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25章 儒教门徒
  • 正文 第1425章 儒教门徒

    作品:《少年医仙

        听见父亲的叫喊,蔡恒虽然正打算去上班,但也没有迟疑地去了客厅。

        因为蔡恒对于自己的父亲,是发乎内心的敬畏,有畏更有敬。

        “蔡恒?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

        秦朗心头嘀咕了一下,顿时想起了这个蔡恒好像是教育部门的一个副部长,也算是位高权重了。

        不过,蔡恒在自己父亲面前,哪有半点官架子,反而有点儒教学者的风范,看来应该是家学熏陶所致。

        既然是人家父子之间的事情,秦朗也就识趣地出去了,到了院子中,小姑娘正在玩耍,向她母亲嚷嚷着不想去上学。

        秦朗看到这小姑娘,微微叹息了一声,这小姑娘为蔡家后人,应该是福泽深厚的人,但是她的身体体质却不太好,似乎小时候受过一些损伤,再加上帝京城可不是养人的地方,所以她的体质一直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看在蔡衍老头子的份上,秦朗自然是要帮这小姑娘一把,于是向她说道:“你叫蔡珺吧,为什么不想去上学?”

        小丫头显然还惦记着秦朗抓萤火虫的手段:“哥哥,你教我怎么在城市里抓到萤火虫行不行?上学很无聊啊,老师教的那些东西我早就学会了,干嘛还要天天去学校——”

        “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妇人伸手在小姑娘头上拍了拍,“你不上学,以后怎么上大学,怎么有出息?”

        “反正我就是觉得无聊!”小姑娘不甘示弱地说。

        秦朗见这小姑娘准备上学了,于是笑着递给她一枚化龙丹:“小姑娘,把这个糖丸吃了,以后你就不会哮喘了。”

        说完之后,秦朗转身就走了,他知道这个妇人不怎么待见他。

        秦朗刚走,那妇人从小孩子手中拿过丹药,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面:“真是的,这是什么糖丸,连包装都没有,咱们家小孩子怎么能吃。”

        片刻之后,妇人看到丈夫从客厅中出来,不知道为何,今天他觉得丈夫跟往常有些不同了,好像多了一些气概,以至于她都不敢向以前一样对丈夫呼喝了,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一定会高声地催促丈夫赶紧上班,但是今天那些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只能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然后平和地说:“赶紧走吧,不然女儿上学、你上班都得迟到了。”

        蔡恒点了点头,越发显得沉稳了,这便是他服用了天心丹的好处。刚才在客厅中,蔡衍向蔡恒说过:“你的学识已经到了,也算是博学之士了,然而要成为儒教之门徒,不单单要有学识,更要有气节!一个文人,一个学士,如果没有了气节,那便不是儒教门徒。你在官场呆得太久了,被打磨得圆滑世故了,所以胸中无浩然正气。这是秦小友送我的天心丹,可以助你养成浩然正气,成就儒教门徒,ri后也好将儒学发扬光大!”

        蔡恒不知道天心丹为何物,但是他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也不会相信父亲会害自己,所以毫不犹豫地服用了天心丹,随后他便感觉到了胸膛之中多了一道雄浑的浩然正气,这一股气使得他周身气场增强了很多,而且也让他的眼界随之开阔,看到了以往在官场上不曾看到的东西。

        浩然正气跟儒教经典相得益彰,方才能够无往而不利。

        为何以前的大儒,敢于在大殿之中质问和训斥无德昏君,凭的就是这一口浩然正气,如果没有浩然正气辅助,气场不够,任凭你如何旁征博引,说服力自然都会大大减退的。

        可见,哪怕是同样的话,通过不同的人,不同的气势下说出来,效果都是截然不同的。

        古人虽然讲究以理服人,但道理如何阐述也是一门学问,儒教门徒以前在朝堂、民间之所以占据很大的份量,那都是因为浩然正气和经史典籍相辅相成。

        而现在的这些官员,胸中何曾有多少浩然正气,所以面对上级官员只敢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哪敢站出来提什么意见,更不敢指责上官的过失了。正因为如此,儒教门徒在如今朝堂上已经失去了踪迹。

        蔡衍虽然很想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为儒教门徒,但是他知道蔡恒养不出浩然正气,他也没办法,这算是蔡衍生平的遗憾事情了。不过幸好,秦朗此子雪中送炭,给了蔡衍一瓶天心丹,虽然不过十二枚丹药,但蔡衍知道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人情了,十二枚天心丹,落在蔡衍手中,那就可以为儒教培养十二个门徒了,有了这十二个门徒,儒教纵然未必再度兴盛,但至少传承得以稳固。

        流派之争,文化之争,文明之争……这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往往来得更加地惨烈,谁曾想到曾经天下为尊的儒教竟然会走到名存实亡的路子上呢?谁曾想到这个小小地四合院中,竟然就是儒教的最后一块圣地。

        不过现在,儒教又重新绽放生机了,蔡恒继承了天心丹的浩然正气,这自然也就逐渐继承了儒教的道统,以前学过的经史子集跟浩然正气融和,顿时有一种融会贯通的感觉,蔡恒这些年的努力自然没有白费,他将这些东西融会贯通之后,诸多事情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比如权术、王道、中庸之术,蔡恒知道这些都是官场中人热衷于追寻的东西,但是此刻蔡恒将胸中所学融会贯通之后,才知道这些权术、中庸之术不过是“小道”而已,全都包罗在圣人之学中。可以说,圣人之学包罗万象,以前舍大道而追求小道,实在是丢了绿豆捡芝麻。

        妇人看到蔡恒气场大增,不怒而威,不禁有些发愣,但她知道这应该是好事情,毕竟官场中人很多都相信气运之说,丈夫如今气运大增,在官场上自然应该是官运亨通才对。

        “对了,刚才那个小伙子走了,居然送给女儿一个糖丸,打扰我们一夜,居然就送了这东西,简直小气——”

        “你——简直是妇人之见!”蔡恒喝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