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24章 一场失败的战争
  • 正文 第1424章 一场失败的战争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身体不禁一颤,“文化入侵”这四个字,让他心头一惊,甚至背上微微冒出了一些冷汗。蔡衍是一个智者,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这也意味着他可能看到了一些普通人乃至上位置都不一定能看到的东西。

        如今随着时代地变迁,文明之间的碰撞已经不像以前了,在以往文明之间的碰撞,都是伴着刀光剑影和无数杀戮的,但是如今战争不再是主题旋律了,因为战争的掠夺虽然非常直接,但是可能造成双输的局面,因此如今文明与文明,国家和国家的碰撞,都体现在经济和文化的入侵和妥协上面。

        这些层面地碰撞和入侵实在太复杂了,但秦朗知道蔡衍所说的绝对是真的,因为蔡衍不过寥寥几句,就点出了当今社会的问题,蔡衍随意说出了“食用油”、“牛nǎi”、“石油”等词语,这些词语就代表了华夏已经丧失了这些行业的定价权,明明这些东西都在国内销售,但是定价的却是别人。

        看来蔡衍根本就不是一个读死书的人,这老头子可能是很少离开这里,然而对国家和社会的情况却依然十分理解,而且看得比很多人还透彻。这些年国家的确是经济飞速发展了,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也牺牲了很多宝贵的资源,牺甚至是以环境和人命为代价。然而即便是经济到了如今这地步,我们也处处受制于人,单单是国外那些金融寡头,每年就可以从华夏的上市公司分得巨额的红利,这些甚至包括了我们的国有企业,比如几个大型银行上市的时候,国外资金得到的好处简直难以想象。

        经济只是一方面,真正恐怖的是文明和文化的入侵。

        这才是最可怕的!

        正如蔡衍所说,我们的衣食住行似乎都在被全盘地西化,甚至连教育都是如此,曾经有一段时间,学外语被提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

        学外语竟然比学汉语的时间还多!以至于学生家长们甚至还要花费高额的学费让学生从小去学外语。

        这其实是很可笑的事情。

        语言是什么?语言就是一个文明的基石,是一种文化的基础。而作为一个华夏人,在学别的语言上面耗费的时间竟然比本土语言多,这还谈什么继承本土文化,继承千百年的文明呢?

        而更怕的是,在学习别的文明时,我们毫不犹豫地丢掉了自己文明中最宝贵的东西,认为这些东西是附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

        “我们的人,丢掉了‘谦让’、‘仁慈’、‘友爱’等等,甚至我们华夏民族最基本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都给丢掉了,我们的很多人,已经变得唯利是图。一个唯利是图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看看餐桌上的东西,还有几样东西可以让人放心地食用。这便是文化入侵所带来的诸多不利影响,现在有几个人还会去诵读华夏的那些圣人文章,都忙着去看洋人打打杀杀、拯救地球和宇宙的漫画电视去了,当真是悲哀啊!而最悲哀的莫过于,我们很难学到人家文明的jing髓,却见一些糟粕给引了进来。”蔡衍说完,又是一声长叹。

        原本,蔡衍也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人,或者是因为秦朗也算是半个儒教门徒的缘故,所以多了一些感叹吧。

        蔡衍的话有些“发牢sāo”,但秦朗知道这些不是牢sāo,而都是大实话。

        我们口口声声地说是在学习西方文明的先进东西,结果先进的东西和jing神我们没有学到,却学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外国佬都不屑于做的东西,却被我们搞得津津有味。

        反之,我们丢弃的“糟粕”,却被别人一一地拾起了,反而当作是自身民族的jing华,比如倭国从华夏“偷”走的文字,谁知道倭国文字绝大部分都是华夏汉子演变的。又比如倭国人津津乐道的茶道,还有南韩国吃得津津有味地泡菜,还有璀璨世界的“华夏瓷器”,这些东西原本都是属于我们的文化jing华,却一点一点地被别人掏空了。甚至,南韩国竟然号称儒教圣人孔老夫子都是他们南韩人,还准备搞什么申遗,这是准备将儒学都一锅端走了。

        可见,在文明和文明地碰撞中,在这一场文化战当中,我们成为了失败者,这一点无庸质疑。

        文化的战争,原本是应该互相有损伤、互相有“交流”,但是众人看到的只是外国大片不断地输入国内,外国书籍不断地狂轰乱炸,还有一些外国的所谓“文艺片”四处横飞,而我们的电、我们的文化却还止步国内。很多人还自欺欺人的说是因为本国的电影制作水平有限,那可真是笑话了,连印度“宝莱坞”都可以搞出《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三个傻瓜》之类的卖座片子,而我们却做不到,偶有个别能够算是名导的人,人家却身在米国。

        输了便是输了,在这一场经济和文化碰撞的战斗中,我们就是输家,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

        然而,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华夏虽然输了,却依然还有希望。

        正如秦朗在华南联大中感受到的浩然正气一样,在华夏的大部分小学、中学和大学之中,依然还有浩然正气存在,这就说明华夏读书人的jing魄还在,也就说明儒学和国学的根基还在。

        一时失利,不代表满盘皆输,华夏文化和文明终究还是有崛起的机会。

        不过,其中的阻力却是很大,不仅仅是来自外国文化的阻力,还有来自国内一些所谓“jing英人士”的阻止,这些人虽然披着华夏人皮,却称米国为“美爹”,鼓吹米国的一切都是好的,似乎是米国的汉堡都比满汉全席更好。

        蔡衍老头的牢sāo发完了,接下来就是做实事了。

        原本蔡衍是没有办法干涉儒教的气运运行,只能静待儒教门徒的再度崛起,因为只要种子和根基还在,儒学自然就有崛起和昌盛的一天,虽然数十年前儒学遭遇了毁灭xing的打击,但是国破山河在,青山依旧,总有一天还能看到希望。如今,秦朗出现了,他虽然不是儒教门徒,但是却给儒教带来了新的希望,这希望便被蔡衍仅仅地拽在手中。

        “蔡恒!你进来!”这时候,蔡衍向自家儿子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