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557章 疯狂的郭嵩翔
  • 正文 第1557章 疯狂的郭嵩翔

    作品:《少年医仙

        

        郭嵩翔逃之夭夭了,蒙古老头被丹宝碾压了,吸血鬼伯爵也被秦朗给擒住了,那个看似神秘的盒子自然也落入了秦朗的手中。

        此刻秦朗当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僻静之地,沙漠地带就是好,僻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因为很多地方根本就是杳无人烟的。

        古朴的盒子,就在秦朗手中。

        用精神力去探测了一下,竟然是无法通过精神力窥探到盒子里面的东西,这也就是说无法判断里面是否有什么陷阱之类的东西。

        不过,秦朗认为这盒子中就算是有什么陷阱,应该也不至于将自己给炸死,所以就要伸手去打开这盒子。但是不知道为何,这时候心头忽地冒出一种不太舒服的念头,秦朗顿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因为秦朗想到了一句话:不作就不会死。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变强大了,也许是因为刚才取得了一场胜利,所以这胆子就大了,以前秦朗行事的风格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今天好像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正所谓物极必反、乐极生悲,秦朗顿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冲动可能会引起一场麻烦。

        郭嵩翔没能给秦朗带来麻烦,外蒙国的国师和米国的吸血鬼也未能给秦朗带来麻烦,但是这盒子,这盒子里面的东西却可能给秦朗带来麻烦,因为他低估了这东西的风险。

        对秦朗而言,这个地方既然被称为灵异地区,那么自然是有一些超过了自己估计的东西,如果抱着“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想法做事的话,很可能做事就成了作死。秦朗的实力的确是很强大了,但是却还没有到可以无视一切存在。

        而接下来的事实,却证明了秦朗这一次的警觉:当秦朗将这盒子放下,然后用一只圣痕甲虫去打开这盒子的时候,在盒子开启的瞬间,出现了一道奇特的光,这光芒是翠绿色的,被这光芒一照,那圣痕甲虫发现了不可思议地变化:

        圣痕甲虫一分为二了!

        秦朗骇然,顿时知道这盒子里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了。

        这是双鱼玉佩!

        竟然是这个逆天的东西!难怪郭嵩翔要亲自来接手这件东西了,难怪米国佬也会插手,这都是因为这东西实在太逆天了!

        顷刻间,被光一照,就可以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而且还是**生物,这自然是让人无法想象。

        就算是当今最先进的克隆技术,也不能在顷刻间完成这个过程,这绿光复制一个圣痕甲虫,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好像是秦朗眼睛一花,这圣痕甲虫就已经从一变成二了,而且诡异的是,这东西居然连秦朗留在圣痕甲虫身上的精神烙印都给复制出来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诡异莫名。

        当然,幸好只是复制了一这圣痕甲虫出来,如果是秦朗被这绿光给照射了,复制出一模一样地他来,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秦朗根本无法想象这两个“秦朗”能否和平共处,就算是暂时可以和平共处,却又该如何面对他的女人们,难道将她们也复制一份出来?

        两只圣痕甲虫,秦朗都感应,都能用精神力操控,所以秦朗操控一只圣痕甲虫将这个盒子关上。盒子里面的情况秦朗已经看清楚了,绿光消失后,就剩下一个非常古老的玉佩而已,玉佩上面有些秦朗完全看不懂的图腾,仅此而已。

        既然搞不懂,秦朗只能将这个盒子关上,在没有弄清楚如果控制这东西的开启和关闭之前,秦朗都决定不再碰它了,早知道里面是这东西的话,秦朗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碰它。

        看到这盒子完全关闭好了,秦朗才将起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看,虽然秦朗目前不知道如何利用这东西,但是他知道这东西一定算是一件“宝贝”。何况,在这个盒子的背面,秦朗还看到一个人的“签名”,这个人秦朗曾经听过,他是建国的最年轻元帅,可谓是军事奇才,后来一度被推举为国家的接班人,堂堂的二号人物,而且已经被指定为一号人物了,但是此人最后的下场却是忽然叛国,最终叛逃的时候飞机落入了外蒙国的境内。

        只是,秦朗没想到这位传奇将军居然也跟这东西有过接触,难怪这东西最后在华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原来居然是被这位将军给带走了,最终落入了外蒙国。

        只是,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郭家动用了怎样地代价,才从外蒙国换来了这东西,或许可能还有米国的授意,才使得外蒙国最终交出了这种东西,然而鬼使神差地,这东西居然又落入了秦朗的手中。

        根据秦朗得到的这些信息,秦朗认为这东西就是“不祥之物”,因为但凡是得到过它的人,似乎下场都不太好。从这东西出土开始,最先得到它的一群人癫狂了,后来得到它的科学家人间蒸发、尸骨无存了,随后的将军也坠机了……总之,得到这东西的确是不太吉利,这东西大概就是一个坑主人的货。

        复制的那一只圣痕甲虫,秦朗没有立即处死它,如果是秦朗自己被双鱼玉佩复制的话,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但如果只是复制出一只圣痕甲虫的话,却没有什么恐怖,毕竟这种事情在秦朗的掌控范围内。而且秦朗正好可以通过这一只圣痕甲虫来推测这双鱼玉佩的玄妙。

        因为这复制的圣痕甲虫也有秦朗的精神烙印,秦朗可以通过自身的精神力去探寻这一只圣痕甲虫的不同之处。秦朗的精神力修为早已经达到了入微的程度,所以他可以清楚地感应到这一只圣痕甲虫的一切微妙变化。

        然而,秦朗并未发现这一只被复制的圣痕甲虫有何不同之处,嗯,只有一个:被复制的圣痕甲虫跟原来的圣痕甲虫是结构“相反”的,就像是从静止里面出来的。

        镜面,镜像。

        这让秦朗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另外一个关键问题:镜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