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84章 白阳丹
  • 正文 第1484章 白阳丹

    作品:《少年医仙

        炼丹材料已经奉上,这是最基本的礼节。----  在线阅读--------- ,记住----

        请炼丹师炼丹,如果连材料都不准备的话,这简直就是最大的失礼了,而且默认地规矩是奉上三份炼丹材料,这是防止炼丹师炼制失败也还可以弥补。另外,就算是炼丹师炼制成功了,这剩下两份的材料也是归炼丹师和所有,这都是通用个的规矩。

        白阳丹,秦朗已经从丹灵小和尚那里知道了丹方,只要知道丹方,对秦朗来说就是很轻松的事情了,毕竟秦朗现在已经可以炼制绝品灵丹了,要炼制上品灵丹,哪怕是不熟悉的上品灵丹,也是可以轻松驾驭地。

        秦朗取出了丹炉。

        虽然这丹炉不怎么起眼,但是风铃谷的这四位金丹修士连同风清月在内都不敢小觑了它,因为这古朴的丹炉似乎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是“饱经沧桑”一样。而一个丹炉如果饱经沧桑,那便意味着这个丹炉炼制出很多丹药了。

        开始炼丹。

        红莲业火已经点燃,不过秦朗为了掩饰,已经将红莲业火变得如同普通的真火一样,反正炼制上品灵丹,也不需要太好的火种。---- ,记住----2

        开始炼丹之前。

        秦朗居然向丹炉里面丢了一枚上品灵丹进去,这是秦朗通用地做法——烧丹!

        这无非是“用丹养炉”而已,这个方法也是丹灵小和尚传授给秦朗的秘法,这样可以培养丹炉的灵xing,另外也可以增加出丹的几率,这听起来很邪乎,但是按照丹灵小和尚地做法,这就相当于是“鸬鹚捕鱼”一样,必要的投入还是需要的。

        反正秦朗按照这办法,一向都是不错的,只是却把风铃谷这四位金丹修士给震了一下,他们虽然是金丹修士,但也舍不得直接将一枚上品灵丹给直接烧了。但是,这四位却不敢多说话,担心打扰了秦朗的炼丹。

        烧丹完毕,接下来秦朗就开始正式炼丹了。

        就在烧丹的过程中,秦朗已经将炼制白阳丹的过程想清楚了,所以虽然是第一次炼制这种丹药,但是却如同炼制过千百次一样,动作悠然自如,一株株灵草、药草被秦朗丢入丹炉中,很快变成药液,随后秦朗掐了丹诀,不多时一枚枚丹药就开始在丹炉中成型了。

        “开!”

        当火候差不多的时候,秦朗停止了火烧,直接开启了丹炉盖子。3---- ,记住----

        但香扑鼻而来。

        四个人忍不住起身围观,果然看到丹炉里面躺着十二枚白阳丹,一枚枚皎洁如玉,这四人当然知道这就是白阳丹了。

        一次炼制出十二枚,这可是炼丹功力相当地深厚了,就算是风清月也显得十分震惊,认为秦朗的炼丹术果然是厉害。

        “厉害!当真是叹为观止!”风东军抚掌赞道,不过他知道这丹药应该送给风清月才对,毕竟这是秦朗为她炼制的。

        风清月也算是上道,只取了其中的一枚,随后就交给四位师叔“研究”去了。

        表演结束了,秦朗也就觉得困乏了,所以准备告辞。

        见秦朗要休息了,这四位自然是不会阻止,赶忙让风清月带秦朗去休息的地方,这一次却不是之前那个偏僻的房间了,而是风铃谷中心处一个别致的院子,而且还专门安排了两个内门弟子给秦朗做“丫鬟”。

        风清月将秦朗送入了房间,让两个内女弟子先出去了,随后才向秦朗道:“先生是炼丹师,地位崇高,照理说喜欢什么样地道侣都应该问题不大的。清月只是一个普通修士,原本不该奢望什么,不过先生如果真的垂怜清月的话,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请说。”秦朗道,“另外,我稍稍解释一下,清月道友你虽然是国sè天姿,但是我却没有非分之想,不过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过想要报恩而已。”

        风清月心头哼了一声“才怪”,口中却说:“可能是我误会先生了,不过我想告诉先生,我的条件就是希望先生给我一个承诺——”

        “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

        “先生不用急着回答,这个承诺可能有些麻烦呢。”风清月道,“我有一个妹妹,她看不见东西,如果你发下心魔誓,只要你有生之年都会照顾她的话,我就答应……做你的道侣。”

        “呃……”秦朗没想到事情有些复杂了,他不过只是露出对风清月有想法的样子,这是为了麻痹风铃谷的几位金丹修士,让他们都觉得秦朗是为了sè才留在这里做炼丹师。

        修真界这样的残酷世界,不可能有无缘无故地爱,所以秦朗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让风铃谷的人接受他存在这里,风清月大概就是最好的理由。何况,秦朗帮她除掉了那位对他图谋不轨的师兄,也算是替他解决了麻烦。但是,秦朗没想到风清月竟然这么直接,这样反而让他觉得为难了。

        “无论如何,还是让我看看你妹妹的情况。”秦朗没有立即答风清月的要求,这算是岔开话题了。

        风清月心头莫名地愤怒,不过因为忌惮秦朗的身份,所以她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冷淡地说:“清扬先生这是要知道我妹妹地样子么?我看就没必要了,她只是一个可怜的瞎子。”

        原来风清月以为秦朗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先要看看自己妹妹的容貌。

        “呃……你误会了,我是说看看你妹妹的情况,是否还有治愈的可能。”秦朗解释到,“你也知道,作为炼丹师,医术也应该是不错的。”

        风清月微微一怔,这才是意识到是自己太敏感了,秦朗说得没错,人家是炼丹师,炼丹师的医术自然也是高明的,一个炼丹师必然是很高明地医师。于是,风清月又赶忙跟秦朗道歉。

        秦朗也不介意,跟随着风清月去见了她的妹妹。

        还未到其住所,秦朗就闻到了一些草药的气息,还有一些丹药的味道,秦朗不禁诧异:“清月道友,莫非你也炼丹不成?”

        “是我妹妹。”风清月轻叹道,“她应该是有称为炼丹师的天赋,但是因为眼睛瞎了,所以目前也只能炼制出下品灵丹,但也算是为她自己谋取了一份生存机会,她是一个很要强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