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527章 疯狂起来
  • 正文 第1527章 疯狂起来

    作品:《少年医仙

        

        “口气这么大,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给我死——”

        南星霜一声狞笑,操控着碎星梭直接冲向秦朗,这碎星梭忽地爆发出无穷地星光,此刻不再是一艘普通的舟船了,似乎是穿梭在星河之间的无敌战舰,似乎连星球都能撞毁,这大概就是碎星梭名字的由来吧。总之,这碎星梭的速度顷刻间就提升了许多,而且携带着强横无匹的威力。

        天星子的脸上也泛出了狞笑,因为他只道这碎星梭的厉害,就算是元婴后期的修士碰上了碎星梭,也只能是避其锋芒,因为这南星霜是极星宗宗主的孙女,所以才被赐予了这样一件威力强大的法宝,这才算是极星宗真正的法宝之一。

        虽然算不上镇山法宝,但比之镇山法宝也只是差了一个等级而已。反正,在天星子看来,这碎星梭是足够镇压眼前这小子了。如果南星霜不是极星宗的重要人物,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天星子又怎么会不遗余力地讨好这南星霜,要知道这天星子师徒可都是厉害的投机者。

        习武者和修真者之间最大的差距就在于法宝。

        修真者有各种各样地法宝,可攻可守,这些法宝都是用极其稀少的材质打造而成的,而且一些法宝自身产生了灵性,拥有强大的力量,跟修真者彼此配合,可以将双方的力量数倍乃至数十倍地放大,所以修真者只要筑基成功了,面对习武者基本上都是有压倒性地优势。

        比如这南星霜的个人实力秦朗是可以轻松抗衡的,但是当她的力量通过碎星梭放大之后,就算是秦朗也会感到十分吃力。此时,这碎星梭冲撞过来,秦朗似乎都只能选择暂避锋芒,然而这碎星梭的速度极快,一旦秦朗选择闪避,那么它就会对秦朗穷追猛打,让秦朗疲于奔命,直到最后被其歼灭。

        何况,这碎星梭上面还有南星霜和天星子两人,一旦秦朗露出任何破绽,这两人必然会对秦朗下杀手的。

        似乎,因为这一件法宝,南星霜就已经掌控了局面。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魔石,给我爆!魔焰滔天!”秦朗大吼一声,一块魔石立即在自己的左手掌中爆炸,顿时滔天魔气从秦朗的身体当中释放出来,在魔石的刺激下,魔种的威力顷刻间被催生到了极致。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说魔气、魔种是最善于爆发的,一旦魔焰滔天的时候,修道者都只能暂避锋芒。

        秦朗本身就有魔石,以前他还不能完全驾驭魔气和魔种,但是如今秦朗修成了圣胎领域之后,以圣道驾驭诸道,已经有武圣的雏形了,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所以顷刻间,秦朗的实力再度攀升,浑身的魔气释放出来,将他显得如同魔神降世一样,而此时这碎星梭也碾压过来了,如同巨舰狠狠地撞向秦朗。

        “炎——黄——圣——道!”

        面对这巨舰一样的碎星梭,秦朗的身体似乎显得极其渺小,但是秦朗周身释放出来的气势却是相当地恐怖,以至于将远处观战的汉星子都给惊呆了。他本以为秦朗面对恐怖的碎星梭都只能逃之夭夭,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准备以拳头硬抗碎星梭。汉星子也算是见过一些古武修行者了,但绝对是头一次看到如此凶猛的习武者,这哪是什么习武者,简直就是魔神降临!

        面对碎星梭,秦朗出动的只是拳头!

        以肉拳去撼动巨大无比的碎星梭,如果有其他修士看到这一幕,都会认为秦朗的做法十分愚蠢,因为碎星梭可是极星宗很出名的一件法宝,威力惊人。

        只是,对于秦朗而言,碎星梭在别人眼中此时是巨舰,但对他而言不过是一把簪子大小的梭子而已,纵然是变得再巨大,梭子始终也只是梭子。而自己拳头释放出来的力量,可以将它打回原形!

        轰隆!~

        拳出,舰至。

        两股截然不同的强大力量终于撞在一起。

        这碎星梭的力量,可是轻易能够碾压一座高山的,汉星子不知道秦朗如何抵挡,反正汉星子现在已经准备逃之夭夭了。

        然而,对秦朗而言,他的心头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他的拳头没有丝毫地犹豫,他坚信自己的拳头可以为自己扫平一切障碍,因为这是圣道、圣皇之拳,融入的不仅仅是强大的力量和气势,还有这驾驭天地法则的圣之道!

        圣人之道,超脱天地!圣人之力,超越天地法则!

        轰!~

        毁灭性的力量,产生了无法形容的爆炸威力,这一次秦朗四周的沼泽没有被掀飞,而是直接被蒸干、蒸发!

        碎星梭上面的南星霜和天星子,脸上的狞笑已经僵住了,取而代之的极度惊骇和怀疑,南星霜更是如同世俗大妈一样尖叫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凭借血肉之躯挡住我的碎星梭!该死!”

        天星子当然也看出了问题,但是他看到了更多不利的地方,赶忙提醒南星霜道:“碎星梭在收缩了,这个小畜生的拳头居然能够压制住碎星梭上面的阵法!”

        “给我杀了他!”南星霜已经歇斯底里,“出动你的法宝,我们全力出手,杀了他!”

        其实不用南星霜提醒,这一次天星子也出了全力,他的法宝混元锏已经向着秦朗当头砸了下去,同时天星子还伸手一指,施展“流星剑雨”的剑诀攻击秦朗。

        南星霜不断地将力量注入到碎星梭中,希望可以将秦朗这小子彻底镇压下去。

        秦朗知道南星霜和天星子都已经开始疯狂了,这也意味着两人这一次算是施展了全部的力量,他的圣道领域极其玄妙,不仅可攻可守,而且还能清晰地洞察四周的一切微妙变化,所以南星霜和天星子的一切行动其实都在秦朗的感应之下。

        觉得时机差不多了,秦朗的双生元阳开始疯狂地催动两个精神世界,然后忽地向南星霜发动了精神攻击,只见一块戒尺从秦朗的额头处喷出,这一方戒尺虽然不大,却携带着难以形容的威势,不过它却不是攻击南星霜,而是攻击碎星梭。

        这戒尺虽然小,但是落在碎星梭的顶端处,顿时就碎星梭压得往下一沉,似乎这戒尺有万斤重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