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26章 无量功德
  • 正文 第1426章 无量功德

    作品:《少年医仙

        妇人顿时觉得委屈,以前蔡恒哪里敢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但是不知道为何,此时被丈夫喝斥,她却半点都不敢反驳,就好像是以前面对公公一样。

        蔡恒接着说道:“那丹药呢?”

        “被我丢垃圾桶了。”妇人喏喏地说。

        “还不赶紧找出来!当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人家送你宝物,却被你当垃圾给丢弃了,果然是妇道人家!”蔡恒这一刻果然是有男子气概,连女儿都觉得父亲好有威严地样子。

        还好丹药还在,这时候蔡衍也出来了。

        蔡衍看到蔡恒夫妇将丹药找了出来,也就松了一口气:“这位秦小友是一个高人啊,我们算是欠了他很大一个人情了。”

        “但是,这个糖丸来历不明,就这么给女儿吃下去,合适么?”事关女儿的身体健康,妇人却不得不提出质疑。

        “人家一身的正气,怎么可能有那么多yin谋诡计!纵然有争斗,那也必然是君子之争,岂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毒手!”这一次妇人又被公公给喝斥了。虽然被喝斥了,但是妇人却不敢反驳,她生平最惧也最佩服就是自家公公,因为这位公公就算是面对帝京城的高层人物都能摆出不卑不亢的姿态,气势半点不弱。

        既然公公都开口了,这妇人也就不再怀疑了,只能让女儿服下了这一枚相当可以的“丹药”。

        随后,女儿便感觉要上卫生间,妇女还以为吃坏了肚子,结果后来才早知道那是丹药起了作用,女儿身上的后天杂质和污秽得以排除,只得又给女儿洗了一个澡,但是随后妇人就发现女儿似乎跟以前截然不同,好像有一种神采奕奕的感觉,而且这绝对不是一种错觉。

        “难道这东西真是什么丹药?真的可以自愈女儿的哮喘?”妇人心头忍不住想到,如果这东西真的如此灵验,那自然是更好了。

        “妈妈,我觉得今天jing神很好,周身都是劲,要不然我们去游乐园玩吧,你以前都不让我去——”

        “不行!赶紧去上学——周末再去!”

        “好耶!我最爱妈妈了……”

        “……”

        ***

        秦朗对于蔡家之后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一无所知,但是秦朗却感觉到自己的功德之力开始有增强的迹象了,秦朗知道这应该是“救济”儒教的功德了,并且这也算是他了却了一桩因果。

        秦朗炼制了儒教的天心丹,这就等于是“偷”到了儒教的一些修行法门,所以他专程来帝京城,就是为了了却这一桩因果,同时也为了寻找一下儒教的门徒,结果情况比他想象的严重,儒教的门徒基本上已经消失了,但也正因为如此,秦朗得到了蔡衍的看重,让秦朗有机会见识到儒教圣人的华章,这些东西对秦朗的影响实在太大的了,甚至可以说为他真正奠定了圣人之道的根基。

        武圣武圣,很多人以为结成了圣胎就算是成就武圣了,实则不然。结成圣胎,不过是武圣的第一步而已,而且光有武圣的力量,却无武圣的领悟和德行,纵然是结成圣胎,也很难更进一步了,而且因为不体天心,更有可能陨落。比如之前秦朗击杀的武道圣者,这些人虽然号称圣者,实则依然不懂圣道所为。

        秦朗见识了儒教诸多圣人的手笔之后,对于“圣道”的领悟简直是超越了很多的武者,要知道修行之路殊途同归,无论是佛宗、道教、魔宗,最终的修行结果都是为了超脱而达到彼岸,同样儒教也是如此,儒教门徒虽然不修炼功夫,但同样可以立地成圣,尔登彼岸。

        总之,虽然送出去一小瓶天心丹,但是对秦朗而言却是难得的机缘,而且还机缘巧合地完成了对儒教的“救济”,这一份功德最后自然会算在秦朗头上的。因为蔡衍如果借助天心丹造就十二儒教门徒的话,那以后这十二个儒教门徒建立的功德,秦朗都能“分一杯羹”的,这可就相当不简单了。

        好处得了,秦朗同学自然是有些高兴,不过此时却有些漫无目的,所以他想到了江雪晴,打算偷偷去看看她,给她来一个惊喜。

        江雪晴这妮子很少跟秦朗打电话,她倒是喜欢偶尔跟秦朗发一封邮件,似乎文字更能寄托了她的心情点滴。

        就在今天,秦朗还收到江雪晴的一封邮件,跟往常一样,都是记录她在学院中的点点滴滴,今天下午她会参加学校的一个舞蹈表演赛,然后又说了一些她对这个比赛的看法和少许的担心……文字很平淡,但是却流露淡淡的相思之情。

        秦朗越发觉得儒教的那些生人手笔对自己影响不小,单单是这文学鉴赏水平是越来越高了,这文章一读过去,顿时写文人的心境、情绪似乎都已经跃然纸上、感同身受了。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秦朗见一见江雪晴的念头才是如此强烈。

        径直前往江雪晴所在的学院。

        到了学院附近,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学校附近的各种高档汽车,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豪车博览园”了,本以为平川省音乐学院的情况就已经很糟糕了,想不到帝京城这里更是如此,不同的是这里的豪车更加地昂贵和高档。

        学院,原本是学习之圣地,虽然也可以行一些裙子好球之事,但绝对是君子好逑,而不应该成为苟且之地,秦朗知道这些豪车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有家室、秃顶的中年人,他们追寻的可不是君子之道,而是买卖之道。

        肮脏的皮肉生意,玷污了学习之圣地,难怪这个学院的浩然正气已经不剩多少了,更多的是一股怨气。

        稍微感慨一下,秦朗就准备到学校里面去了。

        门口被拦截下来了,要看秦朗身份证,要秦朗登记。

        而旁边几个社会青年,却堂而皇之地进去了。

        秦朗同学很是无语,不过犯不着为了这些小事情烦躁,老老实实地登记完毕,随后进入了学校。

        不愧是帝京城的学院,果然是非常宽广的,进入学校之后,也有一些古朴的学院之风,秦朗的jing神力散发出去,过了一阵感应到了江雪晴的位置,知道她在正在教室上课。不过,旋即秦朗皱了皱眉头,因为江雪晴旁边竟然有人在sāo扰她,应该是追求她吧,但在秦朗看来就是sāo扰。

        “血浪,去吧。”

        秦朗将血螳螂放了出去,让它飞向了江雪晴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