者,那是达到了显圣境的修为,而能够达到这样修为的人,已经算是华夏的绝顶高手了,这样的人也有很强的后台,往往是一些超级宗门的太上长老之类。

        修为高,后台硬,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太好惹。

        隐约猜测到秦朗的来历,此人也就不那么倨傲了,而是用对等的语气向秦朗道:“能够修成阳灵,说明你已经是华夏有数的高手了,也就有资格跟我平起平坐了。如此,本人就开门见山跟你直说了吧,本人名为头摩沙曼,是婆罗门神仆的一员。在天竺,婆罗门就是最高的种姓,连帝王都要比我们低一等,我们生来就是高贵的,但是外人并不知道,在婆罗门之中,还有一个‘神仆’的存在,神仆,是因为我们的祖先都是信奉梵天、湿婆、毗湿奴大神的仆人,所以我们的身上流淌着神灵的气息——”

        “额,我明白,你们这些人以侍奉神灵为荣,以作为神灵的仆人为荣;你的那些仆人,以侍奉你这位善主和高贵的婆罗门为荣。不过,无论你是什么来头,跟我有什么关系?”秦朗并不客气地打断了这位叫头摩沙曼的家伙。

        “我只是告诉你,得罪一位婆罗门的神仆成员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反之,如果你能够退一步的话,你将会得到我的友谊,得到整个印度教的友谊。”

        “友谊暂且不提,你想夺走我的弟子,这可不是为了友谊,你究竟是为了什么?”秦朗道。

        “为了将来。”头摩沙曼道,“或许你应该知道一些,我们婆罗门的人都相信,这个世界只是梵天的一场梦,而当梵天醒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个世界,都会崩溃的。而现在,作为婆罗门神仆的一员,我们已经感知到梵天大神即将醒来了,当它醒来的时候,这世界就会彻底崩溃,只有我们这些虔诚的神仆,或许你们这些绝顶的修行者,才能渡过这一场劫难。而达西瓦亚,她是天竺的女儿,她应该成为神仆的一员,继承我的衣钵,而且她如果成为我弟子,在整个天竺、整个婆罗门都会拥有无上的荣耀!”

        “你的解释我明白了,看在你没有太多恶意的情况下,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就此罢手,我可以既往不咎。对了,本人是华夏毒宗的宗主秦朗。”秦朗道。

        “嘿!华夏毒宗秦朗——很好!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天既然你来了,那么就别想走了!”

        头摩沙曼一声狞笑,立即在房间中布置了一个领域,显然是准备困住秦朗的阳灵,“秦先生,你太自大了!我们正愁不知道如何对付你呢,想不到你居然主动送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