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78章 去向不明
  • 正文 第1378章 去向不明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其实根本就没想沾这些钱,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这些钱都是那些贪官通过各种黑暗、血腥手段弄到的脏钱,甚至带着血腥味,秦朗压根儿就没打算要。www.lingdiankanshu.com只不过,他开玩笑地说:“老爷子,咱们国家如此富裕了,世界第二,经济马上就超过米国了,这点小钱我看就算了——”

        “屁的算了!”

        葆老爷子似乎急了,“这些钱可不是小钱,而且我们国家是富有了,但是国库可不充足,你不知道政.府现在都到处欠钱么。这些个**分子,搞工作没有本事,捞钱的本事却是一套一套,当初清朝搞了一个和珅,就可以抵两年的国库收入,这是小钱么。总之,这些钱不管是多是少,你都统统上缴国库!大不了对那些江湖人士的钱,我就不问你了。”

        “行行行,我不过是给老爷子您开个玩笑而已。”秦朗笑道。

        “哼!你这小子!好好干!最近国库吃紧,八方都要钱投资,你最好是多想点办法,将这些人的钱榨出来!”葆老爷子似乎也有些贪婪了。

        “行了,我知道了。”秦朗应道,“您老放心,国库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充盈了。不过呢,正如您老之前所说,凡事不能cāo之过急啊。”

        “小滑头!你还想要教训我了。”葆老爷子又说了几句客套话,这才结束通话。

        秦朗本以为这就可以清静一下了,结果胡千蝶又打来了电话,然后开玩笑道:“秦朗,你这电话是热线么?怎么一直都会忙呢?不会是将我的电话拉入黑名单了吧?”

        “阿姨,您这不是拿我开心么,我怎么敢将您的名单拉黑呢。”

        “你这小子,你老实告诉我,西南几个省份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胡千蝶开门见山地问。

        “呃……阿姨您是怎么知道的?”秦朗自然不可能跟胡千蝶撒谎。

        “哈哈!”胡千蝶的大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然后秦朗听见她在嚷道,“老任,你输了!你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吧……我就说这事多半是秦朗搞出来的,你还不相信,这下看你还怎么说,哼哼……”

        看来是胡千蝶拿秦朗和任无法打赌了,而且任无法好像输了。

        秦朗知道任无法怎么会输,因为任无法判断事情,都是通过得到的各种信息进行理智判断,而胡千蝶是女人,女人最看重的还是直觉。任无法根据信息和资料判断,认为秦朗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应该是别的“神秘势力”介入,造成了西部几个身份黑.帮格局的变化,但是胡千蝶却认为这种诡异的事情,多半可能是秦朗这小子搞出来的,因为这小子有这样的天赋。

        任无法和胡千蝶夫妻之间的赌注是什么,秦朗就不知道了,不过胡千蝶很开心,这就说明她对秦朗的印象又提升了,这应该是好事情。

        不过,接下来,无论是唐三、唐圣音等人,还是葆老爷子等人,以及胡千蝶等人,都在等待秦朗的下一步动作,他们都想知道秦朗下一步会做出怎样地举动来。但是,下一步如何行动,秦朗现在都没谱了。

        整个江湖、国家势力都盯着你的时候,做任何大事情都不合适,因为万众瞩目之下,很容易出问题。

        西部几个省份的行动,干净利落,效果也十分好,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个模式就能直接推广出去,并非意味着可以进一步向其它省份推动了。秦朗可以肯定,现在诸多的江湖势力和黑白两道都在等着“神秘势力”出手,千万不能低估了这些人的能耐,之前的成功,那都是因为秦朗利用良北这一枚棋子,出其不意。

        至于下一步,如果采取同样的方式,必然会遭至失败。

        “算了,下一步的事情,暂且交给良北去考虑吧。”秦朗暂时没有稳妥的打算,所以他准备不做打算,而是暂且交给良北去计划,就当是对这家伙的一场考验吧,反正良北现在也是干劲十足,准备在“魔祖大人”面前好好表现。

        秦朗准备暂时不理会江湖上的事情,好好在学校里面轻松两天,但是江湖却没有打算放过他,所以秦朗刚刚轻松一天时间,麻烦的事情就来了,而且这一次的麻烦还不小——

        比武!

        秦朗竟然被卷入了显密二宗的争端之中。

        比武的消息,是密宗的一位僧侣到学校通知他的,这可是显得非常重视了,不过与其说是重视,倒不如说是利用,接到这个信息之后,秦朗就明白为何当初密宗的人会大力地宣扬秦朗是密宗的镇狱护法金刚了。搞了半天,杰布活佛这是给秦朗挖坑了,在这里等着他呢。

        显密二宗之间的争斗,甭管是谁蹚进去都讨不到好处,但是密宗已经高调地宣布秦朗是他们的“金牌打手”了,之前也已经做好了铺垫,所以秦朗现在想要拒绝都不行。

        显密二宗的比武,他们称之为“谈佛论经”。不过,秦朗知道如果真是什么交流经文的话,根本就用不着请他去参加了。

        因为秦朗知道自己学的佛经都是狗屁不通的,如果让他去跟人论书,那简直就是去丢脸,密宗的人肯定不会让他去丢整个宗门的脸面。所以,秦朗的唯一利用价值,就是能打。

        为了稳妥起见,秦朗想跟图番上师打了一个电话,沟通一下。

        图番上师似乎也得到了消息,向秦朗解释道:“秦先生,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你应该小心一点,显密二宗的冲突,可就是从这什么‘谈佛论经’事情开始的。据说,是当年的显宗的一位高僧到密宗进行佛经交流,结果双方辩论了三天三夜之后不分胜负,干脆就动手了。这一动手,据说又打了三天三夜,而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地局面。那位显宗高僧回到他所在的寺庙,立即就圆寂了;至于我们密宗的那位高僧,也在三天之后仙逝。本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后来那位高僧的弟子却在五年之后出现,于是类似的事情就开始不断循环了。”