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544章 极其神秘之物
  • 正文 第1544章 极其神秘之物

    作品:《少年医仙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秦朗不知道护灵人集体叛变的原因,因为连最后一个护灵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许当秦朗灭了术宗之后,会找到一些答案吧。.此刻,秦朗正在向术宗的山门进发。

        高温,无法忍受的高温。

        沙漠中最可怕的不是阳光,而是阳光下滚烫的沙子,中午的时候,沙砾的温度几乎可以达到八十几度,传闻将鸡蛋放在沙子里面都能将其烤熟了。

        在这样的温度之下,几乎没有人会进入沙漠,更不要说顶着烈曰赶路了,这是极端残酷的自然环境,如果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赶路,很可能就会被烈曰烤成干尸。

        作为这个世界顶端行列的修行者,秦朗当然是可以承受这样的环境,甚至对他而言,这种环境还是一种享受,因为在这里秦朗才可以感受到绝对的宁静,这是接近死亡的宁静。

        通过GPS,秦朗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接近罗布泊地区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死亡禁区了。

        不知道为何,接近这里的时候,秦朗还有些兴奋。

        越发靠近罗布泊,秦朗忽地停下了脚步。

        秦朗的精神力感应到了一些东西,他将自己的精神力延伸出去,立即就知道前方出现了一个军事设施,准确的说是一个暗堡,一旦秦朗靠近这个地方,很可能就会被攻击。秦朗倒是不担心这些武器的威力,而是担心伤及无辜,毕竟都是华夏的军人。

        稍微想了想,秦朗还是给葆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目前的状况,葆老爷子听了秦朗的话,惊道:“你怎么会去那地方!你现在如果没有进入的话,那就别进去!没错,那里是有暗堡,但是那暗堡不是阻止人进入的,而是阻止里面的东西出来!”

        “阻止里面的东西出来?”秦朗居然笑了笑,“那里面究竟能够出来什么东西?难道是怪物?”

        “这可是关系到国家机密了——”

        “老爷子,您要是觉得不合适告诉我的话,那也没关系,我自己进去探一探就知道了。”秦朗似乎不以为然,毕竟他连修真界那些地方都是去过的,并不认为这个世界还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秦小子!这件事情可不能开玩笑!”葆老爷子的语气十分严肃,严肃得秦朗不得不认真对待,“你应该知道我们国家建国之后的几次核爆是在哪里进行的吧?你知道为何要选择这个地方么?”

        “呃……这应该是真的国家机密了。”

        “是的,这些东西在几十年前,是绝对不能提的机密,不过现在无妨了。当时因为接到一些情报,说是在这一带地区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葆老爷子说的稀奇古怪的事情的确是很稀奇,比如几十年前,在距离罗布泊地区最近的一个村子当中忽然很多人癫狂了,因为距离这个村子不远的地方出现一个古代遗址,然后有人从这个古代遗址中带回了一些东西,结果导致整个村子几乎毁灭,这些人无缘无故地就疯狂了,而且疯狂之后就变得狂暴而富有攻击力。最后,这个村子消失了,幸存的人远离了这里,疯狂的人死在这里,从古代遗迹中取出来的东西也留在这里,被当地人视为诅咒之物,所以没人去碰这些东西,于是顺理成章地落入了国家手中。其中有一件东西,拥有相当恐怖的能力,以至于这东西的相关消息不得不封锁起来。

        说实话,秦朗的兴趣都被这葆老爷子给引发起来了,最后秦朗知道了这件东西——双鱼玉佩。听起来只是一件普通的饰物,但是当秦朗知道这东西的名字的来历时,他就彻底被震惊了。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其形态像双鱼,而是因为当时将这东西和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它居然成功地“复制”了一条一模一样地鱼出来。

        “老爷子,您确定不是在跟我讲故事?”秦朗的兴趣完全被激发出来了,他知道葆老爷子所说的情况用现代科技可以解释为克隆,但就算是最先进的克隆技术,也不可能顷刻间弄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生物来。

        “如果是故事的话,这还能叫机密么?”葆老爷子自己的兴趣也来了,所以接着往下说,“另外,我们发现这件东西不仅仅是可以复制一条鱼这么简单——”

        “你们不会是复制了人吧?”秦朗觉得在国家机器面前,自己的想象力还是不够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没有办法回答你了,因为有些实验数据已经消失了,你应该可以现象的,被一个人带走了。”

        “那个消失的人?”秦朗知道葆老爷子所说的人。

        “是的,我们最初以为这个人被俄国人策反了,但是最后我们通过渠道查证,否定了这个结果,最终确信这个人是真的人间蒸发了,你应该不会怀疑我们的搜寻能力吧?”

        “不怀疑。”秦朗摇头,在那个年代,如果国家说要掘地三尺寻找一个人,执行者就不敢只挖地两尺,“所以呢,对于这个问题你们应该有结论了吧?”

        “我们找到了那人最后的遗言,他消失之前,在地上留下了一句话:这只是开始,时候未到。”

        “听起来很玄乎,他的最后遗言不是‘我去找水了’之类的话么?”秦朗故意开玩笑道。

        “那只是当时的傻.逼新闻记者给编的,我们需要他编一个类似的故事,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编的故事实在太蠢了。要知道,那个人当时省科学院的副院长,数十次到这个地区进行考察,多次深入罗布泊地区。找水喝?难道他会不知道那种鬼地方根本没有水么!何况,他独自一个人离开考察队,这本来就不符合规矩。作为一个多次参与考察队的人,他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明白、遵守?以他们的重要姓,只要传递信号出去,立即就会有军方接应但……总之,事实的真相,我们是在他消失几年之后才发现。”

        “真相?什么真相?”秦朗不解。

        “消失的那家伙,可能只是第二只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