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538章 章献文晋升
  • 正文 第1538章 章献文晋升

    作品:《少年医仙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当秦朗看到章献文的时候,这家伙已经是蓬头垢面了,大概是三年之内都没有修过面、剃过胡须了。.

        水镜道人告诉秦朗,药宗的人还是不死心,想要将章献文给弄回药宗去,但是章献文自己根本不想走,青城派也是表明绝对不允许药宗的人踏入青城派,否则就是跟青城派为敌。

        “药宗这帮蠢货,大约真是活腻了!”

        秦朗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他本来就打算找药宗和术宗的麻烦,正愁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如今倒是有了很好的借口。

        进入了炼丹房,秦朗一边等待章献文炼丹,一方面观看他炼丹的详细过程。章献文的炼丹术的确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三年不停的炼丹,使得他的每个动作都是无可挑剔的。

        章献文没有红莲业火之类的天地火种,他炼丹纯粹是靠真气产生的真火,所以炼丹的困难程度更高,这就对炼丹师的技艺要求也更高,但是章献文很好滴做到了这一点,尤其是他三年之内不断地炼丹,使得他对真火的控制,对自身炼丹术的感悟都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了,可以说是将自身的炼丹术提升到了极致。

        这种时候,往往也就到了技术提升的时候了。

        厚积薄发,只需要一个稍稍的指点,章献文就可能突破。

        所以,秦朗现在就是准备给章献文打通炼制绝品灵丹的大道。

        等章献文出了丹药之后,秦朗才向章献文道:“这三年你的功夫不会白费,我现在炼制一炉九阳丹,希望对你的炼丹术有所启发。你的炼丹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现在就差那一点最后的感悟了。”

        说完这话,秦朗立即取出了丹炉开始炼丹,相对于章献文的一丝不苟,秦朗的炼丹过程显得非常随意和悠然,不过这纯粹是两人的炼丹风格不同而已。

        秦朗开始炼丹,而且是炼制绝品灵丹,章献文自然是不肯错过任何一个动作,他的眼睛几乎都没有眨一下,全神贯注地留意秦朗的炼丹过程,看着秦朗如何将材料华为药液,如何将这些药姓截然不同的材料最终融合。

        虽然是秦朗在炼丹,但是章献文却似乎比秦朗更加在意、更加享受,好像是他自己在炼制这一炉丹药似的。

        秦朗故意将炼丹的过程放缓了,就是为了让章献文看透炼丹的全部过程,这一次秦朗完全没有藏私,而且绝对是“无私奉献”,因为路遥知马力,曰久见人心,章献文三年时间为毒宗的努力已经赢得了秦朗的肯定,所以秦朗现在是亲身传教,将这炼制绝品灵丹的精髓传授给章献文。

        不过,章献文是否能够领悟其中的道理,就只能看他自身造化了,毕竟绝品丹师可不是光努力就能到达的,还需要有极高天赋和感悟。

        看到秦朗一上来就炼丹,海蟾道人和水镜道人都主动地退出了炼丹房,反正两人也不懂炼丹术,何必留在这里?万一影响了秦朗炼丹,岂不是得罪人么。

        不过,两人却在远处等候,海蟾道人向水镜道人道:“师叔,你对现在的秦宗主有何看法?”

        “我只知道他比三年前更强了,而且强了很多。”水镜道人道,“另外,不知道他有什么奇遇,我感觉他的气运好像强了很多。总之,我们青城派现在绝对不能对毒宗和秦宗主有任何不良想法,否则下场一定很惨!”

        “师叔放心,我只是问问,因为我也是这样认为。”海蟾道人道,“看来毒宗注定是要在此人手中兴盛了。药宗和术宗,怕是要彻底倒霉了。”

        “掌门,我们只需要关心其中的好处就行了。”水镜道人老歼巨猾地说,“跟毒宗合作,我们获得的好处前所未有,所以只要继续坚持我们的行事风格就行了。现在,我们青城派的实力大增,而且在道门的影响力也超过了其他门派,所以跟毒宗的合作我们的确是得到了很多实在好处。反正,我们只要跟着秦宗主的步伐就行了,以后的好处少不了我们。何况,他也需要我们青城派为他打通灵丹生的多种渠道,我们只要做好这一点就足够了。”

        海蟾道人连连点头,认为自己的师叔不愧是擅长风水易经之辈,这看人看势倒是看得很准,青城派的确是在和毒宗的合作中获取了很多有形无形地好处。

        过了好一阵,海蟾道人和水镜道人都闻到了丹药的香味,感应到了奇异的灵气波动,他们都知道秦朗炼丹成功结束了。

        此时,章献文似乎已经若有所悟,整个人如同石化一样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章献文没有开口询问秦朗,因为他自己也知道炼制绝品灵丹的精髓,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这东西是没有办法用言语来描述的,一旦用言语来描述,只会将其误入歧途。

        只要两人都处于同一水平,都成为了绝品丹师,才能进一步用言语交流其中的一些东西。

        秦朗也不多说,直接将这一炉丹药都留下了,只是带走了丹炉,然后就留下了章献文一个人。

        除了炼丹房,秦朗向海蟾道人和水镜道人说:“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章献文了,除非他自己开口,否则一律不接受任何人炼丹任务!”

        秦朗这话不容质疑,因为他知道章献文已经到了晋升绝品丹师的关键了,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打扰的,这个过程会持续多久,秦朗也不清楚,可能会很短,但可能也会很长。

        不过,秦朗能做的已经做了,就看章献文的造化了。

        接下来,海蟾道人和水镜道人为秦朗准备了宴会,秦朗也知道不好推脱,于是就前去赴宴,顺便了解一下如今青城派在灵丹销售方面的情况。

        “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秦宗主,我们现在已经将渠道打开了,只是灵丹却永远都是供不应求的。”海蟾道人道。

        秦朗呵呵一笑:“那恐怕是因为青城派首先要满足自身和道门的需要吧?”

        海蟾道人尴尬地笑了笑,却也不否认:“秦宗主说得是,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青城派肯定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嘛。还有,如果秦宗主可以加大灵丹的供应量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朗正要开口,忽地脸上一喜,哈哈笑道:“加大灵丹供应量是必须的!因为章大师已经晋升为绝品丹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