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27章 特殊艺术品
  • 正文 第1427章 特殊艺术品

    作品:《少年医仙

        “江雪晴……给我点面子啊,这个是我在缅甸购买的翡翠手镯,你就收下吧,否则我在兄弟们面前好丢面子的……”

        “我知道你对这些东西没兴趣……那你以后也要表演,也要成为艺人是不是?你是知道的,我爸妈都是圈子内的人,而且在华银娱乐公司还有股份的,跟我叫个朋友,我肯定能推荐你……”

        “你别这样板着脸啊,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

        江雪晴似乎已经不胜其烦,冷冷道:“我说张滨,你是真的有病么?”

        “我是有病,我得了相思病,嘿嘿。”那个叫张滨的家伙还在如同苍蝇一样没完没了。

        不过,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张滨本想再往江雪晴这边靠一点,她就可以卑鄙无耻地闻到江雪晴身上的香气了,但是就在他试图挪动身体的时候,忽地感觉胳膊肘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定睛一看,却是一只红色的螳螂,拦在了他和江雪晴之间,而且这螳螂还高高地举起了刀足,似乎在向张滨发出警告。

        “我草!一只螳螂也这么嚣张!看老子不弄死你!”张滨冷哼一声,就拿了一支铅笔去捅这一只螳螂,结果这一捅,那螳螂闪电般飞起,只听见“嗖“地一声,就在张滨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口子,这一刀口子虽然不深,但是鲜血却浸了出来。

        但这毕竟是在教室,张滨虽然是一个刺头学生,却也不敢公然喧哗,一声低呼之后,直接抄起一本书拍了下去,心想这下怎么也将这该死的螳螂给拍扁了,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再度发生,这血螳螂似乎知道了张滨的企图,又似乎它是速度太快了,所以张滨的手背上又多了一条划痕。

        这一次,江雪晴已经注意到了这血螳螂的存在,不禁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在这血螳螂可不是一般的虫子,这应该是秦朗豢养的那一只血红螳螂。

        张滨再度受伤,自然是勃然大怒,不过愤怒也无济于事,他再出手,受伤的还是他自己,这血螳螂似乎就成了他的克星一样。

        不过片刻间,张滨的手上就多出了七八道血痕,还有一道在脸上,这是他对血螳螂喷口水付出的代价。

        张滨真是彻底被气疯了,这血螳螂简直就是他的克星,而且也是他和江雪晴之间的拦路虎,这时候血螳螂在应付张滨所以江雪晴都懒得看他了,总算是可以专心地听课了。

        张滨气得七窍生烟,心想等下课之后一定将这该死的螳螂拍成肉酱,而他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江雪晴似乎迫不及待地起身了,而张滨自然是想要追上去,结果再度被血螳螂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划痕。这一下让张滨彻底暴走了,直接抄起书本冲着这该死的螳螂一阵猛烈拍打,本以为可以将其拍成肉酱,奈何这血螳螂的敏捷性远远超出了张滨的估计,所以他不得不将另外几个同学、损友叫过来助阵,结果却是那几个家伙很快也挂彩了。

        好在秦朗没打断干掉这几个人,所以血螳螂戏弄了他们一阵之后就回到了秦朗的手中。

        而此时,张滨接到一个电话,有个同学告诉他江雪晴正在跟一个男生卿卿我我,这简直让张滨火冒三丈,立即带着人腾腾地赶了过去,果然他看到了江雪晴和一个男生有说有笑,这让张滨很是不爽,于是他直接拦住了两人,冲着江雪晴旁边的秦朗道:“土鳖!放开你的脏手!就你也配江雪晴么!”

        秦朗自然不会将这个张滨当成自己的对手,淡淡一笑道:“配或者不配,应该不是你说了算吧?貌似,我追求的不是你吧。”

        “你——你小子太嚣张了!给我当心点!”张滨威胁秦朗道,然后又向江雪晴道,“江雪晴,拜托你擦亮自己的眼睛瞧瞧,这个土鳖哪里比得上我?你看看这家伙的发型、服装搭配还有气质,他哪点比我好?”

        “我觉得他哪点都比你好,因为我喜欢他!”江雪晴大声而坚定地说。

        四周一片哗然。

        要知道江雪晴可是这一届的校花,在学院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而张滨是星二代,也算是校草级的人物了,所以很多人认为张滨追求江雪晴应该是**不离十的事情,哪知道今天张滨竟然会栽在这里。

        “好!好!江雪晴,你记着今天的话!”张滨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下午的比赛,你要参与吧?我祝你取得‘好成绩’!”

        说是祝别人取得好成绩,实际上张滨的语气简直就跟诅咒一样,很显然张滨这是在威胁江雪晴了,因为学院很多同学都知道张滨的家庭背景很强,在娱乐圈算是“吃得开”的人物,而且也是华银娱乐公司的董事。而恰好,下午的舞蹈比赛就是华银娱乐公司主办的,目的就是为了主推新一代舞蹈音乐艺人。

        张滨本以为江雪晴会动摇,甚至可能会投靠他,毕竟江雪晴的家庭背景他是知道的,江雪晴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没有特殊的背景,想要进入演艺圈或者艺术圈的话,唯一的方式就是通过这种比赛、选拔,只要张滨利用自己的关系阻挠的话,他认为“封杀”她的前途应该没问题。

        哪知道江雪晴似乎根本就不在乎,甚至都懒得跟他搭话,直接就拉着秦朗的手走了,只留下如同斗败公鸡一样的张滨独自在那里发闹骚。

        “走,我带你到学校参观一下。”江雪晴道,“你可是头一次来学校看我。”

        “等会儿,你不上课?”秦朗的印象中,江雪晴绝对是一个好学生。

        “旷课!”江雪晴理所当然地说,拉着秦朗穿梭在校园之中。

        秦朗不得不承认,江雪晴的学院还真是非常适合谈恋爱,因为这里的建筑物的文艺气氛适合比较浓厚的,有一种如在校园画卷之中的感觉。而艺术学院的学子们也更加地大胆,校园里面打啵的场面可是随处可见的,甚至还有一边打啵一边上下其手的,这便是狂野的青春。

        结果,本来是欣赏校园风景的,不知道为何到中午的时候,两人的参观竟然变成了互相参观,彼此身上已经不着一纱了。

        秦朗从迷醉的感觉中醒来,连圣人都曾说“食色者性也,吾未见好德者犹如好色者也”。秦朗不得不承认,江雪晴对他而言就是一顿美餐,当真是秀色可餐,以前尚未觉得,但是进入了帝京城的这第一艺术学院之后,江雪晴进行了一次华丽的蜕变,就如同破茧成蝶一般,她身上的艺术细胞似乎充分地吸收了营养,所以不仅身材变得更加饱满而且因为长期的舞蹈训练使得她显得玲珑浮图,的确是一件天地之手造就的杰出“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