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623章 孤立无援
  • 正文 第1623章 孤立无援

    作品:《少年医仙

        

        拉拢一批人,打压一批人,这才是对付敌人的高明手段。

        秦朗和显宗、术宗和药宗之间,可谓是积怨已深了,想要化干戈为玉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无论是秦朗还是对方,似乎都没有和解的打算。

        这一次显宗、术宗和药宗的高手倾巢而动,可不是真的想要跟秦朗进行谈判,说白了就是要向秦朗和毒宗施压,迫使秦朗答应其条件,在这里分一杯羹。当然,对于显宗的人来说,这样的做法只是他们一直的传统而已,毕竟他们一直都是江湖的领袖,其他门派如果发现了什么好东西,绝对不可能绕开他们而直接收获好处的。

        说白了,就是多吃多占习惯了,现在忽然被人拒绝在外,所以无论是面子上还是心理上都无法接受了。

        然而,这一次他们却非接受不可,因为秦朗摆出的姿态足够强势,因为其余的门派都愿意投入毒宗的阵营了。对于其他门派来说,显宗、药宗和术宗的实力很强,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毒宗、密宗、魔宗加上道教,实力似乎更强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毒宗可以给他们提供的好处更多,所以对于这些门派来说,做出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并不是什么难事。

        葬渡禅师简直要被气疯了,他这一次可谓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不仅未能逼迫秦朗就范,反而还给秦朗增加了“党羽”。简直是忍无可忍,葬渡禅师气得怒吼一声:“秦朗,你这小子欺人太盛!”

        “欺你又如何?”秦朗反问,语气十分不屑,“葬渡老东西,你如果有种的话,我们直接决生死!要是没种的话——算了,我忘记你是和尚了,已经没种了。既然没种,赶紧滚远一点,免得浪费彼此时间!”

        “小子,你太嚣张了,竟然敢对葬渡禅师无礼——“

        药宗的一个圣胎境高手想要替葬渡禅师出头,博取其好感,但是下场却是话还未说完,他的脑袋就已经掉了下来,这家伙是直接被白福拧断了脖子的。

        “你^……你竟然敢当着本座的面杀人!”葬渡禅师简直怒到了极点,秦朗的做法,简直就是对显宗的挑衅和侮辱。

        “没错,杀人又如何?”秦朗反问,“我刚才就已经说了,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浪费时间的事情,我可不想陪着你玩。”

        “葬渡禅师,你老了。”杰布活佛一声叹息,以前杰布活佛曾经一直将葬渡禅师视为宿敌,但是今天看到葬渡禅师被秦朗如此压制,杰布活佛已经打心底地有些看不起葬渡禅师了。

        任无法更是用不屑地目光瞅着葬渡禅师,对于任无法而言,以前葬渡禅师也是让他十分忌惮的人物,但是今天任无法对葬渡禅师的看法已经改观了:这不过就是一个失去了雄心的老和尚罢了。

        显宗的威严彻底没了,作为显宗的宗主葬渡禅师,居然不敢面对毒宗宗主的挑战,这就是彻底输了气势。

        “秦朗小子,竟然敢挑衅我们显宗的威严,今天若不给你一个教训,你怎知道天高地厚!”显宗的阵营之中,传来了一个充满挑衅的声音。

        “秦宗主,小心一点,此人是显宗禅静庭的元冈,一直都是显宗的俗家弟子,但绝对是显宗最恐怖的高手之一!”密宗的杰布活佛暗暗提醒秦朗道。虽然以前杰布活佛也对秦朗不爽,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密宗和毒宗的合作非常愉快,杰布活佛对秦朗的认识和态度自然也就发生了改观。

        秦朗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叫元冈的家伙身上,正如杰布活佛所说,这家伙果然是俗家弟子,没有经过剃度,头发和胡须很长,不过都是编了辫子的,显得干净利落。

        元冈的年纪,至少也有百来岁了,但是此人身上完全没有任何衰老的气息,反而身上的每一寸肌肉似乎蕴藏着惊人的爆发力。

        元冈穿着僧衣,赤足向秦朗走来,每一步看似重若千钧,但脚下的沙砾居然纹丝不动,放佛他的身体如同鸿毛一样轻盈。

        这家伙的确是一个高手,因为此人已经领悟到举重若轻、两极归一的武道精髓了,单单以武道修行而言,此人的确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难怪敢代葬渡禅师来迎战秦朗。

        虽然代替葬渡禅师迎战,已经有损于显宗的威严了,毕竟堂堂的显宗宗主不敢迎战毒宗宗主,这件事本身已经让葬渡禅师和显宗的威信大大削弱了。

        不过,如果元冈可以击败或者镇压秦朗的话,那么至少可以保住显宗的颜面,而葬渡禅师,也许可能会被显宗的高层剥夺宗主的位置了,毕竟他损失了宗门的威严。

        元冈停在了秦朗身前十米的地方。

        周围其余的人,直觉的退开,为两人留下了战斗空间。

        这里是新维区的戈壁滩,两人可以放手一战,无须担心对普通人造成冲击和破坏。

        “你不下马?”元冈冷冷地盯着秦朗,目光显得有几分阴鸷。

        对于元冈的目光,秦朗心有所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倭国人?”

        之所以秦朗有此一问,是因为华夏的武道修行者,一旦达到了宗师的级别,其精气神都会发生一种蜕变,生出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即便是任无法这个魔宗的宗主,也已经有了一派宗师的气度,让人不觉得邪恶、阴毒。

        唯独倭国的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他们的目光都带着这种独特的阴鸷,也许是因为侵略的基因已经深入了他们的血肉,所以这些家伙都如同野兽一般狠毒。

        “元冈是我显宗在倭国的门徒,佛宗教义本无界限——”

        葬渡禅师原本想要替元冈解释两句,但是却被元冈给打断了,“多说无益,武道只有强弱之分!而无种族之分!”

        “错了!华夏武道,是绝对不能被倭国人学去了,所以原本我只想击败你,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秦朗浑身释放出来的杀气,已经说明了他的主意是什么。

        显宗这些丧心病狂地家伙,向倭国等人传教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将武道也传给了倭国人,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无知小儿,给我死!”元冈大喝一声,人影一晃,如同闪电一样来到了秦朗面前,一记掌刀切向秦朗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