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39章 和谈谈何
  • 正文 第1439章 和谈谈何

    作品:《少年医仙

        随着秦朗一番造势、一番杀戮,“除魔联盟”的人数已经开始大量流失了,相对而言,毒宗的损失却小了许多,这都是因为秦朗亲力亲为。别的宗门、门主,虽然个个都是高时候,但是哪有秦朗这样重视手下人xing命,棘手的事情都会亲力亲为。

        而秦朗的一番过激举动,带来的直接后果居然是“和谈”。

        江湖势力利益之争,就如同国家之争,而国家之争最古怪的事情就是:挨揍的一方,往往都会先一步提出和谈。

        没办法,历朝历代都是如此,绝大部分国家也是如此,很少有国家和王朝直接跟侵略者干到死的,至于其中的原因,那是因为王朝的上层既得利益者比老百姓更加怕死,因为他们比老百姓可能失去更多的东西。

        江湖之争大约也是如此,秦朗一阵玩命发狠,得到的结果不是江湖公敌,人人得而诛之,而是得到了一次和谈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和谈还是“除魔联盟”主动提出来的,这就意味着秦朗已经占据了主动。

        和谈?

        看着信使手中的纯金拜帖,秦朗根本就没有接,念头一动,纯金的拜帖上面已经多了两个字:

        谈毛!

        信使脸sè铁青地离开了。

        秦朗同学并非故意装.逼,而是觉得跟这帮人没什么好谈的,因为谈判即意味着妥协,而秦朗根本就没打算和这帮人妥协,既然如此,那有什么谈论的必要xing呢?

        和谈,只会弱了秦朗的决心。

        如今秦朗感悟天地运势,自然是要一鼓作气,否则如果弱了声势,反而会将自己和毒宗都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

        “该死!”

        入夜,金陵市城南,一座古刹之中,忽地响起一声爆喝,这声音如同雷鸣一样响彻整个寺庙,门口的铜钟更是在声波的冲击下不断地颤振。

        寺庙的一个禅房之中,站着给秦朗送拜帖的那位信使,而他面前坐着的却是一位高僧大能,这个老僧看起来年纪大约七十,但身材异常地魁梧,甚至比很多年青人还要雄壮,但是作为佛宗之人,此人浑身的煞气非常重,显然是显宗当中的“职业杀手”,而此人正是显宗罗汉堂的首座,也是显宗宗主葬渡禅师的师弟——葬神禅师。佛宗的教义讲究“渡人”,而此人却有渎神和弑神之心,所以自己给自己取了“葬神”的名号。

        若论禅功修行,葬神禅师可谓是一窍不通,但这家伙却是天生的练武奇才,所以后来直接挑战重创了前一任罗汉堂首座,从而成为新一代罗汉堂的首座,如今转眼间已经数十年了。

        这一次葬神禅师出动,主要是因为钢拳,钢拳虽然是葬渡禅师的弟子,但是却很受葬神禅师的欣赏,所以从某种意义闪来说,钢拳也算是葬神禅师的半个弟子了。如非如此,钢拳怎么敢在佛宗如此嚣张。而这种嚣张的个xing,原本就是葬神禅师给宠出来的。如今,钢拳被击败,成为秦朗的毒奴,对显宗固然是耻辱,但是对葬神禅师来说,更是耻辱中的耻辱,所以这一次他主动请缨作为显宗代表参加这个“除魔联盟”,其目的就是为了斩杀秦朗这小子。

        葬神禅师本想直接干掉秦朗,但是他却不得不顾虑显宗的利益和诸多影响,加上这个“除魔联盟”本身并不稳固,诸多江湖势力蠢蠢yu动,以至于这个联盟随时可能瓦解,所以葬神禅师只能按照师兄的吩咐,寻找合适的机会下手,所以他才拟定了这么一个所谓的和谈计划,奈何秦朗这小子居然还不中计,这让葬神禅师更加地恼火,更是将秦朗这小子恨到了极点,只恨不得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金帖在葬神禅师的手中直接化为金液,他向那信使道:“从现在开始,我要知道那小子的行踪——”

        “首座大人,那小子已经结成了圣胎,我们的人很难跟踪他!”信使感到十分为难,“何况,宗主大人提醒过您,让您不要轻举妄动——啊!~”

        这信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葬神禅师一拳给轰了出去,直接飞出十几丈远,然后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葬神禅师冷笑道:“竟然敢用师兄来压我,不知死活!师兄是宗主,自然是可以压我几分,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已经厌倦了,让除魔联盟的各个代表立即到这里开会,商议向毒宗开战!”

        “首座大人——”

        信使还想要劝说,但是看到葬神禅师浑身杀气腾腾,顿时将其余的话全都给吞了回去,这信使还算是清楚葬神禅师的脾气,知道这位罗汉堂首座简直就是佛宗的恶魔,纵然是佛宗自己人,他下手起来也不会留情的。

        明白了自身处境,这信使赶忙溜之大吉。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除魔联盟的诸多代表已经赶来这里。

        不过,这些人心里面各有各自的算盘,当葬神禅师提到立即向毒宗展开全面镇压的时候,这些人并未立即通过葬神禅师的提议,有人质疑道:“如今毒宗联盟势力可不弱,虽然我们恨不得将秦朗那小魔头碎尸万段,但是目前不得不承认,这小魔头可谓是魔焰滔天,不得不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葬神禅师冷笑,“成立联盟的时候,你们不是都叫嚣要将那小子立即正法么?先前的胆量去哪里了?”

        先前这人立即闭嘴,不过另外有人接着说:“葬神禅师,我们绝对是奉您为尊,以显宗为盟主,只是如果向毒宗全面开战的话,不知道显宗是否全面介入?如果只是我们这些中小势力,恐怕是很难击溃魔焰滔天的毒宗。”

        这人看似就事论事,实际上却不想多出力,毕竟秦朗和毒宗现在只是吞并了他们旗下的黑.帮而已,并未进一步的行动,毒宗也申明了只对黑.帮有兴趣,并不想进一步扩大打击面,如果这些江湖势力放弃染指和黑.道的想法,毒宗可以当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反之,如果哪个江湖势力想要干预的话,那毒宗必然会狠命报复的!

        说白了,在这些江湖势力眼中,毒宗现在就如同是一头“疯狗”,谁惹就咬谁,偏偏这头疯狗的实力还很强横,以至于这些江湖实力虽然痛恨,却不敢第一个站出来打杀这头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