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21章 天有多高
  • 正文 第1421章 天有多高

    作品:《少年医仙

        量天尺?

        这名字好势大!

        但秦朗拿在手中,不过是一把普通的木头尺子,这东西在古代和近代都统称为“戒尺”,这是老师训诫学生所用的“道具”,但自从教育部出台了不准体罚学生的规定之后,跟戒尺有关的东西也就消失了。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如果教育暴力是因此戒尺带来的,那么为何在古代没有听说过有夫子用戒尺将学生打残的故事呢?反而现在校园暴力、猥亵的事故不断,可见戒尺本身无罪,有罪的只是一些心里不健康、素质低下的“老师”罢了。

        至于取消戒尺这样的道具,也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简而言之,教育暴力不过是师德低下造成的,与戒尺何干?

        要知道,在古代能够做“夫子”的,怎么说也应该是秀才的出身,而秀才已经算是比较有文化的存在了,这可是要通过正统地科举考试选拔才能获取的“功名”。而能够成为“夫子”的,其必然更是德才兼备。

        秦朗生在新时代,自然是没见过这种“古老”的东西了,但是戒尺作为古代夫子教书育人的唯一道具,自然是有其特殊含意的。

        这种特殊含意可不是通过殴打小学生手掌带来的满足感,而是这戒尺中的“戒”和“尺”的含意,所谓“戒”,自然是训诫和惩戒了,古人曾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过错自然是越早纠正越好,所以在学堂上犯了错误,夫子的戒尺就是用来惩戒学童的,好让对方记住错误和教训;而“尺”,则是尺度、标准,人生下来是没有道德和法律观念的,基本的道德观和法律观都是在后天学成的,所以需要一个做人的尺度。

        可见,戒尺不仅仅是用来惩戒人的,也是告诫学子们应该懂得基本的社会规矩,拥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和尺度。

        方寸之物,却蕴藏着如此多的大道理,这便是儒教的智慧。

        而蔡衍给秦朗这一把戒尺,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儒教圣人之手,但是这一把戒尺可以称之为“量天尺”,可见它不仅仅是用来衡量孩童对错过失的,而是用来衡量天地的。

        天有多高,地有多深,这应该如何衡量?

        一把檀木的戒尺,如何量天?

        但是,当秦朗真正接触到这一把量天尺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一把戒尺的“威力”,这一把小小的戒尺之中,不仅蕴藏着雄浑无比的浩然正气,而且还有历代儒教门徒对天心民心的体悟之感,蕴藏着儒教圣人对天地大运的理解,儒教千百年人才辈出,能够握着这一柄量天尺的,必然都是十分杰出之辈,这些人千百年来积累起来的智慧,的确是可以“量天”了。

        古人所谓“天圆地方”,但“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天地本来没有标注规矩和规则,但是一些智慧高绝的人领悟天心,替天传道,定力了基本的道德和法度,并且找到了度量天地万物的标准和工具。这些人,就是真正达到了与天合道的圣人。

        能够“替天传道”的人,也是有大功德的人,所以能够写出“圣人经书”流传千古的人,都是真正的圣人,因为天道、人道会检验出在这些书籍的真正水平。同样,那些发明了“度量衡”的人,同样都是圣人,因为是他们教会了人如何去度量时间长短、万物的长短高矮等等,这些都是了不起的大功徳。

        这就是蔡衍给秦朗观看量天尺的用意。

        秦朗捧着量天尺,双手微颤,这里面的东西实在太厚重了,他根本承受不住,所以他将量天尺双手捧着递给了蔡衍老头:“夫子,我不是儒教正式门徒,萍水相逢,不值得您的厚爱。”

        “哈哈!~”

        蔡衍大笑起来,“你虽然不是儒教门徒,但却已经有了儒教的量天尺在心中了。古人说得好:老百姓心头有杆秤,这杆秤才是衡量君王功业、官员功德的尺度。同样,我们儒教之人心头也有一方戒尺,这戒尺就是衡量我们自身功德的尺度,既然你心头已经有了量天尺,为何不敢接受其中的道理?”

        “小子担心德行不够,有辱圣人之物。”秦朗道。

        “如今虽然号称是儒教门徒亿亿万,但是真正的儒教门徒已经杳无踪迹了,老夫不过是儒教镇守圣人经典的看书人而已。多少年了,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身怀浩然正气的人进入这里。也罢,既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量天尺,这儒教的大尺你不受也罢。”

        蔡衍起身,拿起戒尺在秦朗的手板心上重重地打了一记,“这一尺,是老夫提醒你一句,紧守自己心头的量天尺!”

        这是蔡衍提醒秦朗紧守自己的道德底线,秦朗自然是虚心受教。

        随后,蔡衍带着秦朗去了书房。

        与其说是书房,倒不如说是书库,因为这里的书至少也有几千册之多,而且这些书居然有甲骨文、竹卷文、丝帛文、羊皮卷等等,这简直就是历史文化博物馆了,真不知道蔡衍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东西的。不过,作为儒教的“守书人”、“看书人”,蔡衍有这些藏书也不奇怪,毕竟这可能是儒教的“教藏”了。

        书库没有特殊的保险措施,就是一把普通的大锁,但是秦朗相信这里肯定没有人来偷书,因为这个地方真的与众不同。以前圣人治下可以做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很多人认为是古人愚蠢,但事实未必如此,而是圣人的浩然正气对很多人的影响和威慑力都是存在的。小毛贼敢对圣人下手,恐怕直接就会被圣人的浩然正气给震成白痴的。

        当然,前提条件必须是圣人,圣人与天合道,体悟天心,自然就有天地气运加持,自然是不可能被宵小之辈暗害。

        至于这个书库之中,秦朗一进入这里,就知道这里绝对不是宵小之辈可以进入的,因为这里不是普通的书库,准确的说,这里的书都不是普通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