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523章 冤有头
  • 正文 第1523章 冤有头

    作品:《少年医仙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终于,秦朗再度进入了极星宗的地境,该死的极星宗宗门,依然是巍峨耸立,不过秦朗却可以感应到极星宗山门四周的天地灵气比之前弱了很多,看来极星宗山门的那一条龙脉已经被分流了,现在极星宗的高手虽然在极力弥补,但是他们的确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前往极星宗山门的途中,依旧是戒备森严,看来要进入极星宗的山门难度应该很大。

        就目前的情况,能够进入极星宗山门的,恐怕只能是极星宗的门人弟子,其他宗门的人,应该很难进去。

        不过,再严密的防御,都肯定会有漏洞的。

        秦朗在极星宗的山门附近观察了半天,心头就已经有了计较。

        先是找到一个极星宗的把手山门的内门弟子,破费几枚灵丹,跟其搞好关系,然后委婉说出想要到极星宗拜师的事情,请这位帮忙引荐一位结丹期的高人,看看能不能拜师,然后称为极星宗的门人。

        得了秦朗好处的那位极星宗弟子,自然是帮秦朗说了一些好话,然后果然带着秦朗去拜见一位结丹期的修士。

        就算是在极星宗,结丹期修士也算是中坚力量了,有一定的地位,这位结丹期修士是附近的一片隐蔽山林中接见秦朗的。

        引荐秦朗来这里的那位内门弟子已经走了,而这位结丹期修士则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秦朗:“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拜师?”

        “我叫清扬,希望拜前辈为师,加入到极星宗门下。”秦朗道。

        “想入极星宗门下,不是不可能。不过,你资质平庸,恐怕是通不过极星宗的入门选拔考试吧?”

        “所以我才准备拜前辈为师,只要我成为前辈的弟子,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极星宗门下了。”秦朗道。

        “你觉得我为何要收你为徒呢?”对方反问。

        “前辈如果收我为徒的话,我就可以向师父您孝敬二十枚白阳丹,师傅您觉得如何?”秦朗装着讨好地样子问到。

        “唔……不错啊,二十枚白阳丹,收你为徒也是可以的。这么看来,你的灵丹不少啊。”这结丹期修士冷哼一声,“既然你要拜我为师,你就应该将全部的灵丹双手奉上才对!”

        “这……我的灵丹,我自己还需要啊。”秦朗装着很紧张地样子说到。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就该死了!”结丹期修士冷笑道。

        “为何?”

        “为何?你这种小角色,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到的灵丹,这可能是你的机缘,但是如果你一位自己一直都有机缘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修为低下,居然还敢显摆自己的灵丹,这就是找死啊。”结丹期修士道,“你自己想想看,当你的师傅才能得到二十枚白阳丹,但是我直接干掉你,就可以得到你全部的灵丹,懂么?如今邪魔外道扰乱东南神州秩序,你就是邪魔外道的探路人,所以该死,明白了?”

        “明白了。”秦朗点了点头,“就等你这话呢!”

        说完,秦朗忽地出手。

        这结丹期修士正在得意之际,忽地被秦朗出手,如今以秦朗的实力,加上这结丹期修士不防备,他完全是可以干掉对方的,但是秦朗并未击杀对方,而只是破开对方的防御,在胸前拍了对方一掌。

        那结丹期修士没想到秦朗忽然释放出如此强大的气势,更没想到秦朗实力如此强横,轻易破开了他的护体罡气,来不及反击,已经中招了,但幸好对方没有下重手,也许是顾忌极星宗的威名。

        “不错,本人是极星宗的金丹修士,地位尊崇,你如果胆敢伤我的话,必死无疑!”这结丹期修士镇定下来,又恢复了嚣张的气焰。

        “真是不知死活。”秦朗冷笑道,“堂堂结丹期修士,连自己中毒了都不知道!”

        “中毒?什么中毒?我有金丹护体,就算是中毒了,也能很快化解——怎么可能!”这结丹期修士的脸上显现出极端恐怖的神情,因为他发现自己不仅中毒了,连金丹都被毒气玷污了!

        金丹,可是修士的根本所在,甚至号称是不朽之物,但是居然被毒气给玷污了,这金丹修士自然是害怕至极了,他还从来没有听过有什么毒物可以玷污金丹。当然,既然金丹都被污染了,那么这家伙的身体自然就不用说了,中毒已经是必然的了,而且这种强烈的毒素,恐怕轻易无法化解的。

        连金丹都被玷污了,这位结丹期修士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心惊胆战地问秦朗:“你……你究竟想要怎样?”

        “我就是想要当你的徒弟,进入极星宗山门。”秦朗平静地说。

        “你对极星宗有什么企图?”

        “知道太多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不过,你尽管放心,我还不至于蠢得跟整个极星宗为敌,所以我只是去找一个人麻烦。说白了,就是私人恩怨而已。”秦朗道,“原本很简单的事情,结果被你弄复杂了。所以,现在你必须满足我的要求,帮我找到这个人。”

        这家伙似乎松了一口气:“这位道友,如果只是私人恩怨的话,你完全可以早一点说的。对了,不知道道友究竟要对付哪位?如果方便的话,我不介意帮道友您直接解决了他。”

        “李小星。一个有雷灵根的修行者,不知道你是否认识?”秦朗问到。

        “李小星!”听见这个名字,这结丹期修士本能地露出不爽地表情,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地对其不爽,“这家伙现在是极星宗年轻一代的种子选手了,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原本天赋平平,不到短短两年之内,居然修为境界不断飙升。听说跟他师傅去地球世界历练了一趟——”

        “这家伙去过地球世界?”秦朗现在几乎可以百分百地肯定了,这个李小星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当然他的师傅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这一点秦朗十分肯定,所以问了一句,“他师傅叫什么?”

        “天星子!门派中有人说天星子是李小星的私生子,不,李小星应该是天星子的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