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22章 投桃报李
  • 正文 第1422章 投桃报李

    作品:《少年医仙

        应该说,书籍从来都不是普通的东西。

        当一个文明濒临彻底崩溃的时候,最重要、最值得保存下来的是什么?自然就是知识和人才,就如同电影《2012》中的情形,人才和书籍、物种才是最值得保存下来的东西,所以书籍本身并不普通。

        书籍,是由一个一个文字组成的。

        文字的发明,就奠定了一个种群文明地开端,而文明的结束,自然也可能只在文字上留下片言只语,如同一度繁荣却消失的玛雅文明,只留下一些神秘莫测的符号在金字塔四周。

        华夏,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就是汉字,传闻圣人仓颉造字的时候:“天雨粟,夜鬼哭,龙亦潜藏”,这便是文字所蕴藏的巨大魔力!

        因为文字,仓颉被尊为“造字圣人”,由此可见文字本身也是神圣之道,天生就有魔力,自是很少人懂得如何运用罢了。不信?善文的人,文章可以使喜怒无常、嬉笑怒骂,也可以使人痛苦大悲、开怀大笑,这难道不是文字的魔力?甚至,一篇文章可以引得天地变sè、社稷变迁,这难道不是文字的法力?

        然而,这些文章都还是“小道”,真正的圣人华章,那是可以光耀千古,万古流传,任何人任何时刻诵读,都能有所所获,有所感悟的东西。诸如《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之流的四书五经,诸如《老子》、《墨子》、《吕氏chun秋》等诸子百家之书,有比如“二十五史”等等,这些这些书都可算是圣人之书,至少也算是大家手笔。

        这些书不仅可以流传千古,而且能够光耀千古,后代任何人诵读,都能从中悟出一些天地、人伦之道理,从而教育和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教化育人于无形之中,这难道不是文字的魔力、圣人的功德?

        而大部分人所看到的圣人之书,都是后人的翻版,甚至还经过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篡改,所以这些书籍总少了一些原版的真髓。当然,这种事情无可避免,即便是在西方也是如此,西方光明教会的至高教典——《光明圣典》都是经过了几番改动的,其中一些关于主神代言人的故事,更是特别经过了一些特别“加工”,不过光明教会从来不肯承认罢了。

        总之,越是圣人之书,就越是难以见到原版手稿,而秦朗今天算是有幸,竟然可以目睹到一些圣人手稿。

        然而,秦朗也有些纳闷,为何这些东西经历了千百年居然还没有腐朽呢?尤其是那些竹片书、羊皮书,但是很快秦朗就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并非这些书籍本身的材质有何不同,也不是加入了神秘的防腐剂,而是这些文字自身的功力。

        圣人手笔,不仅可以将浩然正气注入其中,使得诸邪不侵,而且还能让文章本身凝练出一种无形的气运,这气运随着圣人文章的传播,将会越来越凝练,所以这些文字不仅千百年不褪sè,反而越发让人觉得历久弥新。

        看到了这些书籍,秦朗就明白了儒教的道统并未彻底泯灭,就如同毒宗的道统一样,虽然受到天地时运地压制,但是道统根基在,自然就有繁盛的一天。

        一番感慨之后,秦朗记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于是赶忙收敛心神,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些圣人书籍之上,虽然这里的书籍都并非全部是原本,但即便是誊抄的手稿,也是一些接近圣人的大儒亲自手书,所以每一本书籍其中都蕴藏着天心、天道。

        秦朗知道,这大概是自己唯一观看这些书籍的机会了,机缘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毕竟他不是儒教门徒,今天蔡衍让他观看这些典籍,已经算是破例了,自然不可能再有下一次的眷顾了。

        所以秦朗也不客气了,赶忙用jing神力诵读这些文章,同时将这些圣人手臂的字迹完全都记入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秦朗看书不是很多,因为他本身绝对不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但是这些圣人手笔,却让秦朗读得孜孜不倦,甚至都忘记了时间。

        纵然秦朗jing神力超群,将这些书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之后,也已经是到了第二天黎明了。不过,这一夜的读书,秦朗不仅不觉得困倦,反而觉得jing神抖擞,他知道只是诵读这些圣人经典,就让他周身的浩然正气加持了许多。

        不过,秦朗知道自己的机缘也结束了。

        所以,虽有不舍,秦朗还是识趣地退出了书库。

        蔡衍这时候已经醒来,向秦朗问道:“小友已经看完了?”

        “如此多的书,如此多的道理,我哪能在一夜之间看完。不过,我虽然看不完这些道理,但总算是悟道了一些道理,多谢老夫子了。”秦朗非常恭敬地向蔡衍鞠躬行礼。

        “既然是悟道了自己的道理,那也不枉这一番机缘了。”蔡衍微微点头,然后锁上了大门。

        秦朗取出一小瓶天心丹,递给了蔡衍:“就当是投桃报李吧。”

        “天心丹!”看到里面的丹药,蔡衍神sè不禁一变,“小友,你这丹药,可算是给儒教结下了功德!你可知道,这天心丹对我儒教的重要xing?”

        “我自然知道。”秦朗点头,“这原本也是我来这里的一个原因。儒教如有了正统的门徒,浩然之气冲天,希望可以还一个朗朗乾坤跟社稷黎民!”

        “小友这话,便是功德。”蔡衍不禁发出一声叹息,随后两人边谈边走又回到了客厅之中。

        这时候,蔡衍的儿子、儿媳也已经起床了,正在稀碎。

        儿媳看到秦朗和蔡衍两人交谈很密切,忍不住好奇地向自家老公说:“真是怪了!你爸平常的朋友不多,偶然有几个人来访,那都是相当了不起的人。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居然可以哄得你老爸这么开心。”

        “什么小子,那是父亲的客人。”蔡衍的儿子显得十分恭敬,“既然你都知道父亲的朋友全都是高德、大智的人,那这位小先生必定也不是普通人!”

        “哼!当然不是普通人呢,咱爸居然还让他去了书房呢。我问你,你爸什么时候让你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