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19章 大隐隐于市
  • 正文 第1419章 大隐隐于市

    作品:《少年医仙

        “既然宗主决定这么做,那么我会具体检测整个杀手集团的运转情况,为你的提升境界服务!”唐圣音不仅要尽快地推出新的评估系统,这个自然有专业人士尽快地研发升级,不需要她cāo心太多,反正就是对现有的平台和系统进行一次大的升级而已。现在的杀手集团,也就会变成了流水线作业了,所以按照秦朗所说的,完全可以把整个杀手集团当成是可以控制的一个工具。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唐圣音还需要进行严密地监控,确保所有的环节都万无一失。

        秦朗非常满意唐圣音的答案,所以又给唐圣音提供了一枚灵丹。

        得到了灵丹,唐圣音自然也就非常满意秦朗的赏赐,只要她能够不断地获取灵丹,不断地提升修为境界,其余的事情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布置妥当之后,秦朗就离开了杀手集团总部。

        接下来,秦朗准备去一趟帝京城了。

        前往帝京城的事情,秦朗并未通知葆家和闫上将,这一次秦朗是乔装之后私自去的,因为他有自己的计划。

        服用了几枚天心丹,体悟了天心之后,秦朗也就知道做事的大方向了,他就能够感知到冥冥之中的“天数”了,与天合道,就是大方向,虽然很多时候人类都喜欢“人定胜天”的说法,然而千万年来,不变的始终是天地,陨落的始终时候人类,纵然是那些传说人物、英雄人物,也始终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所以,古人讲究“顺应天意”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事事都顺应天意是不行的,也没有必要,但是至少需要知道大方向,知道大概的天心民意。比如清末民初,min zhu就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但是偏偏有些封建残余想要搞复辟,比如袁世凯、张勋比如后来的伪满洲国,这些东西最终都被打入了历史尘埃之中,这便是违背天心的下场。

        这一次秦朗前往帝京城,也是感应天心、顺势而为,所以他保持得十分低调。虽然秦朗现在已经进入了高手之列,但是他知道华夏神州依旧还有很多超级高手,在帝京城中更是卧虎藏龙,而且秦朗在帝京城的敌人也不少,所以保持低调是非常有必要的。

        下了飞机,再度踏足帝京城,秦朗跟上一次的感受截然不同,他不仅能够感应到这一个城市所承载的神州气运,也能够感应到这一片土地的“疲惫”,这里的天地显现出来的就是“疲惫”,因为这个城市实在太臃肿了,就如同肥胖过度的病人一样……在以前,秦朗似乎完全没有类似的感觉。

        “看来,这一次帝京城之行应该另有收获。”秦朗心想道。

        出了机场,秦朗没有乘车,而是选择步行,反正现在的帝京城已经成为了“首堵”,以秦朗步行的速度,未必比汽车慢。

        另外,双足踏地,秦朗可以更接地气,也可以更加清晰地感应到这一片土地上的一些细微变化,找到他此行想要找到的东西,达到此行的目的。

        不过有趣的是,秦朗自己都不知道此行要找什么东西,他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来这里,这也是他没有告知葆老爷子的原因。并非是不信任葆家,而是秦朗现在都还不确定他自己具体想要做什么。

        帝京城真的很大,即便是秦朗的脚程,也感觉要用双脚征服这个城市实在是不容易。不过秦朗也不着急,因为他现在原本就是漫无目的的行走。

        秦朗不停地行走着,强大的jing神力和浩然正气在身体四周流淌着,他希望自己能够感应到一些特别的东西,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不断地向老城方向前行,因为秦朗意识到在新城区他是很难有所发现了,如果要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只能在老京城的范围内碰碰运气了。

        夜幕降临。

        不知不觉中,秦朗已经行走了将近七个小时,简直快成为真正的暴走族了,奈何却依然没有发现。

        这时候,秦朗停住了脚步,在胡同口的一家杂酱面店坐了下来,然后点了一碗老杂酱面。

        这里的杂酱面闻起来很香的,但是吃起来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毕竟是外地人,对这口味还不是很适应。

        匆匆地吃了几口,秦朗就打算离开了。

        这时候,秦朗忽地感应到附近有一股浩然正气忽地勃发,然后又忽地消失了。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如果不是秦朗自身的浩然正气已经达到了一定火候,他肯定无法感应到这一股气息的。

        “看来这一趟没有白来!”

        秦朗心头不禁一喜,总算是有所收获了,看来儒教的门人也没有完全断绝,而且果然是大隐隐于市,竟然隐匿在帝京城。这样就对了,虽然只是刹那的感应,但是秦朗已经确定了大概地位置,接下来就是找到具体的位置了。

        这一次寻找儒教的传人,并不是秦朗心血来cháo,而是秦朗觉得这关乎他境界圆满的事情,作为江湖人,原本不应该关心儒教的事情,因为严格意义上说儒教根本就不算是江湖人士,儒教门人从来都是居庙堂之高的存在。但是,秦朗继承了儒教的浩然正气,有了这一丝气机牵引,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秦朗步行了大约两公里的路程,这时候他来到了一个四合院面前。

        帝京城的四合院,现在基本上都成为了“大杂院”的存在,只有极少数的四合院还能保持中规中矩地本来面目,而眼前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四合院门前放着一对石狮子,屋檐下的青石砖出现了很多的小洞,那些都是滴水穿石留下的岁月痕迹。

        朱sè的大门敞开着,似乎随时都在欢迎客人进门。不过,秦朗知道恐怕很少人会踏过这个门槛,因为这个四合院的气场非同一般,给人一种不怒而威、自惭形秽的感觉,如果是小偷的话,看到这个门户,都会自惭形秽地离开,因为这里的“财富”实在太厚重了,不是小偷能够偷走的,也不是小偷能够承受的。

        秦朗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跨过了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