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597章 血咒门之殇
  • 正文 第1597章 血咒门之殇

    作品:《少年医仙

        

        当看到络绎不绝的信徒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秦朗就知道为何血咒门的人不想离开越国境内了,那是因为这些降头师在这里可以获取很多的利益,很多信徒为了他们,可以供奉一切,甚至将自己的妻子女儿都可以奉献出去。

        这些降头师都是高高在上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怎么会愿意离开自己苦心经营的地盘呢?

        既然不想离开,那么秦朗就只能将他们“请”离这里了。

        “喂,你这家伙,是来敬拜陈豺大师的吧,赶紧去后面排队!”有人冲着秦朗吼道。

        秦朗没有理会这些人,直接走了进去,浑身的杀气直接将其余人给吓退了。而此时,那个陈豺也感觉到了秦朗的杀气,直接从庙子里面跳了出来,不过他还未出手,就被秦朗身上蜂拥而出的圣痕甲虫给包围了。下一刻,这个陈豺就直接变成了一堆骨架,顿时敬拜他的信徒们立即四散而逃。

        类似的事情,不断地在越国境内出现。

        这些都是秦朗下的手,既然已经发了话出去,那么秦朗就要做到,否则别的人怎么会怕。尤其是在这越国这些地方,降头师本来就有很高的知名度,如果不将他们现场杀死的话,很难收到威慑人心的效果。

        对秦朗而言,血咒门不过是一些小喽啰而已,这些家伙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既然如此,秦朗就索性不给他们脸面了,一概杀之!

        一天之内,秦朗接连斩杀了十几个血咒门的降头师,以至于整个越国的降头师一天之内似乎都销声匿迹了,因为其余的降头师就算不是血咒门的,也担心被秦朗“伤及无辜”,所以全都消失了。

        至于血咒门的人,这一次更是吓得不轻,本以为之前秦朗的话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罢了,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秦朗的话根本不是警告,而是命令,是催命符。

        当秦朗斩杀了血咒门十几人之后,血咒门的“使者”再度出现在秦朗面前,此人是血咒门的太上长老,圣胎境的修为。对于血咒门这样的门派来说,圣胎境其实已经算是高端战斗力了,血咒门已经是牺牲不起了。

        “秦宗主,我是血咒门的使者!”这人见到秦朗,担心被秦朗直接斩杀,所以赶忙表露身份。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既然对方已经表明是使者了,秦朗也不好直接下毒手,淡淡地说:“血咒门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三天之内,你们必须退出越国境地。结果,你们的人没有听我的话,所以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秦宗主,你明明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

        “对不起,我们毒宗可以算是强龙,但是你们血咒门算不上梦地头蛇,你们不过是一群虫子,仅此而已。”秦朗道。

        “你……秦宗主,您这样是否是太过狂妄了?要知道,我们血咒门的势力遍布整个东南亚,如果我们要跟你们毒宗拼命的话,你们月会造成很大损失。”

        “如果血咒门敢向毒宗宣战,我可以保证,三天之后,你们血咒门的道统就会彻底灭亡。如果不相信,你们尽管试试。今天,我杀的人已经不少了,暂且作罢,血咒门连同你在内,赶紧离开越国境内。否则,明天开始,我就会看到一个杀一个。”秦朗的话几乎是不讲道理,但是他是强者,所以根本必须要跟弱者讲道理。

        血咒门的使者离开了,同时血咒门的其余人也离开了。

        越国境内,怕是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出现什么降头师了。

        在段长野的药厂中,一些可以提升人体机能的药物已经开始被生产出来了,这些药物原本是提供给华夏特种部队的药物,如今开始对越国的土豪大亨进行销售,这样可以让这些人迅速培养一批实力强大的队伍。不过,这些药物可不是免费提供的,而是需要用黄金来进行、交易的,也只有黎家的人,才能以成本价购买。

        有了这些药物,黎家的私人武装部队实力将会提升几个档次,那时候黎家在越国的势力也就更加稳固,就算到时候米国的人直接干预,恐怕也无法对其造成影响了。毕竟,米国佬的科技战斗力虽然是世界第一,但是他们已经养尊处优习惯了,无论是士兵还是国内的民众,都不愿意支持境外战争了,因为这些人并不愚蠢,他们开始明白所谓的战争根本就没有正义的,而且到头来死的都是士兵,受伤害的都是他们的家庭,而受益的确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客们。

        另外,近些年米国虽然也发动了一些战争,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无论是战略目的还是经济目的都没有达到,反而因为陷入战争而造成了许多士兵伤亡及国内经济的损失。

        总之,对于这些无意义的战争,米国士兵和民众已经不会支持了,而政客们标榜的自由民主战争也不管用了,事实证明几乎在任何一个被他们强加了民主自由的地方,最终都是悲剧收场,这是因为他们从未真正想过要给别国所谓的自由和平等。

        对于越国的这些富豪和大家族而言,他们从来不需要什么民主政权,他们只需要一个听话的政权就行了。如今,新建立的这个政权就是听命于黎家为首的大家族和大富豪们,而那些不明真相的民众,居然还在欢庆,以为新的政权可以给他们带来真正的平等和自由。

        当然,秦朗不会脑残地去做圣人,要求黎家给越国民众真正的自由和平等,因为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如果黎家的人非要这么做,那么他们就成了这些富豪和大家族中的异类,接下来黎家就会去被孤立,而那些大富翁和大家族就会去寻找新的代言人。

        当然,最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些越国民众又不是华夏人,他们的幸福不幸福跟秦朗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